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文学 | 爷爷那时候 | 作者:王梓芸

一次投稿将同时发布六大平台
凡发表于大河文学的作品,将自动同步发布于腾讯新闻、腾讯快报、凤凰新闻、网易新闻、360图书馆、一点资讯等六大媒体平台,被多渠道传播。阅读量较高的文章还将发布于人气火爆的今日头条、百家号、搜狐新闻、简书等大河文学融媒体矩阵平台。需转载原创文章的可申请授权(编辑微信:dahewenxue2020)。大河文学投稿邮箱:[email protected]

清晨,当第一缕阳光洒落大地,百灵鸟清脆的歌声便从树叶、枝头传来。那时7岁的我经常围着爷爷转,让他给我讲故事,现在却听不到了。爷爷说那时候咱家可算是富裕的啦,我问爷爷为什么,爷爷用粗糙苍老却格外温柔的手摸着我的脑袋,我觉得爷爷的手好沉,压得我只能顺势低着头。我看见爷爷笑了,那时候人们都没饭吃,就那外面的大树呀都被扒下来啃着吃,吃树皮都不觉得难吃,还有的人他不吃树皮,他吃草根,连洗都没洗就吃喽。我抬起头问爷爷他们为什么不吃饭呀,这些东西好脏的,他们真傻。爷爷笑了:“他们不傻。”“为什么?”“那时候就连大米都难得哩,那时候啊他们没东西吃,只能吃树皮啦!”当时的我觉得有些好笑。那他们不吃肉吗?吃啊,实在没法子了,他们就吃人肉。听到的不是猪肉、牛肉、羊肉而是人肉的时候,我不禁咦了一口气,“他们真可怕。”而爷爷只是看着我笑了。不久之后奶奶跺小脚步边喊边向我们走来:“乖乖,开饭啦!今天我们吃甜粥,好不好。”见到奶奶来了,爷爷讲的故事瞬间抛在脑后,扑到奶奶怀里“好!走,我们去吃饭。”爷爷奶奶跟着我的步伐来到了饭桌前。抱起碗我就开始吃饭,奶奶为我盛的粥像一口大锅一样,怎么吃都吃不完,饭桌上时不时传来吧唧嘴的声音,那时候我不懂得这是什么意思,只是一味地觉着好玩,学着奶奶爷爷吃饭的样子。吃饱了,我就仰着头躺在靠椅上,我看不清阳光,它刺着我的眼睛,使我很难再睁开。我碗里还余着一口饭这是我从小的毛病,过了一会儿我起身就准备去玩,但爷爷却拉着我的手叫我吃干净再走。记得之前爷爷奶奶都不会管这类事情的,为什么这次却拉着我不让我走了呢?我低着脑袋像委屈的小猫,我又回到饭桌前,开始往嘴里送食,不知为什么,这一小口饭我貌似吃了很久,菜变得冰凉,但爷爷没有一丝想让我放下碗筷的意思,我不开心了:“爷爷,这菜都凉了,我不想吃。”爷爷是个很和蔼的人,“好啊,那我们就去吃树皮吧,那东西不凉还有小蚂蚁哩!”爷爷冲着我笑呵呵的。我一听就不再说什么了,抓起筷子把饭吃得精光,奇怪的是,那些冷掉的菜似乎也没有多难吃,甚至还有一丝暖气。我吃完后把碗往爷爷面前一摆,“看!爷爷我吃得干净吧!”爷爷又笑了:“干净!”“那我们就别吃树皮了吧?”我小声地对着爷爷耳朵轻轻地说。“好,我们不吃了。”爷爷脸上洋溢着不一样的笑容,那厚大的手捂着我的小手,爷爷笑开了。我躺在爷爷的怀里看着田地里稚嫩的小麦芽在微风中轻轻摇摆着,那一次我睡着了,睡得很甜。从那天起,我再没有剩过饭菜,在学校里同学们会说我吃得太干净了,和他们相比就像刚倒掉的带有残渣的盘子,我总是会笑笑说这是节约粮食。小时候爷爷的赞扬总在耳边,现在我长大了,听不到了,但是爷爷住在我的心尖,我还是能听到爷爷讲过的话。
作者简介:王梓芸,河南济源一中附属初中学七年级(1)班学生,平日喜欢阅读、画画、写作。审核:文子 | 责编:王芳 |编辑:陈丽 | 图片:网络本文内容系原创,转载请注明来源:”大河文学”(ID:daheliterature);首席法律顾问:河南凌峰律师事务所崔素芳律师,手机:13849531938;编辑微信:dahewenxue2020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