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萃书讯】西部井水新诗集《你预定的月光》近日出版

▼咸阳市诗歌学会原创诗歌微刊▼
【诗萃书讯】
西部井水新诗集《你预定的月光》近日由团结出版社出版。本书由著名作家、诗人杨焕亭老师写序。诗集主要精选作者2017年至2020年创作的短诗200多首,按照写作的时间顺序,分为四个部分:《被说白的春天》《被救赎的夏天》《被低估的秋天》《被否决的冬天》。诗意栖居:当“思”与“诗”穿越时光波流……
——序西部井水诗集《你预定的月光》
(节选)
作者/杨焕亭
即将过去的2020年,注定是世界文明史上极不平凡的年份,一场突如其来的疫情,不仅使人类经历了二战以来人与病毒最残酷、最刻骨铭心的生死搏杀,也再度唤起人类对于生命与价值、时间与存在关系的思考,从而对海德格尔所言“时间是人类生命”的“內形式”的论断有了更加清醒的认知。在这样的背景下,读西部井水的诗集《你预定的月光》,顿然被一种“我在我思”的主体意识所濡染,被诗人思想穿越时间波流,孜孜不倦地追寻人在“在世”的“此在”绽出中经验、体味诗意栖居的美学追寻所浸渍,被从字里行间流泻出来的哲理光束所烛照。诗集以“被说白的春天”、“被救赎的夏天”、“被低估的秋天”、“被否决的冬天”的结构范式,收录了近年来特别是在抗击疫情斗争中创作的诗歌作品。这种排列,显然打着中国传统美学“意在笔先”的烙印,体现了诗人从题材到结构、从意象撷取到话语构建的艺术自觉。
一中国人对于时间与存在的探索要比欧洲人早得多。早在春秋时代,中国的“至圣先师”孔子就很理性地指出:“四时行焉,百物生焉。天何言哉?”,从时间的流逝感喟生命的去而不归,“子在川上曰:逝者如斯夫”,《老子》中也有“天地尚不能久,而况于人乎”的诘问。特别是在中国思想史上占有重要地位的《吕氏春秋》,更是“以人为中心”,以“十二月令”为线索,构建起一个“上揆之天,下验之地,中审之人”的庞大哲学体系。我不知道,井水是否系统地研究过《吕览》的结构特征,然而,一部《你预定的月光》,艺术地地呈现出“人”作为“在者”,是怎样在“春、夏、秋、冬”四季的时间流程中,演绎出千姿百态“此在”绽出的诗意旋律,成为这部诗集的一个重要亮点。
读《你预定的月光》,不难触摸到诗人对于人在时间中生存状态的理性玄览。那《立春》日“更要转过身,把内心残存的冰雪掏出来/让它在阳光下醒来,成为哗哗流动的春语/腾出心的空间,执意为刚来的春天,储存更多”;那《雨水》时节“天赐的每一滴雨,都是很及时的良药/这一天等待了好久,大地上的每一个伤口”;那《惊蛰》拂晓“有了第一声雷响,便有了可以对话的十万里山川”;那“用飞快的利刃,将夏天砍成两半,一半弥补田野,一半祭祀已收获的麦子和神灵”的《夏至》;那“一滴雨,止住了夏天的渴望和疾驰/另一滴雨,开始煮秋天这壶缓慢的茶”的《立秋》,乃至“最后的音符随风飘走,那些留给汗水的掌声,是正在低首下垂的谷物/要赶快收获收藏起来,夜晚临近冰雪”的《立冬》,穿缀起雕刻时光的雨痕足音。
