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古诗词聚贤庄·第162期 || 曾敏:律绝(10首)

律绝十首
文/曾敏
千古诗词聚贤庄

七绝一首
牡丹花
北邙一去懒争春,仙冠何能染俗尘。
隋帝杨妃今不在,后园谁是赏花人。

七律两首
题牡丹
一笔姚黄笼绿纱,红绡摇曳绽风华。
踌躇已过三春雨,邂逅须承一月槎。
持国色能惊大士,入丹青亦醉方家。
年年消得东君瘦,恨不相逢是此花。
牡丹
已过三春不见开,天姿国色倩谁猜。
应知五月留香驻,闻道长安有客来。
烈火焚身知异骨,幽芳妒我立云台。
纵然翌日花凋矣,悦尽风流上九垓。

七律七首
四十感怀
01
检点浮生四十多,天机人愿两蹉跎。
难将梦想织成锦,但把禅心敛入魔。
无欲无求瑧幻境,多愁多病抱南柯。
时常痴坐烟汀下,不钓功名钓绿波。
02
检点浮生四十余,尘心已自老红蕖。
惜花无果惟垂泪,织网不成犹羡鱼。
华发凝霜疏渐渐,夕阳向晚落徐徐。
行囊细数兼秋色,两袖清风一卷书。

03
检点浮生四十三,也尝辛苦也尝甘。
时哀玉兔奔寒月,偶赏祥云落浅潭。
负债须知人易老,沽名不若酒微酣。
诗心且掷烟波里,七月秋高天正蓝。
04
检点浮生四十年,流光黯淡梦萧然。
清名总被浮名累,凡事终随俗事牵。
意把秋光添作锦,任教春雪误耕田。
有心织就绫罗缎,枕上鸳鸯画不全。

05
检点浮生四十春,寻来事事不如人。
满腔热血兼风雨,两鬓霜花湿纸巾。
雏燕空怀鸿鹄志,雄心难敌病魔身。
纵然逃出红尘外,过眼烟云看未真。

06
检点浮生四十秋,暮然回首为何求。
少时不惜青春短,此刻空怜白发稠。
执笔锄荷花溅泪,抚琴消酒月添愁。
红尘滚滚千千客,江水涛涛一叶舟。
07
检点浮生四十冬,枉随暮鼓转晨钟。
有心题画风摇竹,作意栽花雪压松。
富贵常跟薄命犯,姻缘不与爱人逢。
窗前依旧潇潇雨,月隔中天九万重。

