德国、瑞士、奥地利游记(22) 莫扎特的故乡-萨尔茨堡

要告别维也纳了。我们又去了一家施华洛世奇水晶专卖店。我在这里买了两条水晶手链,手链设计得很美。水晶首饰看起来很高贵,但是价格不是很贵,我觉得不错。
买好东西,我们在一家“回春园”中餐馆吃午餐。餐馆在一条僻静的小街上,欧式建筑的一楼刷成了中国黄。拍摄的时候正好有一位女士走过,整个画面有点怪怪的,这是在哪里?
我们的旅行车离开了维也纳,前往莫扎特的故乡萨尔茨堡。萨尔茨堡有点远,大约有300公里的距离。
田野里的现代化工厂。
天气好转。
萨尔茨堡是奥地利共和国萨尔茨堡州的首府,位于奥地利的西部,是阿尔卑斯山脉的门庭。城市的建筑风格以巴洛克为主,据史料记载,萨尔茨堡是现今奥地利管辖地域内历史最悠久的城市。萨尔茨堡是音乐天才莫扎特的出生地,莫扎特不到36年的短暂生命中超过一半的岁月是在萨尔茨堡度过的。萨尔茨堡也是指挥家赫伯特·冯·卡拉扬的故乡,电影《音乐之声》的拍摄地。萨尔茨堡老城在1996年被联合国科教文组织列为世界文化遗产。阿尔卑斯山的秀丽风光与丰富多彩的建筑艺术浑然一体,使萨尔斯堡被誉为全世界最美丽的城市之一。下午6点,我们到了萨尔茨堡。不用担心,欧洲由于纬度的原因,晚上9点天还亮着。下车步行。第一个目标就是米拉贝尔花园。
大家还记得电影“音乐之声”吗?玛丽亚和孩子们唱着《DO-RE-MI》一路走来,最后来到米拉贝尔花园,围绕着飞马喷泉雕塑边唱边跳,然后穿过花园拾级而上,来到玫瑰山丘。
1965年,好莱坞电影《音乐之声》在萨尔茨堡与其附近的山区拍摄,故事是根据一个萨尔茨堡修女的真实经历改编的,主人公的原名为玛丽亚·冯·特拉普,她被派到一个奥地利家庭照料7个失去母亲的孩子,玛丽亚和孩子们组成了一个家庭合唱团在奥地利巡回演出,她与特拉普男爵相爱并结婚,二战爆发后她们一家经历千辛万苦,凭借着唱歌,逃离了德国纳粹占领下的奥地利。影片获得了同年10项奥斯卡提名,最后获得包括奥斯卡最佳影片奖和奥斯卡最佳导演奖在内的5项,成为全世界最成功的影片之一。花园中央是一座大型喷泉,四周有许多希腊神话中的人物雕像。
再往前走,就是米拉贝尔宫。
萨尔茨堡在神圣罗马帝国时期是一个独立的大主教教区,直到1803年神圣罗马帝国通过法律,实施政教分离,萨尔茨堡大主教才失去了统治地位。米拉贝尔花园是大主教沃尔夫·迪特里希为他的情人所建造的宫殿和花园,当时以这位情人的名字命名为“阿尔滕奥宫”,沃尔夫·迪特里希的继任者马尔库斯·西蒂库斯为了抹去这段不光彩的故事,将其改名为“米拉贝尔宫”,“米拉贝尔”是个意大利女人名,意思是“惊人地美丽”。花园里4尊巨大的雕塑是希腊神话里的风土水火神。希腊神话“风神强行抱走因醉酒而得罪了宙斯的大力士”。
希腊神话“土神抢亲,植物女神入土”,看植物女神那被迫的神态。
希腊神话“水神搂着宙斯的那个美丽的最小的女儿维纳斯,双双私奔了”,看二人脸上幸福愉悦的神情。
希腊神话“火神背着父亲从烧着的宫殿逃出”。
希腊神话大约产生于公元前8世纪以前,它在希腊原始初民长期口头相传的基础上形成基本规模,后来在《荷马史诗》和赫西俄德的《神谱》及古希腊的诗歌、戏剧、历史、哲学等著作中记录下来,后人将它们整理成现在的古希腊神话故事,分为神的故事和英雄传说两部分。米拉贝尔花园里的四座雕塑形象地再现了希腊神话里的人物故事,非常有意思。萨尔茨堡被萨尔察赫河分成新城区和老城区,米拉贝尔花园一侧是新城区。我们沿着萨尔察赫河到老城区去。这就是萨尔察赫河,天空出现了淡红色的晚霞,很漂亮。
河对岸就是萨尔斯堡老城,远处的山顶上是古老的霍亨萨尔斯堡要塞。要塞建于1077年。由大主教格博哈德主持修建。后由雷翁哈德·冯·克罗查赫(1495-1519)主教进行了扩建。在萨尔茨堡要塞漫长的历史中,没有任何进攻者能攻占它。城堡过去是一座防御设施,间或也作为主教官邸。同时,它还充当过兵营和监狱的角色。沃尔夫·迪特里希主教被他的侄子暨继承者马库斯·希提库斯囚禁在这里五年之久,直到1617年去世。现在萨尔察赫河两岸成了萨尔茨堡人休闲的地方,河边的长椅上,河堤的草地上坐着许多人。
