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随笔 | 刘雨桐:玩偶

小故事:玩偶
刘雨桐
小主人家里有只玩偶。他身着西装,表情却很可爱,小主人也许就是因为这个而买下他的吧。但是小主人的事情太多了,没有时间想起他,和他玩一会。
玩偶好孤单好孤单,他日复一日的想:小主人为什么不来找我呢?我好无聊呀,我这里也没有别的玩偶,真的太糟糕了。
玩偶透过窗户一角日复一日的看着窗外碧蓝的/乌云密布的/玫瑰红色的/葡萄紫色的天空;看着需要和攒点运气才能遇到的小鸟;看到一只小鸟就够他高兴好几天,因为他可以回味一掠而过的飞鸟的身姿,以填充无聊的、一成不变的生活。
今天是一个特别的日子。鸟儿从玩偶窗前掠过,如果有人看到,会惊喜地发现,那是一只黑白相间的喜雀。喜雀报喜,今天着实来了个新朋友,是一个新玩偶。他皮肤略黑,是那种健康的小麦色皮肤,身着一身运动装,五官阳光帅气。他头上和手腕上戴着精致的布发带和护腕。这个玩偶的作者给他起了名字,叫“阳”。小主人一眼就相中了他,撒娇卖萌求父母买下他。母亲问:“你之前不是有一个西装玩偶了嘛?”小主人一愣:“啊?是吗?那我刚好买回去给他做伴嘛,妈妈~”
于是阳就来到了小主人家。小主人翻箱倒柜,终于在书架旁的一个,角落里找到了落了一层灰的玩偶。她把他们放在床头,直正对着窗户。阳正为了离开作者而悲伤,玩偶正因为有人填补他的孤单而开心。
日子一天天的过去,小主人最初还对他们很上心,每天过来玩,玩偶很感激阳带来的这一切。他们一起看日升日落,看太阳撒下的光如带温度的金箔一样渡在衣柜上,窗框上,床被上,镜子也射出多彩的光晕;他们一起看月圆月缺,看月亮的先如凉玉一样沁凉如水;他们一起享受着小主人放学回家后的爱抚。
但小主人很快就忘记了他们。他们无法交流,只能从余光中看到有个人与自己一道感受着无边寂寞,聊以慰籍。月亮和太阳仿佛也一道儿落井下石,躲在云朵后面睡大觉去了。 火!火! 今天原是个很平常的日子。小主人今天心情很好,回来之后还与阳和玩偶玩儿了好一会。 阳在这里已经住了半年多了。他经常用余光轻轻地望着他同伴的可受面貌,殊不知玩偶也在注视着他。他们常常想:要是我可以说话就好了!
好想和主人说话,好想和他聊天,若是我们能听见彼此所想,那该多好啊! 命运终于以如此残很的方式结束了他们的煎熬。
大火蔓延,火舌像个怪物,肆无忌弹的东跑西撞,吞下它目光所及的一切。他们没有任何一刻像现在这样迫切地想要发出声音这样迫切地想要活动,这样迫切地想成为一个人。他们是如此憎恨,世界给了他们思想,却禁锢了他们的声音。
无能为力是世界上最狠的酷刑。两人就这样拼尽全力的挣扎着,妄图脱出他们的牢笼,尽管这无济于事。火势蔓延到这里了,一寸一寸地烧在床上、小主人身上,把早已昏睡的人烧的通体鳞伤。 它来到了。虽然阳和玩偶感受不到疼,但似乎感受到了意识的消逝。在最后的时刻,玩偶突然想到:既然得到的终会逝去,为什么还要得到呢? 注视看阳的眼睛,他好像找到了答案。
虽然得到的终会逝去,但也请你相信,存在,即使只是存在过,就已经是一件美好的事了。
后记 他们是人吗?也许是,也许不是。 他们死了吗?也许死了,也许没死。 人是什么?死又是什么?也许我这一生都找不到答案,他们亦是。但我想,那个有阳作伴“死去”的玩偶,心里应该是暖的吧。在漫长的无边无际的孤独里,有另一个人和他一起共享这份孤独里的甜蜜,是多么幸运的一件事。 毕竟是他心之所向。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