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子是唐三藏(玄奘对老子《道德经》的真实看法,即对西方本体论之看法)

老子是唐三藏

集古今佛道论衡(唐 道宣律师 著)
文帝诏令奘法师翻老子为梵文事第十
 贞观二十一年。西域使李义表还奏。称东天竺童子王所未有佛法外道宗盛。臣已告云。支那大国未有佛教已前旧有得圣人说经在俗流布。但此文不来。若得闻者必当信奉。彼王言。卿还本国。译为梵言。我欲见之。必道越此徒传通不晚登。即下。
勅。令玄奘法师与诸道士对共译出。于时道士蔡晃成英二人李宗之望。自馀锋頴三十馀人。并集五通观。日别参议。详覈道德。奘乃句句披析。穷其义类得其旨理。方为译之。
诸道士等并引用佛经中百等论。以通玄极。奘曰。佛教道教。理致天乖。安用佛理通明道义。如是言议往还累日穷勘。
出语濩落的据无从。或诵四谛四果。或诵无得无待。名声云涌实质俱虚。奘曰。诸先生何事游言无可寻究。向说四谛四果道经不明。何因丧本虚谈老子。且据四谛一门。门有多义义理难晓。作论辩之。佛教如是不可陷伦。向问四谛但答其名。谛别广义寻问莫识。如何以此欲相抗乎。道经明道但是一义。又无别论用以通辩。不得引佛义宗用解老子斯理定也。
晃遂归情曰。自昔相传祖承佛义。所以维摩三论晃素学宗致令吐言命旨无非斯理。且道义玄通洗情为本。在文虽异厥趣攸同。故引解之理例无爽。如僧肇着论。盛引老庄。成诵在心由来不怪。佛言似道如何不思。奘曰。佛教初开深经尚壅。老谈玄理微附虚怀。尽照落筌滞而未解。故肇论序致联类喻之。非谓比拟便同涯极。今佛经正论繁富。人谋各有司南。两不谐会。然老之道德文止五千。无论解之。但有群注。自馀千卷事杂符图。盖张葛之咠附。非老君之气叶。又道德两卷词旨沉深。汉景重之诚不虚。及至如何晏王弼严遵锺会顾欢萧绎卢景裕韦处玄之流数十馀家。注解老经。指归非一。皆推步俗理莫引佛言。如何弃置旧踪越津释府。将非探赜过度同夫溷沌之窍耶。于是诸徒无言以对。遂即染翰缀文。
厥初云道此乃人言。梵云末伽。可以翻度。诸道士等一时举袂曰。道翻末伽失于古译。昔称菩提。此谓为道。未闻末伽以为道也。奘曰。今翻道德。奉 勅不轻。须覈方言。乃名传旨。菩提言觉。末伽言道。唐梵音义确尔难乖。岂得浪翻冐罔天听。道士成英曰。佛陀言觉。菩提言道。由来盛谈道俗同委。今翻末伽。何得非妄。奘曰。传闻滥真良谈匪惑。未达梵言。故存恒习。佛陀天音。唐言觉者。菩提天语。人言为觉。此则人法两异。声[釆>采]全乖。末伽为道。通国齐解。如不见信谓是妄谈。请以此语问彼西人。足所行道彼名何物。非末伽者。余是罪人。非唯惘上。当时亦乃取笑天下。自此众锋一时潜退。便译尽文。(此段讲的是关于道德经第一句“道可道,非常道”之“道”字的翻译。玄奘与道士们的分歧。玄奘坚持道德经的“道”字不可翻译为梵语“菩提”)
河上序胤阙而不出。成英曰。老经幽祕闻必具仪。非夫序胤何以开悟。请为翻度惠彼边戎。奘曰。观老存身存国之文。文词具矣。叩齿咽液之序。序实惊人。同巫觋之婬哇。等禽兽之浅术。将恐西关异国有愧卿邦。
英等不惬其情。以事陈诸朝宰。中书马周曰西域有道如李庄不。答彼土尚道。九十六家。并厌形骸为桎梏。指神我为圣本。莫不沦滞。情有致使不拔我根。故其陶练精灵不能出俗。上极非想终坠无间。至如顺俗四大之术。冥初六谛之宗。东夏老庄所未言也。若翻老序彼必以为笑林。奘告忠诚。如何不相体悉。当时中书门下同僚咸然此述。遂不翻之。
