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学龙 | 向阳洞

驻足洞门前,红漆的大门,坐北朝南,反射着缕缕的阳光,熠熠生辉。“向阳洞”,三个金光大字,刚劲有力,令人啧啧称奇。
小说
文 / 张学龙

张学龙

近水相携看美景
登山共赏见神威
正午的阳光,在寒冷的冬天里,依然如一把火在燃烧着,燃烧着人们的青春。它烧到你的身体上,暖着你的心,暖着你的肺,暖着你的人。
目容和天风在风鸣书院画完《江河山水画》后,继续深造。他们时常听春风师傅提到一个地方一一向阳洞,里面风光无限,内藏玄机,心里倍感好奇。
对于九华山顶上的向阳洞,在他们的印象中,也只是远远地张望过,并没有进去过。
闲来无事,目容看着远处洞顶的红旗,迎风招展着,忽然间心血来潮,涌起一股冲动之情,特别想去一睹它的仙姿风貌。
吃过早饭,目容踢踢哒哒地下了目容阁,来到东面的天风阁前,大声喊叫着:“天风,天风,快下来!快下来!我们一块上山玩去。”
天风在窗口探出个小脑袋,脆声应答着:“来了!来了!”
随着一阵暖风吹过,天风就来到了目容眼前,拍着他的肩膀,笑着说:“走,快走!兄弟。”他也不管目容龇牙咧嘴的叫疼声,拉着他就向外急急地走去。
他们边走边说,携手向西移动着脚步。看着大街上利来利往的商贩,扯着嗓门叫唤着,他们也没有了往日的兴趣。
两人风风火火地穿过熙熙攘攘的街市,迈步就走向登山的碎石路。山路曲折绵延,移步即景。
这时候,道旁的松柏苍翠如洗,头顶着骄阳,笑意盈盈,排着队列,站立如柱,仿佛在迎接着游人的到来。冬青也穿着绿装,展示着冬天的万千风情。下水道里,哗啦啦的流水,一咏三叹,叮咚有声,抚慰着他们一路的寂寞。
“笛,笛笛一一”迎面驶来一辆奔驰轿车,吓得他们退守到路旁。看着轿车绝尘而去,目容不由地大声骂着:“草菅人命,草菅人命!开得那么快,吓唬谁呢,有钱真他娘的拽呀!”
天风听了,嘲笑他说:“你要是有钱,你也买一辆呀!”目容气得牙恨痒痒:“老哥我没钱,你有钱!你给咱们买一辆车!省得走路!”
他们刚想抬脚,突然,一畦绿意,勾留住郁闷的脚步:
一处向阳的土崖下,数排冬葱笔直而立,直插蓝天。塑料地膜,紧贴着地面,生菜、芫荽、小油菜,你挤我碰,密密麻麻地长满了小棚,令人心花怒放,喜不自禁。干燥的阳光,照射在外膜上,膜内立刻云雾缭绕。细密的珍珠,滴答而下,呈现出嫩嫩黄黄的模样。
看着这样的奇景,天风惊叹着吟了一首《生机》:
近水相携看美景,登山共赏见神威。
温棚绿菜无边喜,纵是冬寒蕴道机。
他们漫步向前,揣摩着冬的意境:
糖枣树洗尽铅华,被寒风打却一空,只余下枝干尖刺对着白云。梧桐枝叶,在季节变换中,也随着冷风飘零殆尽,唯剩桐子长在枝头,最终也抵挡不住岁月的浸袭。狗尾草干枯着枝丫,戴着花翎,在风中摇曳着身姿。狼尾草飘荡着光秃秃的身躯,偶有草籽迎风而落。
看着冬天的风骨,天风不由心生悲悯:“阳光赐于万物温度,季风赏给大地风度。云飘雨落,滋润万物。然而,大多数的物种,却终难抵挡季节的神威,尽被一个冬字褪去繁华,黯然销魂了。”
目容听了天风的见解,不由地瞪大眼睛愣怔在哪里,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只余下满脸的敬佩。