这些在古老传统文化母体中“活着”的节令所切割的,是诗人用色彩斑斓、密集簇拥的意象所描绘的作为“在者”人“在世”的一种主体状态,是人的“属人”本性的一种自我呈现过程;是一路走来,山光水色,轻舟猿啼,与天地为一,物我为一的精神之旅;是此在、曾在、未来的诗意立体。人借此而实现了存在与时间依存关系的明晰化,并且为生命美学设定了一种行进的记程坐标。每一组意象都交织着当下与过往、新与旧、曾经与未来的转换与交织。有的是时间上的从容让渡,“第三杯预备给酒,虽然现在不是斟酒/庆祝的时刻,但夏天的麦子,秋天的高粱/都是希望,半杯敬英雄,半杯敬慈爱母亲”(《三杯雨水》);有的是匆匆擦肩而过时光错位,“扯起深绿色的帐幔,从今日起/悼念擦肩而过的青春和嫩嫩的笑脸/如果还有伤痛以及未尽事宜/都交给夏季,还有低头灿烂的向日葵”(《立夏》)。正如海德格尔所说,不仅“此在”总是在着,而且是随时都以其单独的方式在着,“我相信不是每一朵莲花都留下佛的印记/但湖畔的排椅上,确实坐着慈眉善目的秋天”(《雨中荷塘》),而“第二棵树,我要带在身上,上路/每一个有泥土和水的地方,便有根基/心是世界的天空,胸膛浩瀚无垠”(《明天》)。正因为如此,未来总是如航灯一样在前面引导“在者”不断绽出生命的光彩,这样的“此在”本身才是历史的。“艺术发生为诗”,“真正说来,艺术为历史建基;艺术乃是根本性意义上的历史。”(海德格尔语)
在我有限的阅读视域内,还很少有诗人这样安排文本结构。它在一定意义上标示着西部井水对于工业时代和后工业时代人与世界关系思考的深度,对生命与时间的哲思向度和寻求新诗写作突破的创新维度。
二在“思”与“诗”的对话中走向“澄明”,是《你预定的月光》的核心价值取向。
读井水的诗,会强烈地感受到,“此在”作为现实人的一种自然状态,穿越时间波流,从“此岸”走向“彼岸”的绽出过程并不是“定知一日帆,使得千里风”的潮平岸闊,也不是“长安日日照晴空,绿杨结烟垂袅风”的明丽轻柔,更不是“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的一帆风顺,而是一个不断去除“遮蔽”,拂尘还珠的真理求索历程。
面对工业文明日益居于主导地位,信息技术日益主导人们生活,传统文明渐行渐远,人的“属人”的本性不断遭到“信息技术”操控的严峻现实,井水的作品充盈着一种对人类未来忧思漫漫的“大乡愁”情结。有一天,当诗人回到阔别的故乡,看到“一把剪刀,剪掉了村庄的翅膀”,曾经的“杨柳荫后檐,桃李罗堂前”“最终,埋掉土气十足的名字/种上鲜花和楼房,盖上图章”的时候;当树木和房子都停下脚步/那些熟悉的人,已不知所踪”的时候;当“我的村庄就这样消失为为城市/我常梦里回来,找不到记忆”的时候,当“天空的这片草原,常常无人值守”,而只能在梦里寻找的时候;当雾霾肆虐,“没有给一朵云,自由呼吸蓝天的间隙”,人的生存环境不断恶化时,诗人心头弥漫的是一种马克思和海德格尔所说的精神流浪和心灵漂泊感。
这种“生活在体内体外有一样的/流浪感”,促使诗人用一种寻找海德格尔所说的“林中空地”的冲动点燃自己的诗心。他向生活发出“拿什么治愈昨天和献给明天”的岁月诘问,他相信,流过历史的文明之河不会干涸,“如果透过表面,深掘/一定有最原始的线索”;他憧憬“天赐的每一滴雨,都是很及时的良药”,去疗治“大地上的每一个伤口”;他期待“被时光打磨得晶莹的词语,再次闪光”。这是一种灵魂的浴火和重生,一切都以崭新的风貌呈现在读者面前。