奘姓陈氏。頴川人也。后叶居于两河。以慧解驰名。周行岳渎承梵学富誓愿博求。以贞观初入关住庄严寺。学梵书语。不久并通。上表西行。有司不许。因遂间行远诣天竺。三年方达。所在王臣高胜无不重之。经十馀年备获经论旋于京邑。天子降礼赐以优言。贞观末年敬重尤甚。常处内禁行往毕随。永徽已来不爽前敬。常以翻译而为命家。今在北山玉华宫寺。领徒翻经勤注不绝。然其高行不可具陈。别有大传。广文如后。
2
续高僧传(唐 道宣律师 著)
寻又下勅。令翻老子五千文为梵言以遗西域。奘乃召诸黄巾述其玄奥。领叠词旨方为翻述。            
道士蔡晃成英等。竞引释论中百玄意。用通道经。奘曰。佛道两教其致天殊。安用佛言用通道义。穷覈言疏本出无从。 
 晃归情曰。自昔相传祖凭佛教至于三论。晃所师遵准义幽通不无同会。故引解也。如僧肇着论。盛引老庄。犹自申明。不相为怪。佛言似道何爽纶言。奘白。佛教初开。深文尚壅。老谈玄理微附佛言。肇论所传引为联类。岂以喻词而成通极。今经论繁富各有司南。老但五千论无文解。自馀千卷多是医方。至如此土贤明何晏王弼周顒萧绎顾欢之徒。动数十家。注解老子何不引用。乃复旁通释氏。不乃推步逸踪乎。既依翻了将欲封
勒。                                     
道士成英曰。老经幽邃。非夫序引何以相通。请为翻之。奘曰。观老治身治国之文。文词具矣。叩齿咽液之序。其言鄙陋。将恐西闻异国有愧乡邦。   
英等以事闻诸宰辅。奘又陈露其情。中书马周曰。西域有道如老庄不。奘曰。九十六道并欲超生。师承有滞致沦诸有。至如顺世四大之术。冥初六谛之宗。东夏所未言也。若翻老序。则恐彼以为笑林。遂不译之。
注:
1、玄奘与道士翻译道德经的缘起:文帝敕令,非玄奘自愿本愿也
2、玄奘对道教道德经的态度:
(1)佛教道教其理迥异:“佛教道教。理致天乖。安用佛理通明道义……”,因此菩萨跟道士们“如是言议往还累日穷勘。”
(2)道德经(老子之说)未具不明佛教基础知见——四谛四果……之理:“四谛四果道经不明;不得引佛义宗用解老子斯理定也。”
(3)道士认为佛教与道教意趣相同。玄奘即解释为什么佛教初传入中国时,有者以老庄之说比拟佛教,宣传佛法的现状。那是因为“佛教初开,深经尚壅”,为了让中国人理解佛经要意,以老庄相比附,是一种权宜之计,“非谓比拟,便同涯极”“岂以喻词而成通极”,并非说佛法和老庄之说意旨内涵真正相同。到了唐代情况大变,“今佛经正论繁富。人谋各有司南。两不谐会。”因此不必再引道释佛了。自然玄奘亦不许道教之人以佛语来解释道德经,说“莫引佛言。如何弃置旧踪越津释府”“……注解老子何不引用。乃复旁通释氏。”,这帮道士听了玄奘的话,则“无言以对。遂即染翰缀文”
(4)有关道德经的翻译
a、道德经中“道”字的分歧:玄奘坚持道德经的“道”字不可翻译为梵语“菩提”。即道德经之道与佛教之“菩提”所说之“道”意趣不同也。
b、玄奘坚持不肯翻译老子的“河上公序”。说“序实惊人。同巫觋之婬哇。等禽兽之浅术。将恐西关异国有愧卿邦。”“叩齿咽液之序。其言鄙陋。将恐西闻异国有愧乡邦。”,翻译了会给国家乡邦摸黑。于是道士们只得向朝中宰辅报告,玄奘就向中书官员介绍了印度外道的情况,意为这些外道的思想是“东夏老庄所未言也”,老庄之说相较印度某些外道都显得浅薄,如果这序再翻译过去,“若翻老序彼必以为笑林”,一定会成为彼邦的笑话。于是朝中官员亦认同他的看法。这个道德经的序就没有翻译。
如上。更于玄奘弟子所作菩萨之传记中,也根本没提此事。又,于菩萨毕生著作中亦无儒道之影也。
故知
玄奘对老子道德经道教的真实态度:
其所翻译道德经,实乃是皇命难违。绝非其本怀也!!

老子是唐三藏相关文章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