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芳菲文艺】还未走远的泪(10-11)文/杨晓春

声情并茂暖心田
——题赠【芳菲文艺】
四季芳菲花烂漫,胜于皇家御景园,
人才济济堪为首,声情并茂暖心田。
——八旬翁刘沂生题
青州书法家陈文玉先生赐书四尺对开横幅
重庆书法家刘友老师题赠
十时空转瞬世道轮回,岁月如歌唱着千百年传承下来的人生曲调,讲述着生命十年在河东十年在河西的位置转换故事。当下的我终于找到了自己的位置,终于可以挺起胸脯说话,可以立直腰杆做人。无须再担心自己的这儿不行,害怕他人的那儿不让。再次验证了我信奉的“天道均衡”歪嗑哲理。
时间已是二零二零年初秋,新冠疫情刚刚解除监管转为常态化防控,被严令禁止的聚集活动可以有限制地开展。这阵子我都忙得不知道该忙啥了。乒乓球球友交流联谊赛需要我参加、书法爱好者创作交流笔会我接到邀请、我们镇象棋爱好者组团去参加乡镇对乡镇的团体比赛,我被推选为队员、佳木斯市作家协会组织写作采风,我是参加成员、前几天又接郊区总工会通知,市工会选派我去黑龙江省工会教育学院参加工会干部进修班学习、还有之前我已经答应好的网站平台写作约稿……。整个九月份每天都屁颠屁颠地早出晚归,甚至还夜不归宿,一天都没闲着。
临近十一的一天,冷晶家陈师傅又打电话,一个字一个字地和我说话。说他家大峰给他送来的陈年普洱老茶饼老好喝了,叫我去品品茶味儿,再吹吹茶气儿;说说茶理儿,再唠唠茶事儿……。喝好了,唠美了,还把一整个普洱老茶饼打包装车连人一起送回家。我一听这用词就知道是冷晶在旁边教陈师傅唠嘘呼(方言,吹牛、夸口)嗑忽悠我呢。感觉是冷晶有话要说,也就爽快地答应哪天有时间一定去,但是却一直都没去。
十一放假的第三天上午,我还没起床,冷晶开着她家的本田车和陈师傅一起来到我现在住的家——永发镇镇政府附近的一处平房四合院。由于我爱人去杭州儿子那儿帮带孙子,我独自在家已经好多年了,所以屋舍卫生难免不干净不利索。再加上冷晶和陈师傅的突然到来我没有准备,场面显得有些杂乱。我一边烧水刷杯沏茶,一边客气着、贫嘴忽悠着:“也不知道盖茨妹妹来家(不知道你来),现在家里招待客人就有南瓜、土豆、大饼子噶(没有准备),一会咱们去田里抓几只蝗虫蛤蟆再请个厨师来烧烤虫肉杂(出去吃饭)”。冷晶没加思索地立即回答:“我来本是想喝茶唠嗑混点老师家的大饼子噶(随便吃饭唠唠嗑),可是你鼻涕没擦(自己脏)、窝草没压(家里乱),我不能看老师都没洗脸就来给学生上课(不好意思)。还是先帮老师捋捋毛、堆堆草,洗洗奶瓶儿、换换奶嘴儿(打扫卫生)吧”。“咦……”我马上就接过话:“孩子小理所当然该找妈,若是孩子大了理所当然就该照顾照顾家,扫扫院子除除草那是应该地”。陈师傅没听懂我俩具体说什么,但听懂了说的是先干活,还有扫院子拔草,就先是戴上手套拔院子里长在地砖缝里的草。冷晶又是歪脖撇嘴又是嬉笑吁气,斗嘴斗气地手也没闲着。接好自动洗衣机,一面扔出一团一卷没洗的衣衫臭袜、床单裤褂等分类漂洗;一面又抹柜擦桌、拖地刷锅。把我吃饭用的厨具洗净归位,写稿练字用的台桌笔纸墨砚、喝茶下棋用的杯盘板凳、乒乓球台(我家有一打球练字的平房活动室)、毛巾脸盆等等玩的用的均擦洗干净摆放整齐。