于是,“失散多年的唐诗,又在雪夜归来”,那湿漉漉的春雨“沿着记忆,走过汉唐依然年轻”;“清晨,人、时间和无数的明亮,川流不息/我依照古方,为了这个日子收集阳光和诚意”。这样,诗人在经历了“去蔽”的文化苦旅后,终于再度回到久违的精神家园和灵魂栖息地,那里洒满此在的阳光,烙下曾在的清辉,点亮未来的灯盏,照亮诗意的三维人生,“路程千里万里,最近的是自己的家”,“经历了苦难的收割,我们都是明天的种子/靠近脚下的泥土和一只号角的所含的温度/再生一个你我,有记忆,有爱,刷新遗忘的话语。”
这种澄明之境,使诗人的目光透过突如其来的疫情风雨,看到一个民族巨大的凝聚力,触摸到黄色人种灵魂地平线上散发的人文温暖,领略到一个东方大国坚韧的生命力。那里,飘着没有刀剑的战争硝烟,“十四天,月亮过了多少桥,心脏爬了多少山/都在一根头发里记录着,像一本/密密麻麻的军旅日记,现在,用利刃来阅读”;那里,散发着生命至上的人性唯美,“第二杯送给药,作为引子,或者基质或者药的主心骨,这个多病多难的季节/我们渴望着一剂好药,圆圆的月亮好亮”。我十分欣赏《归来》这首诗,诗人的心被来自南国的疫情所煎熬,泪水为着民族的安危而流淌,“我曾陪着一棵大树的哭泣,和它在风中/相拥而立,或者沉默不语,默默地哀悼那/一个个没有返程的生命”,然而,正是这种视死如归的逆行,让诗人感受到“我们内心足够强大”,没有任何力量能够阻挡这个种族崛起在地球东方之巅,由此,诗人对时间与存在有了一种抵达真理的“思”,“没有希望的不叫冬天”,那是因为在未来中存寄着“此在”,“没有伤痕的不叫春天”,那是因为在“此在”中积淀着曾在。因此,作者笔下的归来,就不仅仅明指“最可爱的抗疫人回来了”,而是标示着一种民族精神的涅槃和升腾。“雄黄酒有大丈夫的果敢,解毒杀虫/盛满青铜的酒杯,激励江南江北,告诉世界/十三亿人动作一致,便是平安和百毒不侵”。这样的书写,赋予西部井水的作品以强烈的当下性。而任何艺术,只有具有了强烈的当下性时,才能链接历史,抵达“思”的彼岸。
这种澄明之境,引发诗人对生命在时间湍流中的诗意做美学层面的思考。在诗人的生命意识里,“人生7万6千多顿饭,一双筷子丈量一座山/2万6千多天,越走越知道时光很浅”,这种存在本身就是时间性的,是生命存在的基本形式,“一不小心,就被一朵花贯穿一生/从童年到老年,更惊人的是它和你生命/一样的长,就像日月穿过你的记忆”。因而,离开诗意,“此在就没有生命力”。生命的诗意就在于使“此在”超出和高于物性要素而进入到精神的层面,从而将心脏紧紧贴在大地怀抱,“从一草一木中获得生命的自信”;从时序转换中汲激浊扬清,“这个时候,内心不能停滞不前/要荡涤灵魂,并且心存一丝善良”;从历史资源中汲取智慧,“这个时节/需要读书,行走,让血液的流淌不再疑惑/生命的深远,点燃热情,对接抵达的光芒”;从代际传承中寻找“此在”“在世”的位置和价值,“让麦子不要迷路,跟着父亲的脚步回家”。这是诗意的咀嚼反刍,它使得诗人在经历悲欢沉浮的人世沧桑后,读懂“一棵树的前世今朝,又让我回到人间”;这也是诗意的回环复沓,让诗人每每亲近身边的渭河时,沉醉于“成了它身边一条细细的支流”。这更是诗意的“归于宁静”,“这么多年,我没有漂泊,日子安静/每天住在内心,而活在远处。”如果说,“思”赋予井水的作品以“去蔽”的澄明,那么,对于“诗”美的追寻则使得井水的作品贯注着开拓性和创造性。

