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古诗词聚贤庄·讲座(五)|| 半缘君:谈诗词对仗的种类和应避免的技术性毛病

千古诗词聚贤庄·第五期讲座
谈诗词对仗的种类和应避免的技术性毛病
>>>>半缘君

今天,跟朋友们交流一下诗词对仗的技巧和应力避的技术性毛病。
  对仗是对联的一种,对联和对仗既有联系又有区别。对联可不限字数,【单句超过十一学的叫长联,也叫楹联,意即可以挂在大门之外两楹】,但对仗多用于诗词,五字对,七字对最为常见,另有二字对,三字对,四字对,六字对。
  从不同的角度可以把对仗分作不同的种类。而我们诗词同好只需记住以下一个分类就够用了。这个分类的标准是上下联字面的联系,依这个标准,可以把对仗分为工对,借对,流水对,句中对和半扇对。由于句中对和半扇对比较少见,今天我只讨论前三种。
  工对,运用得最为普遍,80%的对仗都属于工对。但细究起来,工对仍分狭义的工对和广义的工对。狭义的工对就是所谓“小类对”,天文对地理,节序对节序,花草对花草,器物对器物,人事对人事。广义们工对指两联词性相对,即名对名,动对动,形容词对形容词,虚字对虚字。我们一般所称工对是广义的工对。
  时下,微信或陌陌,那些诗联群,只知道或者只承认工对,就敢在那开诗联铺,确实胆大得可以,蜀犬吠日,吴牛喘月,呵呵。
  再说说借对 。借对是诗词中常见的一种技巧
  它巧妙地利用汉字一字多义或一音多字的特点,来与另一人本字相对,往往收到出奇不意的审美效果。
  借对是借字,但特珠情况下也可借字义。借字义的根据是一字多义,一语双关。

  借字,主要是借字的音,有王顾左右而言他之妙。例如
  残春红药在
  终日子规啼
  红与子不能对,
  但子的音同紫,这样,红与紫便相对了。这就是借对。
  再如,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
  沧对蓝,本来不对,但沧读音苍,苍是颜色,就跟蓝相对了。
  住山今十载,
  明日又迁居
  十跟迁不对,但迁音为千,十,千就相对了
  谈笑有鸿儒
  往来无白丁
  白跟鸿不对,但跟红对,鸿红读音相同
  借字音往往用于颜色对
  大家今后看到颜色的字就要注意,是不是借对
  潮来天地黑
  月落江风清
  细说皇家事
  暂居轻阙中
  借对的第二种形式,就是双关,象玄宗这一联一样
  永夜悲白发
  闲来说玄宗
  酒债寻常行处有
  人生七十古来稀
  寻常,副词。跟七十不对
  但寻常在古代是度量词,八尺为寻,倍寻为常
  所以,借它的度量意义,跟七十相对
  歧王宅里寻常见
  崔九堂前几度闻
  寻常对几度,也是借他的度量意义
  三顾频繁天下计
  两朝开济老臣心
  顾,动词,朝,名词,不对。但朝还有朝拜的动词意义,这里就借它动词意义与顾相对。臣,名词,下,方位词,不对。但下还有下属,部下,僚属的名词意义,这里就借它的名词意义与臣相对。
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
  死,动词,灰,名词,不对。但死有死亡的名词意义,就跟灰对上了
  汉苑风烟催客梦,云台洞穴接郊扉
  汉对云,不工。但汉有银汉,银河的意思,借银汉之义乌云相对,极工
  东郭沧江合
  西山白雪高
  合,动词。高,形容词,不对。
  但合还有齐,平起平坐的意思,就是形容词了,就可以对高了。
  江流天地外
  山色有无中
  流,动,色,名,不对。但色有动词意义,子曰“急难”,意思是和颜悦色对待父母很难做到。动词意义就与流对上了。
  天地,名,有无,动。但作为哲学范畴,有无是名词,即物质世界和非物质世界。借它名词意义,与天地可对。
  最后说说流水对。流水对是诗词中常见的一种对仗,希望大家掌握。
  流水对,就是对联的两句,实际是一句话,要连起来才是完整的意思。
  例如大家熟知的即从巴峡穿巫峡,便到襄阳下洛阳
  可以看看,这两句实际是写杜甫一路的行程,走过了巫峡,上岸走陆路,又经襄阳到达目的地。这一路走来,是不是不可分割,也就是说,穿过巫峡路还没走完?
  再说个句子,可怜闺里月,长在汉家营。
  那么,第一句的主语是不是第二句的主语?
  是不是说,我这里看到的月亮,也照在郎君的军营,
  那么第一句能不能单独构成一个独立的句子呢,显然不能 ,必须两句话连起来,才是一句完整的话。

