沪上敦腾 : 无鸟的夏天(组诗)

春节已过,在《诗东北》诗刊发表作品的作者,会陆续给您奉上样刊。样刊寄出后,会将单号告知您!
第二季 夏若繁花
无鸟的夏天 (组诗)丨 沪上敦腾

作者简介:沪上敦腾,本名罗声远。武汉人,客居上海。著有诗集《浅草寺》等。
丨无鸟的夏天
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吗,
唯独不见朱鹮。
湖北省的天空被剃须刀刮过,
不见鸟的翅膀,
仿佛游侠,豪杰,一度朝夕相处的兄弟,
人间蒸发,未曾存在。
午时,浮云岩石般滚动,
肯定和山东兄弟撩人的腹部迥异,
把我们与上海市连接在一起的
恐怕是延绵不绝的陌生感。
有人说北中原是孔夫子的怀仁堂,
东林寺是陶县令的终南山。
鸟隐入鸟笼,花肆无忌惮地绽放,
洪水可以泛滥 ……
在无鸟的夏天,沉默还是呐喊。
丨水来如相见
我从未看见过空的大海
空的湖泊。
我只见过空的玻璃杯。
大白鲨依附于海洋,
粉红色的荷花伫立于湖面。
水手和少年身提一桶无名之水。
在各种容器用过之后,
逝水来到我身边,如亲人相见。
丨暗香
地板架在留声机上,
老屋子有不止一次倾斜,死亡。
起风了,我要歌颂草莓,巴比伦的河流,
锁骨内残存的丁香。
我要歌颂典雅的物质携带的肃穆感,
我要歌颂你,化作灰烬的姑娘。
丨箜篌引
即便我要逞强,决心以卵投石,
也不会出现阻挡的女人,
击缶悲歌,
随后为我跳入湍急的河流。
背后没有枪顶着,
我也不会为谁去打仗。
箜篌垂唇,已然放不出白鹭和鸿鹄,
能够辜负的我全部辜负了。
只留下这残存的躯壳,
穿过亡灵如水的悬河,赴宴。
丨优雅
倒立的人倒出了肝胆和秩序,
一次越界就交出了匕首。
而整个雪原,除了豹子,
什么也没有留下。
燕子们去了南方,噢,南方。
丨悲怆帖
我没有家 , 我只有住所,
我一直在守望你,优雅的合欢树。
不单要说优雅,还要说穷人,
就像肆无忌惮的风,
撕扯稻草人,敲打铁皮屋,掀翻灯盏,
斩断维系平衡的最后一根绳索。
我的体內灌满形形色色的风,
一群穷亲戚,在颈椎肩胛闹暴动。
有人纹身,企图将戾气逼出来,
我宁可忍着痛,也好让野风有一个家 ……
要么牵手,要么旁若无人地孤独,
虽然我盛年到过东京和罗马,
不忍抬头,羞见旧时月,
聆听柴科夫斯基的悲怆,还是忍不住痛哭。

作品来源:《诗东北》2019—2020双年刊“第二季 · 夏若繁花”栏目,此稿为原始来稿,定稿以《诗东北》纸媒为准。
编辑:王芳宇 肖寒 制作:火丁

《诗东北》诗刊
顾 问
林 莽 钱万成 宗仁发 张洪波
诗学指导
邓万鹏 于耀江 钟 磊 孙慧峰
主 编
周兴安
副 主 编
张铁军 王芳宇(执行)
发稿编辑
王芳宇 肖 寒
欢迎您给《诗东北》微刊投稿
“东北诗歌天空的一角,我们的光芒与群星一起闪耀。” 诗东北微信平台选发《诗东北》诗刊发表的作品以及中外优秀诗歌精品或文论。 1.搜索文本标题下方蓝色字,或扫描“诗东北”二维码,进入后点击关注。2.关注后点击右上角图标,可进行“分享到朋友圈”或“发送给朋友”操作。3.给诗东北微信平台投稿,现代诗歌不低于五首或散文诗一组,本人简介、清晰原图生活照片各一份。 4.将上述邮件发送至邮箱:[email protected],邮件主题标明“微信投稿”。长按识别二维码,关注诗东北微信平台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