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73】“我的父亲母亲”全国散文、诗歌有奖征文大赛张文成作品

我的父亲母亲
张文成(四川)
龙凤胎宝宝即将3岁了,每每在一起玩耍都说相互是“好朋友。”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整日为了一个小小的玩具互不相让,家里的玩具都是每样一人一个,也无法阻挡拔河比赛的进行,总是在哥哥或妹妹的哭声中结束。“妹妹呢?”“哥哥呢?”哭过之后相互寻找彼此让人啼笑皆非。
每次周末在朋友圈发了孩子的最新照片,心里总是闪现出一个令人心酸的场景。母亲颤颤巍巍拄拐杖“咚咚咚”发出的声响在沟畔边回荡,那是患内风湿性关节炎多年的妈妈去村里伯父家喜滋滋看孙儿、孙女的照片,这恐怕是母亲唯一的爱好和坚持锻炼身体的强大动力。“等我身体恢复了就到四川给你带孩子,”母亲的话让人听后总是偷偷地抹眼泪。
我的母亲出生在药王山上宝鉴山下的宝鉴村,从小在农村长大的母亲因为家里贫困没有读过书,自从嫁给父亲以后勤劳的母亲日日都在为家而操劳,日出而作、日落而息就是农村标配,小时候我就是母亲的跟屁虫,那个时候母亲在生产队里给头牯(牛、马、驴的统称)割草,每当割满一老笼后就吃力地一只手缠绕在笼把上,另一只手辅助提着笼畔艰难地走在回家路上。幼小的我总是走走停停,好奇地看看这个、看看那个,有时候甚至想去追逐山间突然串出的野兔、野鸡。手里拿着山丹丹花牵着小狗久久不愿回家。惹得母亲不停地催促,“快点走,在不走天黑了狼就来了。”
印象中父亲除了上班就是在地里劳碌,父亲个子不高,作为家里的长子承担了很多的责任,爷爷奶奶一生养育了8个子女,固执的老红军爷爷先后把4个叔父送进了军营。家里的农活就落在了爷爷和父亲的身上。
炽热炎炎的夏日父亲上白班下班回家后就换上一身破旧的衣服,“我到四亩地里去看看,顺便去看看其它地里的枣刺长起来没有,长起来就挖掉。”父亲每天都是三点一线,早上去上班,下午回到家然后去地里,晚上回家吃饭挑水。父亲的节约常人无法想象,走在街上没有人会相信父亲是当时红极一时的水泥厂正式工人。
父亲毕业于耀县中学,据说当时父亲的成绩非常地好,每次考试都是全年级第一名,可惜的是考取了军校因为文化大革命而夭折。
印象中父亲很严肃不善于微笑,让我觉得胆战心惊。记得那一年塑料凉鞋后跟的带子断了,我就用剪刀剪去带子穿在脚上,父亲下班回家看到以后就给我扔进了山沟里。“叫你穿的怪,叫你穿的怪。”父亲骂骂咧咧的举动惹得我嚎啕大哭。
“撒把鞋,二流子,拿麦换的吃豆子。”稍微大一点才知道,在那个物质匮乏的年代,人们的着装还很保守。记得喇叭裤流行的年代,姨婆总是努努嘴悄悄地说:“你看我儿媳妇,穿的像个啥,让人看了怪哇哇的。”当时麦收时节,毒辣辣的太阳烤着脚下的黄土地,新媳妇婶婶仅仅是穿了露出小腿的长短裤而已。
大雪纷纷的严冬,黄土地上到处白雪皑皑银装素裹,父亲冒雪下班回到家里搓搓手,对着手心哈哈热气,然后在爷爷的窑洞的火炉子上稍微烤一下。起身就出了窑洞,一会儿旁边的小窑洞里就传出“咚咚咚”地声响,那是父亲在剁柴,给奶奶和母亲准备做饭、蒸馍的柴禾。
最难忘记下雨、下雪的时候,母亲就在窑洞里给姐姐、哥哥和我做布鞋,母亲纳的布鞋、棉鞋伴随我一年又一年度过了我的童年时光,直到我13岁那年考上初中母亲才花了4元钱买了一双运动鞋作为对我的奖励。
难忘母亲做鞋的场景,煤油灯下姐姐、哥哥和我在写作业,母亲先是拿透针穿过鞋底、鞋帮,然后拿针穿过去把线在手里缠绕使劲地拉紧,而后又重复下一个,有时候针穿不过去,母亲还要戴上顶针来顶一下针的屁股,用力小了顶不过去,用力猛了“啪”地一生针就断了,母亲又在簸箕里的线板上重新来穿针引线。