  流水,就是两句话之间,不能切断,象水一样自然流动。 但字面又是对联
  再举一例,骆宾王的
  不堪玄鬓影,来对白头吟。 这句,玄鬓指蝉,白头指自己。
  意思是,不忍心让那秋蝉在我耳边老叫。
  那么,中间能不能断开,独立成一句话? 不能。
  对,必须两句一起,才有一个完整的意思
  再看,杜甫的 遥怜小儿女,未解忆长安
  怜,爱的意思。整句的意思,在远方,想起我可爱的小儿女,他们还不懂思念远方的父亲呢。当时杜甫在长安当叫花子
  分析这句,上句的主语是我,虽然省略了,但看得出来。下一句的主语是儿女,儿女不解忆长安,
  而儿女又在前一句里做宾语,是“怜”的对象,
  有谁知道现代汉语的兼语式? 兼语式就是,上一个谓语的宾语,是下一个谓语的主语。
  你叫她进来。 你是主语,她是教的宾语,进来的是她,而不是你,也就是说,进来的主语是她,对不对。
  前一个谓语的宾语,是后一个谓语的主语,这就叫兼语式。 流水对就是古汉语的兼语式 。 以对偶形式出现的兼语式。
  我们回头看看分析过的句子, 可怜闺里月,长在汉家营。 可怜的主语是我,宾语是月,而月又是下一句的主语
  遥怜小儿女,未解忆长安。 遥怜的主语是我,宾语是小儿女,下一句的主语是小儿女,对不。
  不堪玄鬓影,来对白头吟。 不堪的主语是我,宾语玄鬓影,对白头吟的主语是玄鬓影,是不是。

  现在我们分析第二类流水对。 即从巴峡穿巫峡,便到襄阳下洛阳
  这句的主语有几个? 一个,就是省略了的作者自己,是不是, 很明显,做那些事的都是作者不是别人。
  这在现代汉语里叫什么句式? 这叫连动式。连动式意思就是,一个主语带了两个或两个以上的谓语。 举例是说,我先喝酒后吃饭。 他边打牌边啃瓜子。
  在诗词中,连动式也是流水对。 一个主语,带不同的谓语。 如,倚杖柴门外,临风听暮蝉。 再。行到水穷处,坐看云起时 这类句式的典型特征,开头的字一定不是名词
  友友们记住,流水对,就是古汉语的兼语式和连动式。
  另外,有假设,承接,让步条件的上下两句,也是流水对。
  下面说说诗词对仗中容易出现而不易被发现,而又必须力避的一些毛病。
  一,合掌。 所谓合掌,指的是上下联讲同一个意思。一副对仗,一般字都不多(长联除外)应当用有限的文字,表达尽量丰富的内容。在数字不多的情况下,如果还意思重复,就没有多少内容了。这就是要“忌”的道理。下面一副对联就是合掌的:
  长空展翅
  广宇翔云。
  广宇,就是长空;翔云就是展翅。下联的意思完全是重复上联的。这样,八个字中,四个字就算白用了。
  上下联的意思完全相同的情况,相对地说要少一些,但部分词语意思相同者,则时有所见。例如:
  神州滋雨露,
  赤县灿春花。
  神州,赤县,都是古中国的代称,这也是合掌。
  另外,上下词对中,互相有包含关系或互补关系,也叫合掌。如:
  感时花溅泪
  恨别菊伤神
  花对菊,菊是花的一种,有包含关系,因此合掌。再如:
  举杯邀明月
  把酒问青天
  杯子这里的意思就是酒杯,酒杯是装酒的。下句的酒是装在杯里的,杯与酒之间有互补关系,因此合掌。
  
  二,相次丛聚。相次丛聚也叫类丛,类聚,是指上下联景语,事物同类或容易被认为同类。
  如轻纱对薄雾,虽然轻纱不一定就是薄雾,但容易让人联想到薄雾。
  不仅一般人要犯这类错,连名人也不可避免。例如,有一副集句名联,作者是梁启超还是谁,我记不得了,对联是这样的:
  千古云霞开秀色(汪士深)
  一溪风月印天光(余嘉宾)
  集句很美,但犯了类丛的错。为什么么,云霞本就是天上的景物,下联又来个天光,这就是同类事物并举,类丛。
  避免类丛的最好方法,是错景对。上联天文,下联就地理,上联历史,下联就人事,上联景事,下联就心情,上联实写,下联就虚写。
  云生涧户衣裳润(白居易),
  花绕阑干几席香(王 蒙),
  上联写天,下联写地,很容易避开类丛。
  君有长才不贫贱
  应须美酒送生涯
  上联说文才,下联说爱好,避开了。
  钓竿欲拂三珠树
  笔阵独扫千人军
  上联实写,下联虚写,同样不易类丛。
  为避合掌,类丛,需要展开想象,尽量去想与上联相反或相对的事物或人情。
  说明的是,同类事物的子类相对不算类丛,那是对举,是允许并提唱的小类对。如风对雨,都是天象,楼对阁,都是建筑,菊对梅,都是花卉,弓对箭,都是兵器。
  类丛的毛病,不小心就犯,而且今天不说你还叫不上这错误的名字。
  