厨房、卧室、客厅、衣柜、活动室全部规整完毕。之后三人一起把窗户玻璃擦净、二层窗户上好、把窗户防寒塑料布订完,忙乎完这些已经是下午四点多了。坐下稍事休息喝茶吃月饼,冷晶习惯性地掰着手指开始算工钱:“我家陈师傅平时出去干活光凭技工手艺日工钱不会低于五百元。若是带工包活干,日工资不会低于一千元。今天即是带工又是技工,还兼做力工,这工钱该怎么结算呢”“我现在是给五个固定工人开资、年利润收入几十万元的个体企业主,身份应该是名副其实的企业经理人。今天为老师打工一天,老师怎么给我计算工资呢”。我晕……没明白冷晶又在出什么幺蛾子节目。就装傻耍赖:“哎呀…… 老师已经脑血栓了,糊涂了,拖欠农民工工资问题就按美国优先地商务原则做减免处理算了吧”。冷晶拨楞( bō lèng 方言,摇晃的意思)着脑袋很是坚定地亮明立场态度:“在中美贸易摩擦谈判中,中方的立场态度是以同等力度、同等规模地对等反制措施应对美方的无理打压”。“按照这一原则立场,我俩为老师打工了,老师也必须为我俩打工”。“现在经我家商务部与外交部联合协商决定,老师需到我家烧肉炖鱼、煮茶烫酒烹制晚餐,以此来平衡已经存在的贸易纠纷问题。并且这是最后通报条款,不容谈判……”。
到这时我才明白,他俩上午开车来是准备把我接走,看家里乱没忍心不管,现在干完活了还是要把我用车拉走。应该是有事情要商量,就一面洗脸换衣关窗锁门,一面表明态度:“为维护世界和平,我方暂不执行美国优先原则。体恤各国发展不利因素,本着相互平等、相互尊重地对话原则,我方接受全部条款,并且立即兑现承诺”。
随后三人停止说笑嬉闹。冷晶去菜园摘了两把已经落架的黄金勾油豆角、陈师傅拔出两颗大白菜、我去邻家要了一罐头瓶农家大酱,三人饿着肚子上车走人。
十一冷晶现住佳市“我的家”小区二期开发楼中的一户七楼住宅楼,位置临近江边知青广场。这个小区是佳市的富人居住区,居住环境和物业条件无可挑剔,小区内往来人员均衣着考究、文明礼让。但冷晶和陈师傅平时都是住在门店里,没事的话极少回家住。我们进家的时候,冷晶的亲家、大巍的公婆已经在屋里忙活着了,正在宰杀冲洗一条看上去足有六七斤重的野生江鲤鱼。看屋内的陈设两人应该也是刚刚来家进屋。
这次来冷晶家给我最大地感觉就是这个家不差钱。房子面积在八九十平米的样子,室内装修高档考究、物件用品精美、设施摆设大气。光是客厅里那套精美的花梨木仿古茶桌茶凳和正品龙泉青瓷功夫茶具其价值就需万八千元钱。钱是不差了,可却感觉这屋里极度缺乏生气活力。落地窗边,一精致的大花盆里栽种着一株半人多高、粗枝干、大叶片、且造型别致的鸭脚木花。但花土干裂,枝叶枯黄。落在地上的干枯叶已经变成灰白色,或战战兢兢地独自抱怨,或轻轻飘飘地叠压在一起各自哀怜。再向里面看:卧室晾被、厨房晾米。冰桌冷凳的餐桌上倒是有些生机,是不知道啥时候吃剩地潘祥记桂花糕点心长出的绿毛上还有两只苍蝇在用餐……。
这与上次去冷晶家四合院相比,反倒是觉得清冷凄凉不如从前了。