那一年夏天,所有的人都去地里收麦子去了,哥哥、姐姐也去地里帮忙了。六岁的我和母亲在家里守着门前场里的刚收割拉回来的麦子。奶奶的小狗陪在我的身边,天逐渐地黑了,妈妈一不留神,年幼的我瞌睡来了,顺手抓了一把麦秆铺在院墙边上的石板下面,就进入了梦乡。
滴答、滴答,有水珠落在我的脸上,我以为下雨了,结果看见全村的人都在爷爷的窑洞里,母亲紧紧地搂着我。据说那晚上母亲发现我不在了,母亲吓坏了,爷爷发动全村的人寻找我,房前、屋后、村子周围的山上也找了,就是不见我的踪影,大人们最后得出的结论是我被狼叼走了。母亲撕心裂肺的哭声让在场的人都不知道该如何安慰母亲。
奶奶的小狗貌似读懂了大人的心事,它不停地咬着母亲的裤腿拽着妈妈向外奔跑,母亲才在麦草下面找到熟睡的我。
一年级暑假,我和哥哥早上一起去山上割草,回家的时候推着爸爸叫木匠新做的小推车,到家以后哥哥回去睡觉了,我就坐在门前的梧桐树下睡着了。“汪、汪、汪”小狗急促的叫声惊得母亲冲了出来,只见一条花蛇从路旁的草丛中窜了出来,即将爬到我的身边,只见母亲顺手拿起门后面的铁叉,把花蛇挑起来,扔进草丛中。
每到我和哥哥、姐姐过生日是我最开心的,母亲都会给我姐弟三人煮鸡蛋,在那个食物匮乏的时代,能够吃上鸡蛋真的是很不容易的事情,因为鸡蛋都是要留着去卖掉然后用来买油、盐、醋和豆油。
冬日的我怕冷不想起来,母亲把我的棉裤反过来,然后烧炕时烤一下迅速拿进来给我穿上,让我不会感觉到冷。小学三年级就要到3公里以外求学,母亲每天清晨看着我走出她的视线,下午放学时走进她的视线。
那一年,家里分到一个招工的指标,父亲在我们姐弟三个当中选择了正在读高中的哥哥。几乎是一夜之间,哥哥就摇身为矿山的电铲学徒,成为人人艳羡的“公家人”。哥哥的师娘竟然是以前在我家旁边窑洞里住过的女知青,电铲是很费电的,启动的时候不论能否启动,每次启动都要耗去60度电,电铲开到哪里挖石头,后面都会有长长的队伍扛着电缆跟在屁股后面,甚是威风。
自从我参军离开故乡以后,每次写信回家不识字的母亲都是把信收好等爸爸回家以后念给她听,爸爸的回信也较多,可惜的是历经多次搬家无法收藏忍痛烧掉了。
作为故乡小山村周围外出闯荡最早的人,昔日离婚成为大家最大的笑柄,气的爸爸的口头禅都变成了“你没有媳妇就不要回来,我可丢不起人。”
永生难忘父亲临终前的场景,经受病痛折磨的父亲眼角落泪难以咽气,唯有沉重的呼吸声在房间内回荡。我轻轻地拉着父亲的手轻轻地在他的耳边说:“爸爸:你安心地走吧,我会处理好家里的一切的,你也一定会有乖孙的。”我的话刚完,勤劳一生的父亲就永远地闭上了眼睛。
作为家族里的长子,姐姐、哥哥和我4个女儿让父亲心里失落,北方人都希望家族男丁兴旺,所以父亲觉得自己低人一等抬不起头。那一年妻子怀孕的消息传回故乡,父亲高兴地逢人便说:“这次我儿媳妇一定会生个男娃。”遗憾的是由于妻子在胎儿3个月的时候小产了,母亲说:“你爸爸太伤心了,赶紧调理身体,争取叫你爸爸在有生之年抱孙子。”
爸爸过世后不久妻子又怀孕了,医生告诉我:“恭喜哈,双胞胎。”我把消息及时传递给母亲,母亲高兴坏了,一定要吃好,把媳妇照顾好。母亲的喜悦我隔着话筒都可以感觉到。
记得那一天周末妻子躺在床上,我坐在床边看书。突然想起小时候看少年文艺里面一段话。“桑枣子开花涩李子,大肚子婆姨纳底子。”快起来,赶紧找东西给娃娃做鞋。“那个还做鞋哦,现在都是买。”妻子说。
细心的大姑、三姑、姐姐还是给我的孩子准备了精美的布鞋、枕头,“你爸爸终于有孙子了,可惜他就是没有见上。”大姑泪眼婆娑地说道。