  三,上下不匀
  诗词对仗的上下句之间,意之轻重,力之大小,当如铢两悉称,否则就会给人不匀称的感觉。有人常常注意到“合掌”“偏枯”之病,而对此有所疏忽。往往字面工,却上下不协。试看宋之问诗: 妾住越城南,离居不自堪。
  采花惊曙鸟,摘叶喂春蚕。
  懒结茱萸带,愁安玳瑁簪。
  待君消瘦尽,日暮碧江潭。
  此诗写一个少妇相思,中二联对仗,尽管意思比较单薄,但对仗还工切。不过,“
  采花惊曙鸟,摘叶喂春蚕。”一联,仔细分析,便发现上下句表达的意思不匀称。因采花而惊鸟,一句中有两折,人采花,鸟儿惊。而后句只有一事。
  上下不匀,还包括句式的不匀。如曾举过的“晴川/历历汉阳树,芳草萋萋/鹦鹉洲”,显然节奏点不对。
  上下不匀,有时表现在风格上。如杜牧的这首:
  疏雨洗空旷,秋标惊意新。
  大热去酷吏,清风来故人。
  尊酒酌未酌,晚花嚬不嚬。
  铢秤与缕雪,谁觉老陈陈。
  纪昀评论颌联:“清风句自雅,大暑句终不雅”。从风格上看,清风句优雅,而上句太俗,终不协调 。
  
  再如白居易的“无复篇章传道路,空余风月在曹司”,下句空灵而凄绝,上句寡淡而平实,终不是佳对。
  赵师秀的
  “汲井连黄叶
  登台散白云”
  下句飘逸潇洒,上句局促枯涩,也是风格不匀。
  诗词创作中,上下不匀以功力不匀最为常见。其原因前人黄白山有过分析:“凡两句不能并工者,必是先得好句,徐琢一句对之。上句妙于下句者,必下句为韵所缚也。下句妙于上句者,下句先成,以上句奏之。”他举例说:如老杜
  接宴身兼杖
  听歌泪满衣
  上句工妙,下句庸甚。并猜测是限韵诗,除衣字外无字可对。
  百年地僻柴门迥
  五月江深草阁寒
  下句天成,上句费力。是下句得韵先成,上句勉力凑之。
  上下不勻,我们也多有此病,相信各位也有切身体会。克服这毛病,一要多思,二,不着急,感觉不匀,放两天再说。
  四, 属对偏枯
  属对偏枯跟上下不匀有些相似,但又不同于上下不匀。上下不匀是整句在举事,节奏或风格的不匀,属对偏枯是词性词义的不匀。
  胡应鳞说“对不属则偏枯”。其实,偏枯有时也有佳联,如“山重水复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疑是动词,又是副词。又如“春蚕到死丝方尽,蜡炬成灰泪始干”死是动词,灰是名词,到死是后补结构,成灰是动宾结构,但不妨碍这两联成为千古名联。“三顾频烦天下计,两朝开济老臣心”,频副词,开动词,频烦偏正,开济联合,但瑕不掩瑜,这仍然是千古名句。
  但是,切不可因上例而放弃了对仗的工整。毕竟,属对偏枯是一种美中不足,只要力所能及,就当避免。
  属对偏枯,最易发生在联合词组的对句中。杜老是我的偶象,但我偶像这方面毛病最多,前人孙奕就列了以下句子:
  手自栽蒲柳
  家才足稻粱
  稻梁求未足
  薏苡谤何凭
  榉柳枝枝弱
  枇杷树树香
  以上是以一草木对两草木。
  燕王买骏骨
  渭老得熊罴
  天上多鸿雁
  池中足鲤鱼
  几年遭鸥鸟
  独立向麒麟
  以一鸟对二鸟。
  吾老甘贫病
  荣华有是非
  未负幽栖志
  兼全宠辱身
  作者皆殊立
  身名岂浪垂
  以一事对二事。
  以老杜的才气,这些完全可以避免,恐怕是推敲未细,不象贾岛兄弟那样用力,而留下白璧之瑕。不蹈前人覆辙,我们作对时,应尽力避免。
  今天的讲座就说到这。谢谢大家。
作者简介半缘君(前度柳郎今又来),六十年代生人,籍贯四川乐山。曾任西南某大学法学教授,现为私营业主。喜诗词文赋,为乐山市诗词学会会员。
投稿说明⊙ 同题由千古诗词聚贤庄微信群内不定期收录
⊙个人专辑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个人专辑投稿限5-10首。要求原创首发,投稿时附上200字以内的个人简介和本人照片一张。拒绝抄袭,文责自负。
⊙发表个人专辑的作者,当期所得赞赏金额的60%作为作者的稿费归作者所有,40%作为平台运作和今后办刊物所用,赞赏低于10元者不予发放,稿费于刊发后的第10–12天内发放。
长按二维码加关注
千古诗词聚贤庄 归燕微信号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