游记︱秋尽叶尤葳蕤,明年可否依然——美丽的川北之行

山雪半覆林间,红枫独醉湖畔
秋尽叶尤葳蕤,明年可否依然
冬日的疏风吹拂着广袤的天地,畅丽的煦日朗照着无尽的乾坤。
美丽的毕棚沟在绵延无尽的山势里,静静地享受着被一丛丛的如织游人的观光踏足,领略回味——有约佳人一朝至,无情毕棚日日新。
从远方迢迢而至,从山脚大巴开始,蜿蜒曲折的山路好似人生的崎岖,弯路走多了,难免学会了沉溺其中,再多的情形也无需言说——每个人都在重复着生命的曲折,也可以不去想生的曲折,在来来回回中遗忘。
静看车窗外远山矗立在天空,美丽而飘渺,雄伟而傲岸。
最先看到的第一个景点是冰湖。
湖水结冰,白雪覆盖上层,远处的雪山侧太阳射下来,冷冷的暖暖的交错着,游人的喧嚣声像是山雪一样在宁谧的山林里弥漫凝结,充斥着世界而又淡然凝寂。
天空澄澈,煦日丰盛,湖面宽广,波光璀璨。
远山朗峻,枯枝窈窕,清泉怡然,游人扰攘。
沿着行人扰攘绕湖游览,冰晶随处凝结,有几处瀑布停止流动,在某个夜半时分凝结成冰,悬挂在半山,美丽风景,真实厚重别致。
不同于江南山间的翠竹亭亭,毕棚沟的山上蓊郁的都是松柏,翠绿之间有种坚韧的挺拔以及阴森的悸怖。绕湖一圈,穿过松林,最后面的山泉哗啦啦的流动着,清澈见底,水色美妙。
再往上是月亮湾,其实跟月亮湾没有什么联系,就是随随便便圈住了一块山坳,起了一个名字。中间是便于观赏的雪景一片雪场以及两个滑雪的游乐场,这里比刚才的冰湖海拔高一些。
积雪更为厚重,游人踏出来的足迹下依然厚雪未融——没脚深的积雪有着自己的使命,并未因天晴亦或人潮涌动而融化,在执着的表达着冬的深情。
依旧景色很是美丽,群山悠扬沉醉在荒凉里,隔绝的所有的喧嚣,望尘莫及,不言风月。
远山浩渺雄壮,连绵悠扬,点缀着雪色的宜人,视野开阔,境界宏伟。
景色很美,但是头昏沉沉的一下午
有时候心灵和躯体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事情
不断在在虚无中寻觅意义,也不停在意义中发现虚无
时间在流逝,沿着游人的雪地漫步,大脑昏昏沉沉,墨镜遮住了灿烂的雪景,偶尔摘下来能看到满世界都是清新明丽。但是大脑昏昏沉沉,像是在瞌睡,可能因为第一次来到海拔高点的地方,一点点的梦游状态。这片不知道什么时候的雪,在广袤的川西沉静下来,阳光下的融化,稍微背阴的依旧片片凉薄。
偶尔有些叶落飘零的树木像是枯萎了,萧索的独立天际,映着远山的荒凉,树立在茫茫大地,奇谲萧索,突兀别致,神奇美丽——葳蕤未发华,倩雪若其枝。
心绪飞扬,流连忘返。
当你知道这一切的发生,一切的烟消云散可以用有限的语言来凝练的同时
无限的期许会不会因为已知而不再神秘,被印证的情感因为确实的已知而显得虚空
留恋花落的永恒,便是尊重花开的绝美
不必痴痴的等,继续懵懂的生——芳华静美,叶落永恒
时间过得很快,两个景点结束就去等下山的公车,天渐渐黑了,碌碌星辰渲染着日与夜的无情更迭,朗朗明日凝聚着夜与日的空虚流转,一日的时间已消散。
华烟彩雾日尽收,疏日阴云处处留
无边诗情留不住,玉露凋伤心不复
冬日的阴沉笼罩着成都,偶尔露脸的太阳恍恍惚惚,午后时光宁谧,行人稀疏。点点滴滴的光阴在假期悄悄溜走。