“妈妈:我媳妇生了,你猜猜看?”沉默了很久,“我不敢猜,你快说。”电话那头母亲着急地说。“龙凤胎,你注意身体,我很忙,等娃娃大点了我就回来看你。”“好好好,”电话里我能感觉到母亲幸福的眼泪。
2018年国庆节,作为昔日川藏线上的汽车兵我独自驾车1000公里,妻子和丈母娘一个人抱一个孩子昼夜兼程赶回故乡。“妈妈:来,你看你先抱哪一个?”母亲坐在门前的轮椅上看着穿着一模一样的孩子愣住了。结果母亲思索半天选择了丈母娘手中的孩子,母亲颤抖着欲解开孩子的尿不湿。我赶紧伸手拖住孩子,结果母亲选择的正是儿子。“你奶奶很偏心,先都要抱哥哥,我对熟睡的女儿说道。”快去给你爸爸上香,冥冥之中感觉你爸爸说你丈母娘手里抱的是孙子。母亲的笑声随风传过了宝鉴山、锦屏山,那是爸爸工作过的地方和我们祖辈居住过的地方。
我的父亲母亲虽然很平凡,可他们教会了我许多做人的道理,在异乡的天空下我没有被艰难困苦打倒,反而挺直了脊梁,作为我家三代当兵第六人,为我的家族赢得了荣誉,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用心、用情来传递老红军爷爷传给父亲勤劳朴实的廉洁家风。
【作者简介】张文成,陕西省铜川市耀州区文昌村人,中共党员、四川省优秀环卫工人、见义勇为眉山好人、眉山市东坡区作家协会会员,供职于眉山市住建局环卫处。作品散见于《华西都市报》《四川工人日报》《西北信息报》《眉山文艺》《眉山日报》。
“我的父亲母亲”全国散文、诗歌有奖征文大赛征稿启事
为了让儿女们有机会表达对父母的感恩与或祝福,进一步弘扬中华民族尊老、敬老、爱老的传统美德,天下文摘精选(原早6点半文学)微信公众号决定从即日起与国内多家正规报刊联合举办“我的父亲母亲”全国散文、诗歌有奖征文大赛。
一、征文要求
以父母亲(也可单写父亲或母亲)的故事为创作素材,以亲情为切入点,回忆或追念父母对儿女点点滴滴的爱,讲述自己成长过程中与父母之间的感人故事。文章必须是原创,严禁抄袭剽窃他人作品,散文字数限定在5000字以内,诗歌200行以内。优秀作品将推荐给国内报刊发表。(参赛者必须关注“天下文摘精选”微信公众号方可有效)
二、奖项设置及评奖标准
一等奖2名,奖金各1000元+荣誉证书;
二等奖5名,奖金各500元+荣誉证书;
三等奖10名,奖金各200元+荣誉证书;
优秀奖20名,奖金各50元+荣誉证书。
在作品质量符合推送条件的前提下,依据阅读量、赞赏量开展评选。自作品推送之日起,一个月内阅读量达到500后,每超过100记1分;赞赏量达到10笔(每笔5元以上有效)后,每超过1笔记5分。按得分多少评定获奖等级。作品自推送之日起一个月后增加的阅读量和赞赏不再计入总分。
三、投稿方式
本次有奖征文大赛只接受电子邮件,来稿请附100字左右作者简介、两张作者生活照、详细通联,并在主题栏注明“我的父亲母亲征文”字样,投稿邮箱:sczgz2018@163.com(特别提醒:在其他微信公众号推送过的作品请勿再投稿)。
有奖征文大赛参赛作品,所有赞赏金不返给作者,作为奖励基金奖给获奖作者,不足部分由组委会自筹资金解决。投稿前,请务必添加编辑微信:zgz19650903,以便到时发放奖金。
四、大赛时间
本次有奖征文大赛作品推送从即日起至2020年12月31日,颁奖时间另行通知。
一切未尽事宜,本次征文大赛组委会享有最终解释权。不认同以上规则者请勿投稿参赛。
“我的父亲母亲”全国散文、诗歌有奖征文大赛组委会
天下文摘精选微信公众号编辑部
请您长按二维码识别关注“早6点半”微信公众号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