分析西部井水的作品,不能不涉及到话语系统的构建。
海德格尔说:“语言是存在的家园”。面对后工业时代技术语言无端泛化和滥用的现实,海德格尔大声疾呼保存语言的诗性,维护语言的纯真。由此而主张以“思”与“诗”的对话唤醒语言的本性。这也许正是他分析研究德国诗人霍尔德林的初衷。物换星移,当时代推进到21世纪之际,我们看到,当机器人与诗人同台竞技之刻,编码代替了生命“诗意”,机器语言强烈冲击着“人语”的本真时,西部井水对诗语的真度和纯度的坚守不仅使诗歌语言“敞开”存在,更有着守护语言“家园”的意义。
西部井水的诗歌创作是踩着现代主义的壮阔波澜一路走来的。他早期的作品,追求意象的密集和叠加,在一种多义性、模糊性和超感性的“朦胧中”实现对生活的审美表达。这种追求使他多年来一直以一种前卫的姿态站在诗歌创作的前沿。读罢《你预定的春天》,不难发现,他在寻求诗歌语言突破的同时,仍然保持了早年的传统,试图在“明快”与“朦胧”的融合中寻求新的审美通道,从而揭示文学语言与“此在”(人)的内在关联。
井水的诗语张扬着艺术的想象,诗人以丰富多彩的笔意,在主体与喻体、能指与所指之间搭建起精彩纷呈的虹桥。有的是“寓目辄书”的直喻,如“园中深色的小草,已经人过中年”,“每个孩子,都是母亲从河里捡来的/长大后,都成了渭河的传说”,“老祖父的面孔已模糊不清,唯有/他麦子般的肤色,年年被太阳想起”;有的是以此物比彼物的借喻,如“五月,喧闹起来,我乘着南风的翅膀回来,探亲我久违的麦田”,“你看生长《离骚》的土地,捧出麦黄稻香,艾草悄悄长到中药和诗的高度”;有的以隐喻暗含生活的哲思,如“故乡晴朗的天空,离神灵最近/曾一次又一次被翘首期待,虔诚弥漫”,“唯有一瓶被遗忘的食盐味道掩盖不住,如同汗水”;有的则演绎寓言或者童话,如“一列火车整夜地嘶鸣着/穿越我生锈多年的身体,无人知晓”,“许多意愿,无法用语言抵达/于是,才有月亮和深夜的舞蹈/才有人冒昧栽下一棵女真子树。”正是这些飞离在场的思维驰骋,这种“把表象连接于知性或者理性的‘心灵能力’”导引着井水的诗歌走向新的高端。诚如维克多·雨果所言:“诗人有两只眼睛,其一注视人类,其二注视大自然。他的前一只眼叫做观察,后一只叫做想象。”
井水的诗语饱含人的“属人”的温度,意象团簇间涌动着生命的蓬勃。那些“夕阳是微笑的可爱的礼物,是给对于明天抱有/期待的人量身定做的,明天早上定会准时送达”的温暖,那种“如果我有两只口罩,我给你一只,不是/玫瑰的质地,是医院的那种蓝色,它像海/像明亮的眼睛,你我的眼睛,爱的海洋”的静谧安详,那道“朝着天空,一株株站立成图腾”的金色,那簇“温暖的灯光已经簇拥天空,火一样的红”的灼热,赋予诗人笔下的意象以浓郁的象征意义,从而既是作为艺术形象的自身,又是超越形象自身的一种超经验的象征体,成为诗人思想情感的符号。
井水的诗语与现代主义保持着本然的联系,有些作品仍然以意象密集、并列和跳跃而见长,能指与所指的多义性和模糊性比较浓稠,也许在一定程度上影响阅读进入。然而,我相信这个前卫的时代,一定造就了有着敏锐洞察力,高度鉴赏力的读者,他们一定能够从这部诗集中找到通往“澄明”的“思”、“诗”境界和审美通感。
祝愿西部井水诗集早日问世,以飨读者!
