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文荐读 | 六月荷:冬日浅忆


六月荷
时间过得真快,似乎刚才还穿着长裙,转眼已经到了大寒。是啊,明天就是大寒了,也恰逢腊八节。
俗话说:小寒大寒,不久过年。腊八,无疑是腊月里第一个最有仪式感的日子,因为这一天是要喝腊八粥的。
下班回来的路上,无意间听到一个词:He Bian。
是“河边”,还是“荷边”?我就在思索“荷边”一词,不由联想到了夏天的牧野湖畔,毕竟“牧野”六月中,风光不与四时同。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
骑电车一路,手冻的似乎已经感觉不到了这寒冬腊月的冷。每天匆匆忙忙,已经半年多的时间没去河边赏荷了,不知现在的河边是一番怎么样的景象。
都说夏天的旋律是紧张的,人们的每一根神经都被绷紧,所以,和大多数市民一样,我也经常会在晚饭过后,到牧野湖旁的河边转转,纳凉、散步、健身。
从小区出来,步行不到十几分钟的时间就能到河边。夏天的热风蒸着浮躁的行人,一路上熙熙攘攘,特别是牧野桥头,来自开封的瓜农,周边卖时令蔬菜的,卖各种玩具的,甚是热闹,全然一幅现实版的《清明上河图》。
一桥之隔,西边是新建的小区,相对热闹些;桥的东边是城中的村庄,相对安静,正因为如此,那里经常会有打拳的、练琴的、瑜伽的、唱歌的等等,这里少了桥西的市井,多了几分文艺,全然成了另一个世界,这里略微偏僻中揉和着清静。踩上去有些硌脚的小石路、清幽的河水、各种各样的花与草,屏蔽了所有的噪音,安静、平淡和美。
常记溪亭日暮,沉醉不知归路。在这里,最容易让我想到的便是易安居士。
那一河碧叶粉花,虽然面积不大,但洁净芬芳的气质却不输大的荷塘,将自然美与性灵美完美结合,比诗书子经更能净透人的心灵。每次来到这里,一朵朵静若的荷花,总给我“清水出芙蓉,天然去雕饰”的美感,也让我想起朱自清先生笔下那刚出浴的美人。
今天无意间听到的一个词汇,竟然勾起了我对这盛夏之美泛滥般的回忆。明天就是腊八节了,在这万物枯萎的腊月,我想念着那盛夏的夜里一河的清幽,那亘古的卫河中淡淡的荷香。当然,寒风中,我依然顾不得那一河的荷花是否有一枝记得我,我只是在心中念叨:
流水阶除静,孤眠得自由。
月生林欲晓,雨过夜如秋。
远忆荷花浦,谁吟杜若洲?
良宵恐无梦,有梦即俱游。
寒来暑往,我想总有那一枝荷的净美在我的心中,永恒。
作者简介
六月荷,新乡市作家协会会员,教育工作者。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