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糊的妈妈(【学生作品】苗集镇六合小学司雅琦:迷糊的妈妈)

迷糊的妈妈

“迷糊”的妈妈
太和县苗集镇六合小学  司雅琦
这一年又在我的身边溜走了。
我竟还以为妈妈41岁了,妈妈笑着说:“傻孩子,你从哪儿看妈妈是41岁的人啊,妈妈今年46岁了。”我不禁鼻子一酸,竟不知说些什么。
是啊,这么快妈妈就46了,看着妈妈额头上的少许白发,联想起最近妈妈的记性,我突然觉得妈妈真的就是46岁的人了。
前几天的一个上午,我突然想去砍一些小树枝做玩具,我拿着工具走出门,坐在门前冬阳下择菜的妈妈问我:“又去疯去了?先说好今天吃什么饭?”我想了一会儿,便说:“下点面条吧。”说罢,我去找我的树枝去了。
当我抱着沉甸甸的“宝贝”回到门口时,妈妈在洗菜,看我抱着那么多的树枝,手在腰间的围裙上胡乱地擦了擦,要接下树枝。我身子一扭,“不用,你洗你的菜吧。”妈妈站在那儿,不解的望着我。我放下树枝,用衣袖抹了一把脸上的汗,妈妈却好像有什么心事,愁容满面的。“咋地啦?妈妈。”“唉,没什么,你上午吃什么饭呢?”太好笑了,妈妈是故意逗我吧,“刚才,我不是跟你说了吗?吃-面-条—-”我故意把“吃面条”三个字,大声的一字一顿地重复了一遍。妈妈苦笑了一下,拍了拍自己的脑门,“唉,你瞧我这记性,老喽,不中用喽。”
我把地上的树枝整理好后,觉得趁今天周末不上学,应该把我的自行车上妈妈给我缝制的厚厚的暖袖解下来晒晒,后天上学一定很暖和。我正在解暖袖时,正在厨房里切面条的妈妈隔着窗户数落我:“解掉干嘛,明天上学会冻手的!”我哭笑不得,真是搞不懂我的老妈,是真糊涂呢还是故意和我开玩笑,我盯着妈妈,“明天星期日,你说应该上学吗?我真服了你。”“哦,对呀,你瞧我这个破脑袋。”
天快黑了,院子里的妈妈,收着晾衣绳上早上洗的校服,又犯愁了,一个人站在那儿发呆,嘴里嘀咕着:“这可咋办,还湿着呢?”“湿就明天继续晾呗,反正明天又不穿。”我边做作业,边对妈妈说。妈妈苦笑了一下,又拍了自己的脑袋,“唉,记性越来越不好了。”我停下手中的笔,定定地看着院中夕阳下还在犯傻的妈妈,我的眼睛里湿湿的,也和妈妈犯起傻来。
我突然想起刚刚学过的课文,朱自清的《匆匆》,蓦地我好像看见暮色里的妈妈在掩着面叹息。妈妈渐渐地“迷糊”了,有一天,我也会和现在的妈妈一样,也会“迷糊”吗?

迷糊的妈妈相关文章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