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信诗选(壹佰伍拾伍期)

目录(排名不分先后)
三色堇/景庄的梅
北乔/乡野时间
肖水荷/残冬
罗秋红/猫头鹰
红朵/小窝
半壁心空/无题
潇潇细雨/是不是恨错人了
丹东栗伟/乡村
黄庆绸/姿影
和静平/戒烟比戒掉爱还难
朵儿兮兮/镜中人
王士勋/河流
景庄的梅
三色堇
景庄那被裹在冷空气中的梅
她一直埋伏在我的写作里
静默是真实的
像一束光亮的黎明
目光再次捆住了她淡黄色的花蕊
这一切并不是哲学范畴里的意义
她是我情感的一部分
我不写“凌寒独自开”,只写那些
浮在空中的幽香,与内心的纠缠与勾连
风暴中的花蕾构成她的存在之美
毫不掩饰闪入我内心的眼神
没有什么能比我更牵挂景庄的梅
真怕这首诗划伤了她的傲骨与红唇
最终我还是悄悄地折了几根最瞩目的枝条
将她们抱回家
在朝阳与落日的缝隙里
她有足够的力量支撑着深冬的冷
乡野时间
北乔
一个人迎面走来
一个人的背影在拐角处
每天的太阳都推着黄昏
夜晚没走失的,都会如期醒来
聚在花瓣上,注视炊烟
一簇簇麦束子,站出田野的空旷
我的亲人,沉默不语
残冬
肖水荷
目光伸入冬的季节
大山深处曾染红了
枫叶般的手掌
令激情的文字
冲向云霄
洒满大地
可谁知这道风景
被一夜的寒风刺骨
插进了胸膛
一片雪白
造就的疼
扎根于冬至
猫头鹰
罗秋红
温顺的猫头鹰,白天
从不咳嗽。走进树的怀抱
小心翼翼用冥想
喂养它独特的“搏杀记忆”。
尽管时常有人对它操起
渔网。它也从不丢掉,它
内心的灯盏。
夜晚照常出来“撸起袖子”。
锋利的爪子,迅速将田鼠抓起
一个晚上,便可轻松消灭掉
30多只。硕果累累,却不
摆出洋洋得意。
明明身上藏着灵签,却被
贪婪的家伙说成是
特制的“霉运标签”。
看吧,那个贪婪的家伙,居然
居然操起了棍棒。他还大声
吼道:必须把猫头鹰除掉
可怜的猫头鹰,明明
怀里揣着祥云,却不能
理直气壮。
小窝
红朵
(一)
水仙躺在瓷盘里
嘟起绿唇
一与我约定
就从田地里起身乘了火车坐了汽车跨省赶来
枯燥的冬日天空,尽管阴沉着吧
几笔横斜的枝条,尽管栖着寒鸦吧
花的情意
从唐朝的画作上一直绵延到此处
(二)
叫我动身是不容易的
我不喜欢绿皮火车撕心裂肺的叫喊
不喜欢在山洞里像在盲肠中蠕动
我也怕陌生人暗藏的药水
我还是会离开这个小窝的
比如,有几片雪花落在我的梅树上
比如,满池风荷随着莲叶涌动
比如,一片落花正好砸到你的肩上
(三)
花盆太小了,白丁香已被束缚了五年
本来,它早就能触碰到白云了
它应该迎接过一窝又一窝小鸟
我没有办法给它伸展筋骨
在这个辽阔的版图里
我有一个小巢
我没有方寸之地
可植下我的小树
它开出白色的小花,都像怨念
它说,它叫“白朵”
无题
半壁心空
把脉、针灸
用夜色煎熬
文字是最好的药引
我是自己的良药
心底的山川河流
在夜风里调色
温暖的灯火
开满那年十里桃花
我把你一层层折叠
装进水边萤火
思念的套路,无解
一列火车
从不远处呼啸而过
把这个夜晚压碎
是不是恨错人了
潇潇细雨
河北一26岁的女子
被确诊前
连续六天下班后兼职
消息出来后
引起可恨可恨的骂声一片
我想问的是,你们
是不是恨错人了
如果她日子好过
和你们一样收入可观
或者被包养
她还会这样
不顾命地
兼职吗
乡村
丹东栗伟
月亮又升起来了
悬在人间。玉米垛还堆在空旷的秋野
鸭绿江畔的山村
灯火忽闪,像一双凹陷的眼睛
从落满栗子壳的小径走过
感觉扎心的疼
孤零零地往返。听见几声犬吠,虫鸣
仿佛枯叶残喘
水面上倒映出虚幻的影像
大秧歌,二人转,水井,山楂树,狗拉爬犁
已成为往事。只有坍塌的草房子,夹在红砖白瓦之间
挺直嶙峋的脊梁
乡村如此清冷,黑色塑料袋被风吹起
跌落,柏油路蜿蜒
离别故土的老人
此刻跪拜祖先的坟前,趁月光皎洁
痛哭一场
姿影
黄庆绸
一生被琐事劫掠
没有留下什么
清心迎来寡欲
只消耗一些五粮杂谷
有笔 有纸有座位就是福音
缭檐瓦房下 看断翅蟋蟀相错而过
倒牵牛花找到了用诗句夹成的篱笆
墨香浆洗我的浊眼
无限起伏的夜色 淹没不了
继续读读写写的孤绝姿影
戒烟比戒掉爱还难
和静平
两天没有抽烟,想戒
但比戒掉爱还难
不抽烟,哪来灵感
灵感就不来亲我的额
吻我的,己插上天堂翅膀
我在人间却难逃,命运
时间会证实是否公允
它不会讲话,但安排好
生命中的秩序,要接受上天
制造的一切,包含幸福与忧伤
十月过半,山门依然禁闭
只好烧自己的香,拜自己的佛
镜中人
朵儿兮兮对话是极其罕见的。水雾玻璃以及背面的水银是无法逾越的突破点。她极少看对面的人,不那张脸,眼睛和柔顺长发依然被她宠爱。但她从不说爱偶尔,在抱紧那具酮体时悲伤的日子,就会从对面的颈上,胸口和腹部的印记里汹涌而出。所以她吝啬如一尾沉默的鱼惜字如金地看着对方怕一声疼惜,打破一面冰冷的保护怕身体里的河流,决堤
河流王士勋河流在日子上静静流淌着被浇灌的草木葱茏一次又枯萎一回岸边的芦苇一头白发,像我风中眺望田野的雀鸟月亮在水中摇晃着梦被蛙鼓敲瘦的夜只剩下一枝流泪的残荷蝴蝶,蜻蜓,蚂蚱就是燕子也在赶回乡愁的路上一场雪覆盖河流的肉身阳光里闪着的句子篆刻于筋骨,像岸边的蒲公英一动不动地等待温暖此时,额头上又多了一弯沧桑的垄沟像人间不再回首的旅程增添一条凹陷的小溪
新月诗刊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