文中图片来自网络理野评诗第162期 牡丹三首,底蕴深厚,寓意多端。加之情景并茂,托物寄意,若隐若现,姿态舒展,堪称佳作。如“持国色能惊大士,入丹青亦醉方家。”这类句子,突出了节奏变化,别具味道,尤其令人耳目一新。单说绝句《牡丹花》:北邙山,一般多指墓地。诗里借指牡丹家园。有诗句云“北氓牡丹初吐芳。”一去懒争春——的意思是,自从被贬到此地,就懒得争春了。按诗意的理解是,没遭贬到北氓这里的时候,是与桃杏竞开放的。其实,这里是借喻而意,牡丹,本来就与桃杏不在一个时节开放;之所以要这样寓意,完全是为突出牡丹之风格异俗,也为承句的出现做了最委婉与合情入理的铺垫。承句写牡丹的形态与气质:仙冠何能染俗尘。牡丹为国花。极富个性,其个性完全可以用“灵气”和“仙气”代之。之所以花中独她被贬,就是居然不听皇帝的话,皇帝叫她开花,她就是不开。我所居住的太行山脚下的边城外有一小山村,叫“金村”。金村这里有一株牡丹。据说,元末明初,红巾军揭竿而起,最终为朱元璋所各个击破,建国为明朝。一支红巾军残部,逃到太行山中天井居繁衍生息若干年,后,烟消云散,隐入尘世。这支残部的主帅为刘福通的表妹,名:姚肖鹞。姚帅为洛阳人,小时候与白牡丹同城共为奇葩,合称“姚红玉白”。金村这一株牡丹,就是姚肖鹞在家乡移植过来的。前几年邯郸公园给移走了。可惜在公园里两年,没有发芽,看着就是完全死掉了。金村村民好多人爱此牡丹,见是在那里死掉了,就抱着试试的心理,开春给移植回来,放在原来移走时的坑里,浇上水,很快就发芽了,三月末四月初,朵朵牡丹居然开得异常艳丽娇媚。这是事实。所以作者诗句中的“仙”字,下得不无道理。承句:隋帝杨妃今不在。此句中连用两个典故。隋炀帝:604年隋炀帝杨广继位,于东都洛阳天辟西苑。隋炀帝好奇花异石,曾三下江南搜寻。并派人将各地收集到的牡丹种植在西苑中。据唐人的《海山记》记载:炀帝辟地二百里为西苑,诏天下进花卉。易州进二十牡丹,有飞来红、袁家红。醉颜红、云红、天外红、一拂黄、延安黄、先春红、颤风娇等名贵品种。在皇家园林中,大量地种植牡丹,这是历史上的第一次,可见隋炀帝对牡丹的爱好。杨玉环:唐玄宗、杨贵妃与牡丹的故事甚多,最著名的莫过于沉香亭前赏牡丹,为此,李白醉写《清平调词三首》,将牡丹与杨贵妃相比拟,花与人融为一体,情趣盎然,为世人所赞美。诗中用这两个典故,一位是爱花胜似爱江山,一位几乎就可以比作牡丹,这二人,当然早已烂掉了。来不到今天了,这就为收合的喟叹奠定了良好的基础:后园谁是赏花人。这首诗写牡丹,并非写牡丹的国色天香与姿态娇媚,而是主写其气质、个性和出处。由此而发表感叹,你还是那么美、还是那么富有出尘之仙气,可是人世间还有宁愿爱你也不爱江山的人吗?原来的美犹在,原来那么爱你的人荡然无存。这感叹,富借花喻我之意,也即,托物。诗,十分厚实,却无任何张扬之笔,彰显了诗风之老到。之所以说牡丹诗有托物之意,且看《四十感怀》。四十感怀,共七首律诗,真情满溢,文采飞扬。虽为同题,又皆以“检点浮生四十”而起兴,却各具立意,各依所韵,各有千秋。足见作者于诗之道的功夫之出类拔萃。《其一》起句平实无华而不凡,检点浮生这四十多年,人的愿望与莫测天机,总是不能珠联璧合、相辅相成,虽然可以说能一路同行一段时间,却出奇地南辕北辙,大相径庭。两蹉跎——三字十分精典,人蹉跎了天的时光,天也蹉跎了人的岁月。词句又富感慨甚至怨怼和牢骚味道,仅差宛如羚羊挂角而无迹可寻。好的诗句,就是字面十分清晰,而又余味无穷。颔联与颈联写的大都富反衬韵味,因此细细品之,令人数番莞尔。颔联对句顺首联第二句寓意而下,已经很难将梦想编织成锦绣前程了,可是令人无奈和哭笑不得的是,反而一而再再而三地收敛禅心,不意愣是淤积在心里给憋成魔心了。颈联同样有味道,在无欲无求上,已经达及最高的境界——梦幻之境,怎么不能在升官发财上臻至化境呢?这一辈子看来就玩完了,一事无成;更糟糕的是,既多愁又多病,有时候难免还一梦南柯。无可奈何,虚空无助。记得希特勒在自杀之前说过两句话“完了,全完了!”然后就开枪干掉了自己。而诗到这会儿,诗中的人,也该用这两句话了。尾联为:时常发痴发呆地一个人坐在烟汀下,钓鱼吗?不!既不钓鱼,也不钓功名,只钓“清波”。不钓功名钓绿波——佳句!这首感怀,写的是人生梦想与命运对比之下的人世之残酷和无助心境,绝望之下,只能(被逼出来的)淡定、彻悟和清高。这首诗,可以说作者写的自己,也可以说作者击中了普天之下的大部分的要害。谁看了也会深有感触道:是呀,人就是这样子呀!要不怎么曹操都要来句“对酒当歌,人生几何”呢!四十不惑,尤其低下阶层的人,大都这心境。即使不至于悲观失望,也是逼着自己淡定和彻悟。令人共鸣的好律。当赞!其余六首律诗,虽然各富立意,大都也皆写到人心坎上。不乏佳句,亦不乏好联。篇幅局限,就写到这儿,留给聪明和与作者同样心境的聪明的读者们去品味和共鸣吧!作者的作品,字面清晰,寓意厚重,遣词造句出人意料,格律工整,韵味绵醇。皆为练达和功夫之作。
理野评诗
千古诗词聚贤庄第162期
作者简介
曾敏,笔名秋韵怡香。贵州贵阳人,1973年生,从事教育工作,文学爱好者,酷爱古诗词创作。贵阳诗词学会会员,贵州作家协会会员。作品散见于多家文学网站。散见于《贵阳诗词》《中华诗人》《楚风杂志》等刊物。
投稿说明⊙同题由千古诗词聚贤庄微信群内不定期收录
⊙个人专辑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个人专辑投稿限5–10首。要求原创首发,投稿时附上200字以内的个人简介和本人照片一张。15天内未接录用通知可另投他处,在此期间请勿做他投。拒绝抄袭,文责自负。
⊙投稿作者敬请关注本平台公众号,并在稿件刊发后及时转发文章到朋友圈以及所在的微信群,以提高文章阅读量。
⊙发表个人专辑的作者,当期所得赞赏金额的60%作为作者的稿费归作者所有,40%作为平台运作和今后办刊物所用,赞赏低于10元者不予发放,稿费于刊发后的第10–15天内发放。
打造诗词专业平台
弘扬民族国粹
根植传统文化
千古诗词聚贤庄
编委会成员:理野、归燕、秉烛夜游、红叶、半缘君、析城山、野鹤、肩上蝶、鴻鴿、九条命、柳上雲飛、流云飞鹤、李广辉、马大囧、朱朋龙、六角水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