南京四小凤(时隔多年,“南京四小凤”再次亮相,让人惊艳!)

南京四小凤
以前,人们叫她们“南京四小凤”。
现在,她们是键盘手朱婉冰、鼓手朱婉清、
吉他手朱婉玉、贝斯手朱婉洁,
是“感应Telepathy”乐队。

播放
1月1日,2021年的第一天,“冰清玉洁四胞胎”在网络引发关注,一段B站跨年晚会上,“感应Telepathy”乐队与谢霆锋合作改编版《黄种人》的视频,让网友惊艳,让南京网友惊呼“女大十八变”,从小看着长大的“南京四小凤”,不知不觉竟已成长成这般模样,有才情、有颜值、有范儿。1月1日,“感应Telepathy”接受了媒体采访。

2005年春节,“四小凤”给市民拜年。

2013年,“四小凤”在南京点燃亚青圣火。

没有露面的这几年,
“四小凤”去伯克利学音乐了

从1999年出生以来,“冰清玉洁四胞胎”就牵动着南京人的心。牙牙学语、上幼儿园、上小学、上初中……每一次有关“南京四小凤”的消息,总能让大家讨论半天。

回想起来,南京人已经好几年没有见过“四小凤”了,上一次可能要追溯到2013年南京亚青会火种采集。那时候,四个可爱的萌娃长成了亭亭玉立的少女,正在南艺附中就读。

这些年,“四小凤”去哪了?

“因为对音乐与艺术的追求,我们高中就去美国留学了。这也是思考很久才做出的决定,最后也得到了父母的支持。”“感应Telepathy”说,现在看来这个决定是对的。上大学时,“感应Telepathy”被著名的伯克利音乐学院同时录取!朱婉冰和朱婉洁还获得了奖学金。

和在南京上学时一举一动备受瞩目不同,“四小凤”在伯克利的生活简单而平静,大多数同学甚至没有发现她们是四胞胎。“在伯克利上学的时候,因为不是班级制的,我们每个人的课时也不一样的。所以如果不是主动说,很少会有同学发现我们是四胞胎。我们也不想被别人发现我们是四胞胎,不想引起别人的关注。”

在美国的日子,最难熬的是思乡。“感应Telepathy”说:“留学的时候,特别思念南京,特别是南京的美食,像盐水鸭、鸭血粉丝都是平时我们爱吃的。”

自己组建乐队,
“四小凤”现在的老板是谢霆锋

也是在美国上学的时候,“四小凤”萌生了组建乐队的念头。“上学时,有些作业需要乐队才能完成,就得找学校的乐手帮忙。所以当时觉得,还不如干脆我们自己来做,自己来组乐队。所以就有了现在的感应Telepathy乐队。”

“我们是感应。我们相似,但不同。”乐队在微博上发布的自我介绍,简洁,又酷酷的。“我们确实很亲密,但又很在意给彼此的空间。”从小到大,四个人密不可分,不缺少陪伴,不感到寂寞,但其实她们也在奋力追求关于个体的自由。这种追求表现在她们的创作中。“我们各自的创作过程中,忠于自我,彰显个性,绝不因外界来决定‘自我’的边界。”

“感应Telepathy”乐队和老板谢霆锋。

崭露头角的全新女子乐队,而且还是四胞胎,一下子引起了圈内的关注。很快的,“伯乐”纷纷上找门上。最终,“感应Telepathy”签约了谢霆锋的乐队无限公司锋景文化,她们有了“谢总”这样人气实力兼具的老板。不但一起上B站跨年,还自己作词和谢霆锋合作了乐队同名歌曲《感应》。

B站跨年的这曲《黄种人》瞬间火了,“感应Telepathy”透露,其实当时非常匆忙,“我们准备时间很短,大概只有5天。而我们也要挑战《黄种人》全新的编曲,所以我们那几天都在非常紧张的准备中。”

因为参加B站跨年引起关注,微博上出现了#娱乐圈有两个冰清玉洁四胞胎#这样的话题。此前《青春有你》第二季也曾有四胞胎参加,很巧的,她们名字的后四个字也是“冰清玉洁”。把两组四胞胎区分开来之后,网友们恍然大悟,纷纷夸赞“谢总”太有眼光。

乐队还处于上升期,虽然才出道就有B站跨年这样很好的平台,但对刚刚踏入这一行的四个年轻的女孩子来说,未来的路还很长。“我们还是要多做一些原创歌曲。”如今选秀节目层出不穷,也有网友力荐她们去《乐队的夏天》试试,“节目的话未来我们也会看机缘,如果觉得不错的也会考虑。”

来源|扬子晚报/紫牛新闻记者 张艳
视频由受访者提供    
▼扬子晚报微信矩阵▼

南京四小凤相关文章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