云齐岭顶意相生
相遇儿童山映绿
目容和天风登临岭顶,微汗刚冒,却发现远处的风光,是那般的迷人:
向阳的高堰上,横生着一排酸枣树,在阳光下,在微风中,赤裸着身子,无叶无绿,尖刺朝天。一群麻雀纵跃在枝干间,啾啾喳喳,也不怕人拍照,我行我素,欢声高歌。偶有野猫穿过干枯的草丛。不知谁家的小狗汪汪地叫着冬天。在北崖的阳光下,一切都是那样的静谧自然。
煤气站的西门,正对着偏斜的太阳,眼前是一望无际的原野,像绿色的海洋。一块块冬小麦披着深绿色的军大衣,翻动着细碎的波浪,缓缓地向远处蔓延着,仿佛没有尽头。一畦畦油菜也不甘落后,一行行,一汪汪,都是翡翠珍珠,惹人眼目。远处偶有几缕白烟飘动着,或许是哪一个干活的农人正抽着旱烟吧!
在通往向阳洞的小路旁边,一丛丛枯干的白色苫絮,随风摇曳,翩翩起舞。那洁白如雪的身影,怡人心神。偶有斑鸠掠过枝头,停留在干瘪的酸枣树枝上,停留在不远的电线上,像一个个黑色的音符,弹奏着冬阳下的乐曲。
抄着小路向前,目容和天风登上岭的最高处。忽然传来儿童嬉戏的打闹声。目容和天凤驻足一看,原来是居住在附近的小云和小月。
小云和小月看见两人,很是惊奇,鸟儿般地脆鸣着:“两位师兄,你们怎么到这儿来啦!”
目容笑了笑,打趣地说:“允许你们来,就不许别人来吗!我们想看看这里的向阳洞呀!”
她俩高兴地笑着说:“好呀!好呀!我们给师兄带路。”
天风也热情地说:“有劳师妹了!”
生活,就是不期的相遇。生活,就是欢快的笑声。生活,就是喜悦的传染。
四人在欢笑中追赶着,打闹着,把一切烦心的事都抛到了九霄云外。

端详鸽子啄生存
黑白猫儿追鸟事
顺着弯弯的坡路,四人互相指认着道旁的各种花草,边走边聊,相谈甚欢,其乐无穷。
四人来到庙门南面,那儿有一块平整的水泥场地。场地西边的土崖下,长着几棵高大的榆树。
树下的水泥地面上,晾晒着一片玉米棒子。在和煦的阳光下,一粒粒玉米泛着金黄的光芒。
一群鸽子在专心地啄食着玉米,有白鸽,有灰鸽。它们有的踮起脚尖优雅的行走着,有的俯卧在玉米堆中吃着佳肴,有的纵跃飞起又落下来。听到人的脚步声,它们也不懂得害怕,仿佛知道来客不会伤害它们,任凭你靠近它们,按着快门,拍照留念。偶有麻雀飞来,它们也不管不顾,各吃各的饭,各干各的正经事。
忽然,有两只猫儿跑进场地,一黑一白,追逐着鸟雀。顿时,鸟儿们像炸了毛似的,轰地一声,就飞上了树枝,啾啾喳喳,好似在诉说着什么。
看着这样的场面,天风忍不住地说:“自然万物,真是有趣,猫抓鸟雀,百年不遇呀!”
小云抢着说:“就是,就是,那两只猫儿就是坏蛋!坏得流脓!”
小月跟着说:“说得对极了!看人家麻雀和鸽子多么和平啊!”
目容无语地说:“你们满嘴都是理!不就是一场动物斗架吗?还当成真理了!”
三人白了他一眼,不再说话,继续前行。