因为已经接受谈判条款须兑现承诺,我用我老本行手艺开始煮肉炖鱼、改刀切菜。其余四人一起动手各找各的合适位置、各干各的拿手绝活。陈师傅挪桌摆凳、取碗刷碟,大巍公公楼上楼下跑腿买料。没一会,我做的一盆酱味炖江鱼粉条大白菜、一盘辣根生鱼片、一大碗扣焖肘子黄金勾豆角;冷晶做的一大托盘多样蘸酱菜、干豆腐、农家鸡蛋酱;大巍婆婆做的香米红枣饭、清蒸地瓜山药撒白糖等等好吃的一起摆上餐桌。陈师傅看着酒柜里摆满两层展格不下二十瓶的品牌白酒,就像皇帝翻牌子选妃一样笑嘻嘻地选出一瓶浓香型的53°国窖1573白酒。大巍公公上楼回来带回一桶装生鲜啤酒。有趣的是五人坐下全都拿碗盛饭,因为都已经忙活一天饿肚皮了。尤其是我,早晨就喝了一肚子茶水没有饭,又折腾了一大天,感觉烦人的大肚子都好像是小了……。
各自吃鱼肉、泡鱼汤、两碗米饭吃完,大伙吹吹气、拍拍肚,又都来了精神。冷晶站起身,接过陈师傅递过来的国窖白酒瓶,开始倒酒答谢主持吃鱼会。一边忽悠大家喝酒吃鱼,一边应大家要求以白话文形式陈述今天的主题想法。冷晶酒嗑繁乱,大致的意思是: 经济形势不好、装修行业不景气、门店业务下滑、陈师傅岁数大干不动了、现在自己没压力了还想去上学……。可又纠结自己打下的这份产业咋办,一年来多次与两个孩子商量始终无结果,今天请老师来就是想让老师给学生补补课,出出主意。
冷晶那天还破例喝了一杯多白酒,情绪异常兴奋且话多。“上次迷茫的时候,学生用一角子猪肉就把老师和李师傅给请来了,人家李师傅猪肉可没有白吃、没有白拿。提出的建议精准地修正了学生对时局的把控判断,使学生做出正确的战役部署和攻击方向,最终取得战役的全面胜利”。“这回学生又迷失了前进方向,特地托人从抚远带回一条活着的野生江鲤鱼,并且我俩还饿了一天肚子、干了一天活才把老师请来”。“老师可不许像上次一样光吃肉不出主意吆,即使没有好主意也得出两个坏主意给大家说说,坏主意也没有怎么也得出个馊主意(不是好主意,贬义词)呀”。我晕…….。说话间,大峰爱人和大巍一家三口先后进屋。大峰那天因为医院有急诊手术任务需要他现场掌控局面,所以我们都快散局的时候才笑嘻嘻地匆匆赶来。孩子冷浩诚那天没来。
冷晶借着酒劲首先陈述自己想法: 以前自己身兼三个角色,孩子的母亲、丈夫的妻子、门店的管理人。每天起早贪晚地变换着角色紧张忙碌。怕妻子没当好,对不住危难之时能够包容自己、几十年无求无怨竭心尽力只管出力干活的陈师傅。怕母亲没当好,委屈了两个孩子,尤其是担心愧对了死去的亲哥哥,对不住冷氏门宗。门店若没管理好即失去生活保障,更会失去生活信心的支撑。所以整天忙忙碌碌,就连睡觉都在琢磨着、算计着,唯恐计划不周、做法失当,使母亲妻子的责任没做到位,使门店利益不能最大化。而如今,母亲和妻子的主场表演已经结束,到了圆满落幕正在走下舞台的时候。店主的角色由于缺少另两个角色的压力支撑也没有了该有的动力。再加上陈师傅已经年逾七十,体力和精力都不能维持现有的劳动强度,况且日子过到现在的程度已经没有必要让陈师傅近七十岁的年纪还坚持劳作。可是门店若没有陈师傅的帮衬,或者说是没有二人组合式的运作,冷晶自己是支撑不起这个门店的。还有冷晶到现在仍纠结自己当年没能去上学的思维阴影,准备上老年大学或进修班,学琴、学画、学写作。再加上近两年经济形势不好,特别是受今年新冠疫情影响,门店运转情况大不如前。目前又没能想出能够应对局面的对策,所以冷晶有了罢手歇业的想法。