(本文作者杨焕亭,系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咸阳师范学院兼职教授、咸阳市作家协会原主席)
2020年10月11日于咸阳
《你预定的月光》我的马车
我还没有房子,没有房子里的蛛网
没有钢琴和诗集,我也有没有
玫瑰和与玫瑰有关的心爱的人
我还没有天空和雨水,包括临时的
七彩虹,也没有二月的河流和
秋天盛满喜悦的稻田,更没有海洋和帆
我是一个贫穷的人,被时间、空间
和一首新歌,甩在后面,我所能做的
是用我正在驾驭的马车,替代一切
仓央嘉措的诗
世间,任何人都不是孤单而行
敲开暗中的法眼,有树木活在你周围
花朵向里绽放,就像星光拨动我的内心
每一句温煦善言,也许都暗藏玄机
你一直随意出入,戒律是虚掩的大门
我为你腾出左半边身体,做春天的温床
红墙高筑,挡不住温柔的风暴
一次又一次征服坚定,明天要重复今天
经声磨平手心的山川,而我依旧突兀
立 冬
敲开一扇门,莫说这屋子注定缺爱
寄希望于有担当的动词,该开始的开始
该终了的要尽快终了,天总是圆形的
最后的音符随风飘走,那些留给
汗水的掌声,是正在低首下垂的谷物
要赶快收获并收藏起来,夜晚临近冰雪
粮仓惯于讲童话,粒油菜籽有信心照明
和玉米的促膝长谈,会成为醉心的酒
我正在酝酿的一首诗,和你的体温最近

深夜独白
白天临走时,抽去了物体中最容易
亲近的性格,黑夜肆虐地铺展开来
好风景,都在生活最容易失眠的地方
我其实只是胃痛,或者想打听一枚落叶
把半句诗歌搁浅何处,月的残缺依旧锋利
有时,不仅需要汤药的苦,还要它的毒
听见那个名叫快乐的邻居,彻夜叹息
我就想饶了自己,做一个有大悲悯的人
学习太阳,早睡早起,世事无动于衷
原上草
此刻,笑容缺水,干枯且涂满灰色
请你谅解,这是冬天特有的格式
并不拒绝绽放,或与爱有关的比喻
新年的日历,是用死去的植物们的
身体印制的,我听说它精美绝伦
正等待一只飞舞的雪花到来,正式启用
冬天只是一’种本分,熊熊野火
是最高的赞礼,却姗姗来迟,而我
正在等一阵风,和十二月一起驶过旷野
石村和皇陵
说起定位,要问旁边那个沉默的皇陵
岁月的缝隙,他们目光相对,互为参照物
虽然那边的轮子停止了,而这边毫无睡意
天已放晴,雪还捂紧麦子和昨夜的繁星
历史的天空什么颜色?答案埋在这片
耕地的下面,要用根须和胡须来加以求证
铜绿是一种病,泥土烙上千层手印和脚印
石头从来都是文字的载体,适合雕刻精神
现在只剩下一块,镶嵌在名字里,一碰就流血
时光的回声
学生小朱进来的那个门,最适合回忆
你看这个傍晚,灯光又一次
点亮城市的眼睛,叙旧让时间慢下来
生活本是田野的烂漫,那些年
孩子们追逐蝴蝶的轻盈,忘了手牵着的
未来,总有一首诗,是岁月的影子
大地沉稳之后,树木和房子都已起立
翻开沉淀已久的日子,不免又触动
文学的脚铃,明天的太阳,依旧清脆
【作者介绍】西部井水本名杨亚明,陕西中医药大学高级实验师,陕西省作协会员,咸阳市作协诗歌创作部副部长,咸阳市诗歌学会副会长,墨舞红尘中文网小说版主编。著作有:诗集《左边,离春天一尺远》和《为太阳殉情》;短篇小说集《搭脚女人》、散文集《水色藤蔓上的梦》。诗歌、小说和散文散见于《延河》《陕西诗歌》《重庆诗刊》《秦都》《渭水》《咸阳日报》《小小说》等多种报刊;诗歌曾多次获奖,并入选《2014陕西文学年选(诗歌卷)》,曾荣获2019年中国网络诗歌学会优秀诗人,2020年咸阳市诗歌学会优秀诗人,第六届中国诗歌春晚“全国十佳诗人”。
《你预定的月光》后记