门前遇见两尊神
别有云天观察细
驻足洞门前,红漆的大门,坐北朝南,反射着缕缕的阳光,熠熠生辉。“向阳洞”,三个金光大字,刚劲有力,令人啧啧称奇。
大门左边的墙壁上,喷绘着红梅闹春图。大门右边的墙壁上,喷绘着竹报平安图。
秦琼和尉迟恭把守在庙门两侧,威风凛凛,看起来颇为壮观。
天风看着秦琼的图像,十分入眼,不觉吟诗一首《门神》:
举锏秦琼含怒目,虬髯敬德喝声狂。
威风凛凛驱心鬼,守护千家享吉祥。
而目容看着尉迟恭的图像,很是仰慕,不觉说道:“好诗,妙诗!真是形象而又生动呀!”
小月翻着白眼,气嘟嘟地说:“马屁精,会吟诗咋得了?又当不得饭吃!”
目容和天风对视一眼,会意地笑了笑,也不去计较。
四人抬脚走进庙门,迎面的照壁上,一个巨大的“神”字,映入眼帘。从那旁边的山水和字的横竖笔画中,他们体会到善念的自然流动、诚心的真实情意。或许,那正是建庙人的本意吧!
四人抬脚转过照壁。照壁后面,生长着一棵女贞树,上面缀着许多黑色的果实,郁郁葱葱,透着绿意,寄寓着果实累累的意思。
环目四顾,庙的主建筑,分南北两大部分。
南边是一座金碧辉煌的戏台。台子的面积,大约两三百平方米的样子,甚是宽敞。正中牌匾上写着“天地神台”四个大字,气势非凡。
两侧台柱子上刻着一幅对联:顺天时应民意筹瑞资佛神施惠,逢盛世值吉日演戏曲黎庶呈欢。
除此之外,师傅也会让弟子们在上面较量较量武功,比比拳法剑法,比比绝句诗词。
读着对联,四人方才深深地感到:前辈高人遍地都是,你不过是沧海一粟,苔花小米。
小云最是顽皮,她爬上台子,揪下财神的一根胡子说:“这人有钱!让他给咱们分一点!这只是他的九牛一毛呀!”。
这时候,住持春华师叔走了过来,嘴里念着:“阿弥陀佛!阿弥陀佛!不得无礼!”小云吓得吐了一下舌头,跳下台子,躲到目容身后,牵着小月的小手。
目容和天风紧走两步,躬身施礼:“师叔在上,弟子拜见。”小云和小月也依样画葫芦,躬身作揖。
春华师叔双手合十,念着:“阿弥陀佛,你们师傅春风可好!”两人恭敬地回答:“他老人家身体健康,天天舞剑作画,写诗作文!”
华师叔低眉俯首打着躬:“善哉!善哉!阿弥陀佛!你们二人带着她们参观去吧!千万别再乱动神像!万物有灵,理应恭敬有礼,下去吧!”。
四人再次作着揖,躬身向后退去。小云和小月对着师叔的背影挤眉弄眼,小声嘀咕着,不知道都在说些什么,想来不是什么好话。天风看着她们说:“不得无礼!”
北面的主建筑,依土崖自然而构建,分上下两层。房顶飞檐翘脚,红色琉璃瓦依序平铺,在阳光下,发散着朦胧之美。
半崖壁上,生长着几株古老的松树,虬枝蜿蜒,一片葱茏。根部约有水桶粗细,就那样生长在干裂的黄土缝隙间,不减威武之雄风,真是令人啧啧称奇呀!
一层的主建筑,有三面砖垛的窑洞。自东向西,分别供着:送子娘娘观音菩萨(求子),吕祖神洞吕洞宾(温暖),如来佛祖(善恶)。
吕祖吕洞宾居中,观音和如来分居左右,从石刻碑文中,四人领悟着其中的寓意:人间重阳,多子多福,明辨善恶。
这从吕祖神洞的对联中可以看出:万壑松涛弘正义,救苦扶危恩惠泽。
古人的豪放文词,总是令人赞不绝口。目容有感而发,赋词一首《清平乐·向阳洞》:
向阳洞壁。雨落寒风袭。黄土口干蕴生息,柏树千年斜立。
天地神圣加持。内里包裹神奇。吕祖重阳享祭,观音送子诚祈。
我们依阶而上,来到二层平台。二层主建筑的墙壁上,喷绘着王母娘娘、玉皇大帝、太上老君的图像,栩栩如生,各配有对联,以示敬意。东侧土崖壁上,喷绘着文昌图案,龙风飞舞,星辉满天。而西侧土崖壁上,却喷绘着八仙过海的图案。
从图画的意象中,四人更深刻地理解了“八仙过海,各显神通”的含义。
天风看完壁画后,感叹地说:“万事万物,各有灵性,各有神奇之处。向阳洞庙,建造不知已有多少年了。然而,它弘扬正义、救危扶困、送子祈福、明辨善恶、保民生平安、施万世恩泽的道义,却流传经年,令人万分敬仰啊!”
小云听了,又抢先说着:“就是,就是,我看观音娘娘最好,因为她最为善良。”
小月也大胆地说:“咱们重阳老祖也不赖,我非常喜欢他,因为他带给人温暖。”
目容最后才说:“其实,那个如来还是不错的,他佛法无边,我又喜欢又讨厌,因为他有时大善,有时大恶。”
斜阳西移,夜幕降临,四人拜别了师叔,走出洞门,放眼四望,目容不由地念念有词,吟出山水赋:
五彩平川翡翠,千重细浪如诗。
红砖瓦舍悠闲,小麦田园绿意。
汾河横断南北,夜月朦胧写词。
一眼相顾深情,山水唯美古诗。
江河流动韵律,画面水晶记忆。
天风也酿成了佳词《望江东·鹊安巢》:
花径通幽道边树。翠柏立,梧桐素。
人随水阔浪涛去。露叶碧,心花住。
蓝天润玉云中数。目镜渡,风和雨。
欲求冬月寄心绪。白杨鹊,安巢暮。
这真是:山水画中屏,屏中山水画。人在自然游,自然游人在呀!
配图选自网络,感谢原作者。
如有侵权,请联系删除,谢谢。
墨上尘事moanxianyu
作者简介
张学龙,笔名凝望星空,山西省运城市新绛县人。
曾在《雪儿小站》《墨上尘事》《红土地文苑》《黄土地文苑
《金石文学》《凤凰诗社》发表多篇文章。
看山享受自然,听雨享受淡然。
留不住飘移的时光,就留下一点平凡的爱吧!
张学龙还写有:
张学龙 | 镜泊湖
张学龙 | 擦边球
张学龙 | 冰梅花
张学龙 | 幸福转盘(诗十首)
张学龙 | 生命的乐章
ID:moanxianyu
识别二维码关注
温馨提示
《墨上尘事》文学微刊接受文友投稿。
散文,随笔,小说,一千字以上。诗歌三首以上。
赞赏全部转发给作者。
请点击“阅读原文”了解详情。
收稿邮箱:1459772355@qq.com
联系QQ:43623865
微信:cxzhouxh(墨 安)
欢迎文友加入“文学墨上”交流群:
群主微信:z15383590130(春秋冬燕)
期待您的
分享
点赞
在看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