按照中国传统做法,老财主老了,理所当然地子承父业,产业交给孩子接管。自己去栽花养鱼、喝茶下棋。可问题是这个家的两个孩子都不稀罕(不看好)这点产业。大峰爱人很明确地表述两个观点:第一,赞同门店罢手停业,现在这个家的孩子翅膀已经硬了,没必要让两个老人吃苦受罪去赚钱。第二,大峰和她现在关注的是学术成果、业务创新,对门店不感兴趣。大巍爱人的态度也基本雷同,赞同爸妈去清静享福尽情玩耍。他和大巍现在在税务局单位也都是独当一面不大不小的领导,分不出太多的精力料理门店的事。况且这个门店是需要精准掌握市场、现场带工干活的营生;管理者想起来就遥控指挥,想不起来就不管了是绝对不可以的。所以大巍家也不接手门店。大峰爱人父母都已年过七十在哈尔滨居住,娘家直系亲人也无可能来佳木斯经营门店。再问在场的大巍公婆,两人摇头摆手,帮忙干点活可以、没说的,接手门店经营是不可以地。两人都有农垦农场退休工资,在农垦农场还有七公顷拓荒土地对外承包收取地租金,若不是来帮着看孩子,现在也是悠哉悠哉地过生活了。说到这儿,在场人的眼睛一齐转向了我……。说闹陈词、嬉笑表述的场面一下子变得安静了。陈师傅这时候已经微醉,借着酒劲开始瞎说实话:“他舅,他们说话真费劲,他们都商量好多次了,现在最合适的人选就是你家孩子回来接手这个门店,我们全家帮忙全力帮助,直到自己能挺起店正常营业为止”。冷晶也紧随说话:“门店往来不给你、固定资产不给你,但可以全部无偿用”。“证照法人可以换,也可以不换,随意”。“存货问题看以后,挣钱了就给点,意思意思就行;没挣钱存货不要钱,算我给孩子交的保险费”。“孩子接手后就有一个问题需要他自己想办法解决,就是寻求新创意、新办法阻止目前业务下滑,开拓可持续发展的新思路。如何……”。在座人拍着桌子嘻嘻哈哈看着我。
我还是晕…… 我是被邀请来出主意的,才喝一杯白酒就晕晕乎乎地被人家打主意了,这是我没想到的。他们说的这些问题我自己也有同样的无奈……。我的孩子在上高中的时候我就给他在佳市买下一处住宅楼。一是怕涨价、二是农村观念养男孩是需要给孩子准备房子娶媳妇的。之后又先后两次在我们镇里建了一处总共三百多平米、三个门面脸的临街商用房,作为积攒的家底留给孩子。可孩子大学毕业直接就去南方城市闯荡,根本就没考虑过佳木斯,更没在意、甚至都没问过我劳心费力给他积攒的这点家底。现在浙江杭州混得是有房有车有买卖,已经在那里落户生根。再回永发镇或者是佳木斯求发展的可能性已经不大了。可怜我现在老哥一人守着一堆房子,用不上又处理不了,反倒成了负担累赘,有苦难言。
过去生产队时的老话: 谷子多了招家雀;鱼腥大了引馋猫。我的这点家底招不回孩子,这回是我和冷晶一起多下诱饵抓孩子。孩子兴许、大概、备不住;也许、可能、差不多能回来发展。那样我就可以阖家团圆,不至于独自在家留守。
在众人的说劝下,我也借酒壮胆接通了孩子视频电话。孩子马上接电话:“老爸咋了……?” “没咋,老爸想和孩儿唠唠嗑……”。孩子歪歪脖子看了看视频画面里我们个个红脸嬉笑、满桌盘歪碗斜的场景。咧嘴笑笑回话:“老爸自己玩,孩儿正忙着呢,别捣乱,呵呵……”。电话就挂了。恰好这时候大峰下班来家进屋,我们赶紧求助。大峰一边等媳妇给热饭吃,一边嘻嘻地对我调侃说风凉话:“三舅这回好像是舍出两家孩子都套不住你家的狼,因为狼吃完孩子之后若是打不着别的食,狼还是要去往别处的。所以以你家狼的精明程度推断,三舅怕是套不住这只狼的”。我多时无语…… “套住套不住还是套着试试吧”。我又接通孩子视频电话。大峰怕我说不明白,抢过电话,把家里的情况、门店的运营情况、时下须要破解的困难、两位老人和大家的想法打算清晰地做出陈述说明。孩子听完沉默了一会,说:“容我考虑考虑在回答”,电话就又挂断了。