成都的街头人特别少,有时候会过于冷清,没有上海的慌张匆忙。共享单侧遍地都是,顺手打开一辆,骑过三四条街道来到杜甫草堂后,景点附近的人才多了起来。
草堂景点不算大也不算小,最有标志性的应该是各处都会摆放特意摆放的花盆盆景之类的摆件,琳琅满目,造作自然,娴熟的表达着空虚之美。看多了实在是很审美疲劳,不过对于这个场景的用心是真的到位了。
再也没有诗情画意的心情在城市里穿梭
再也没有心向往之的崇高在庸碌中收获
在反复来回的疲倦失意里任虚空无穷极
其实对杜甫没有特别的喜欢,虽然无边落木萧萧下,玉露凋伤枫树林
中国独一无二的文化名人的风雅百世无匹,值得尊重,经历历史冲刷丝毫不褪色。
景区很大,很丰盛,缺少一种气息,什么气息呢?说不出来,诗情画意之外吧。虽然写出无边落木萧萧下,玉露凋伤枫树林之类的绝句,可是终归不是最爱的诗人,未在意想之外超出期待。千诗碑其中一处苏轼的年过半百不称意,明日看云还杖藜似乎还更有点感触,更为熨帖常人心情。
来到一别处,如果带着期待,期待总会落空,倘若能够无所要求,可能更会俯仰有所得。停留在某个时间,时间会过去,时间不曾停留。驻足某个地点,足记渐渐游走,足记无法亘古。只能在时间空间之外把心情留在一处罢。
园子很大,打发时间的闲处特别多,一个下午悠悠然徜徉而过。
我在深蓝色的夜空想着深蓝色的夜空
当梦呓的鼾声逐渐停止
无边无际的黑暗覆盖穹窿
伸手撩拨夜色的无际静美
暗不为所动,心不为所动
明日的初阳才能打破这深邃的宁静
而你不能
最后一日去古寨子看看。
理县的风吹,吹出荒凉的意味,早上天气有点阴沉,风有点凉,先到甘堡藏寨景区。在萧索干燥的空气里,经筒沉默着,风马旗在远山祈愿,到处都是各种非原生态的招牌之类的东西,这个寨子建的很多壁画,建筑装饰,景点摆件都很用心,可是遍地都是的电线塔以及民宿logo之类的又都没办法那么用心。
第二处来到桃坪羌寨古寨子,正午阳光丰盛热烈,暖暖的照耀着这片土地,这里距离汶川好近,因为羌寨家家的墙都是相通的建筑结构,所以能够起到避震的作用,很是幸运。白石神的崇拜,口口相传没有文字的有趣的语言,塔楼的狭小,羌族文化的别致让川北之行划上了美丽的句号。
一次旅行就是一次漂泊,看着时间和空间的流转变换不曾停歇,没有目的,没有来由。你知道,花开花谢的坦然,冰雪凝结的自然,万物蕴灵的必然无不是历历永恒的生的痕迹。
有的痕迹残留,有的痕迹消散。你有限认知范围之外的东西都与你无关,但又有可能跟你有关。所以金相玉质,百世无匹对于有限的生没有任何意义。最澄澈的莫过于有得有失,有失有得。有你痴痴的生,痴痴的等,有你痴痴的等,痴痴的生。所以,趁你还年轻,不要被悲伤压垮,还没失去快乐的权利的时候放声笑出来吧。

@一路同行 · 追求真我
沪上超友爱的LGBT户外交友平台扫码加“关注公众号”,了解更多户外资讯
文章来源:一路同行团友原创,如有任何问题请后台联系。一路同行为上海最早的LGBT户外交友平台,致力于为小伙伴们提供健康的、全新的生活方式。如有深度合作及小团定制,请联系阿稻先生微信:13817477583(手机同号)一路同行,追求真我。stronger · together!
拜托请【三连】 让你变得更好看!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