出版之后才来写,这篇《后记》来得有点晚。关于诗歌,关于诗人,关于现实,我其实无话可说,也不好说什么。但是,晓晨会长说一定要写个后记,算是创作谈。那么我就说说吧,说点零零碎碎的感想。 1.诗歌写给谁。我的诗歌从来都是先写给自己的,是自己和自己的对话和交流。这种交流,并不见得站在对面的就是另一个自己,或者一个知根知底的朋友,有时候会觉得自己很陌生,写成的句子,表达的观点,冒出的想法,都很新鲜。这便是一次成功的交流,这便是一首自己比较满意的诗歌。如果觉得有些文字还可以拿出来与别人交流,能够对社会、对别人、对文学起一点好的作用,那便是发在刊物或者网上的那部分诗歌。
2.用心灵写诗。诗人们动辄说灵魂,但灵魂是不存在的,死了没有,活着更不可能有,但是人心总是有的,大脑总是有的。所以说,多动脑,多用心,反复打磨,反复琢磨。古人说语不惊人死不休,也就是这个道理。诗歌就是那么几行文字,那么几句话,得说点有含金量的话,得说点有水平的话,不要水分太多,或者比注水还糟糕的东西。我不喜欢有人把诗歌叫做“分行”,如此一来,散文分行就是诗歌,东拉西扯分行就是诗歌,这样降低了诗歌的门槛,让大众误解了现代诗歌。
3.诗歌有出身。写诗,每个作者都是一样的,要消耗时间和精力。但是,写出来之后,就不同了,人和人就不一样了,诗歌和诗歌就不一样了,好比不同家庭出生的孩子,这便是诗歌的出身。富人家的孩子叫富二代,当官家的孩子叫官二代,不会和一般人在一个起跑线上。所以,作为一个一个普通人,诗人和自己的诗歌,都要耐得住寂寞,守着自己的清贫,守着自己的默默无闻,心里安然,不说人长,不道人短。
4.与时俱进。诗歌要跟上时代前进的步伐,无论从形式还是内容。都不要墨守成规,学习经典,从经典吸取力量;关注生活,从生活吸取营养;顺应潮流,从潮流中吸取方向感。乐于不断地充实自己,敢于不断地否定自己,调整自己,更新自己,多少年一贯制的写法,一定是不合时宜的。
5.高雅而又亲民。诗歌是高雅的文艺形式,但阳春白雪和者盖寡也是一件尴尬的事情。怎样才能使诗歌不俗而又能够为大众所接受,所喜爱,我一直在摸索,在探索之中,至今未有结果。
6.其实,我最想说的是感谢,感谢多年来一直关心、帮助和支持我的人,你们是我永远前进的动力!
《你预定的月光》世间,任何人都不是孤单而行
敲开暗中的法眼,有树木活在你周围
作者电话:15891654883
40元/本(免邮费)
▼《泾渭诗萃》二月目录(上)▼【咸阳市诗歌学会】诗贺新年(合辑)【咸阳市诗歌学会】诗意新春(合辑)【诗萃小辑】 那细小轻微的光,是春天的高度【2020·诗萃盘点】杨焕亭老师诗歌大赏(建议收藏)【诗萃月历】一月同题 | 舒展千万朵雪花,等待出发……官宣 | 咸阳市诗歌学会2020年年度诗人、优秀诗人隆重揭晓杨生博 | 雪(组诗)木米 | 大地布满星辰(组诗)胡玉萍 | 坐到灯光里去(组诗)王京 | 立春日(外二首)韩锋 | 一场雪的记忆(组诗)杨拓夫 | 绳子系着的孩子(组诗)马英 | 梦中真实(组诗)凌晓晨 | 光影舞动的街角(组诗)王慧 | 把旧时光切换成一首诗(组诗)陈晨 | 春天来了(组诗)姜华 | 旧时的月光(3首)吴晓秦 | 过年(四首)张文 | 单一的色彩(组诗)王彤乐 | 少女遗忘录(组诗)魏海伦 | 雪花落在信笺上(组诗)宁颖芳 | 遥远的纯洁之爱(组诗)咸阳市诗歌学会
《泾渭诗萃》原创诗歌微刊
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作品附作者简介+照片)
文中图片未经说明均来自网络
声 明
1、本平台原则上所有来稿均开通“原创+赞赏”功能,以保护作者作品版权。
2、赞赏完全根据读者自愿,所收到赞赏金额(10元以上)80%返还作者本人,20%用于平台运营。
3、所收赞赏金额将于每月月底统一合计,返还作者本人。若有疑问,请后台留言。
阅读诗歌 滋养灵魂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