大峰、大巍一边收拾饭桌烧水沏茶,一边听妈妈讲那过去的事情,其实大家是在等狼的消息。大约有一小时的工夫,孩子回话:“不回去”! 理由是: 两位老人提供的资产和完整的运营商铺对于一个打拼生活的创业者来说,其诱惑度着实让人心动。可家乡城市当下的现实是由于缺少能够带动城市活力的规模性产业结构,造成经济萎靡、劳动力人口失业严重。从而导致人口外流现象极度严重,尤其是作为劳动力人口和消费人口的年轻人外流现象更为严重。家乡有的城市已经丧失了最基本的城市活力。尽管家人提供的创业基点很高,但能够发展的市场空间不看好。而相反,在经济热点城市,创业可谓艰难,压力可谓山大;但是有市场、有空间、也就有了展示自己的舞台。所以明确表态:“不回去,请老爸再坚持三两年,待退休后一同南迁,他乡大团圆”。
屋子里你看我,我看你,全都沉默无语。
郁闷啊……。
尤其是我,白白吃了人家鱼,还喝了人家酒,一个主意没出不说,就连人家出的套狼主意都没办成。还得大峰开车送我回家。
对了,临走时我还没忘盛碗饭加两块肉打包带走,嘿嘿…… 明早有饭吃了。
2020/11/14结稿
杨晓春(文辉):男,1965年12月出生,高中毕业后,做了6年民办教师,后在乡镇政府做了27年厨师,爱好广泛,尤喜文学,现任乡镇政府工会主席,文化站长。佳木斯市作家协会会员。
投稿要求:1.作品必须本人原创,积极健康,书写生活,歌颂盛世,具有正能量!拒绝抄袭,文责自负。15天未见刊发,可自行处理。2.本平台刊发诗词,歌曲、散文、随笔、杂文、评论和微小说等。3.首次来稿请于正文后附作者(朗诵者)200字左右个人简介及近照1-2张。文稿音频文件为mp3格式。4.读者赞赏金额的50%作为作者、朗诵者稿酬,50%用于本平台运行维护费用,赞赏金额低于20元的不予发放。5.投稿作者敬请关注本平台公众号【芳菲文艺】并在稿件刊发后及时转发文章到朋友圈以及所在的微信群,以提高文章阅读量。阅读量低于150不能发表第二篇作品。6.投稿请加总编微信m404942210(添加时请备注投稿,不备注不添加)领取赞赏费,不加者默认自动放弃。7.投稿邮箱404942210@qq.com芳菲文艺编辑部
总编:花仙子(马秀芳)
主编:家家
艺术总监:陈松友
音乐导师:余植生 王全月
顾问:文川 庸子 桑恒昌 耿建华 王传华 刘沂生
编委:回眸一笑 赵福生 赵洪军 田爱珍 晓地 姚继林 刘大哥
视频监制:阳光(赵福生)
摄影导师:子牙(霍俊祥)
美术顾问:醉墨 云龙 陈醒尘 王鹤义
杂志统筹:花仙子
金牌主播团队:陈霞 隋源 海燕 王娜 五月清风 枫丹白露 程晓平 小燕子 美丽心情 惠子 苦咖啡 繁华 张生妹 苏苏 悠悠鱼儿 昀兮 水墨青花 赵云山居 企予 杨帆 河海之声 李士光 秀岩 海畔 新心民敏 魏民 雨润 武兴民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