不论历史如何变迁,萨尔察赫河总是静静地流淌过城市,似一曲浪漫之歌,轻轻诉说千年的幽怨。萨尔察赫河流入因河,而因河流入多瑙河,最后汇入大海。
走过横跨萨尔察赫河的爱情锁桥(两边的护栏上挂了许多“连心锁”),我们就到了老城区。
这是莫扎特的出生地。
1756年1月27日,莫扎特诞生在萨尔茨堡粮食胡同9号的一座米黄色6层楼房里。在三、四层楼之间的外墙上镶着很大的白色艺术字:“莫扎特出生处”,楼上还挂着一面长长的奥地利国旗,从六楼一直垂到二楼。莫扎特的父亲雷欧波得·莫扎特在1747年租下了这栋楼的第3层,莫扎特一家在这里一直生活到1773年,然后离开萨尔茨堡去了维也纳。现今这里是莫扎特博物馆,游客络绎不绝。莫扎特博物馆前有一个小广场。这是一家咖啡馆,托莫扎特的福,生意很好。
这里我想费一点笔墨介绍一下莫扎特传奇而悲惨的一生。沃尔夫冈·阿玛多伊斯·莫扎特(1756年1月27日-1791年12月5日),出生于神圣罗马帝国时期的萨尔茨堡。3岁会弹钢琴,6岁开始作曲。在父亲的带领下,6岁的莫扎特和10岁的姐姐安娜开始了漫游整个欧洲大陆的旅行演出,所到之处无不引起巨大的轰动! 1772年,16岁的莫扎特终于结束了长达10年之久的漫游生活,回到自己的家乡萨尔茨堡,在大主教的宫廷乐队里担任首席乐师。可是在大主教眼中,他不过是一个普通的奴仆,并且是一个很糟糕的奴仆。1781年6月,莫扎特终于在忍无可忍当中与大主教公开决裂。他毅然辞职离去,成为欧洲历史上第一位公开摆脱宫廷束缚的音乐家。在当时的社会条件下,这种举动无疑极其大胆而英勇。因为,这意味着艰辛、饥饿甚至死亡。冲出牢笼的莫扎特定居在“音乐之都”的维也纳,开始了一个自由艺术家的生涯。当时他年仅25岁,可离生命的终点却只有10年了。由于他没有固定的收入,妻子康斯坦采又不善持家理财,因而婚后的生活非常穷困。为了维持日常的基本需要,莫扎特拼命工作——教课、演出、创作,应接不暇,永无休止。尽管如此,日子还是过得相当窘迫。有一年冬天的一个傍晚,朋友们到他家做客,从窗外看到夫妻俩在屋里愉快的地翩翩起舞,纷纷赞叹不已。待到进屋后才弄明白,他们因无钱买煤,不得不利用跳舞来取暖,以此熬过寒冷的冬季。莫扎特晚年的生活每况愈下,身体也越来越糟,他不得不经常向朋友们求援。当他最后一部杰出的歌剧《魔笛》(The Magic Flute)首场公演时(1791年9月30日),他已痼疾缠身。有一天,一位神情冰冷、身着黑衣的陌生人前来拜访,他请大师为他写一首《安魂曲》。陌生人走后,身心交瘁的莫扎特含着眼泪对妻子说,这部作品将为他自己而写。“他带着一种狂热的拼死劲儿开始写最后一部作品——《安魂曲》,……莫扎特处于过度劳累的状态中,他摆脱不了这部‘为死亡而作的弥撒曲’是为他自己而作的这样一种念头,他认为自己不能活着完成它了,他鞭策自己来写这部充满死亡景象的杰作,开始了与时间进行的悲剧性竞赛。”一个永远的遗憾是,这场竞赛的胜利者是死神,《安魂曲》写到一半时,莫扎特再也握不住手中的笔……。出殡那天,狂风呼啸,大雪纷飞。恶劣的气候迫使几位送葬的亲友都中途返回,只剩下一个掘墓老人赶着灵车踽踽独行……。这是一个埋葬罪犯、流浪汉与贫民的坟场,下葬的墓穴里已有两口他人的棺材。康斯坦采当时重病卧床,没能到场。当她数日后前往坟地时,已无法找到准确的墓址。人类文明史上的一代奇才就这样无影无踪地消失了,身后留下尚未还清的1682弗罗林的债务。现今的萨尔茨堡人在谈到莫扎特时,常常会说“莫扎特是上帝赐给我们的无与伦比的礼物”。在萨尔茨堡游览到处都有莫扎特的影子:莫扎特纪念馆、莫扎特故居、莫扎特广场。更有甚者,在萨尔茨堡,商店货架上堆满了莫扎特啤酒、红酒、莫扎特奶瓶、莫扎特奶昔、莫扎特短裤、莫扎特雨伞、甚至是莫扎特七巧板。此外,莫扎特的纪念T恤、日历、咖啡杯以及莫扎特巧克力球随处可见。莫扎特俨然成了萨尔茨堡人的财神爷,如果莫扎特在天堂里得知:家乡的人们因他而富裕;如今,全世界的人们都在怀念、赞美这位音乐天才的时候,或许,莫扎特的灵魂真正可以安息了。建议朋友们看一下米洛斯·福尔曼执导的电影《莫扎特传》。在莫扎特博物馆大家分散,自由活动。我沿着粮食胡同继续往前走,想到萨尔茨堡王宫广场去。
粮食胡同(Getreidegasse)是萨尔茨堡老城中最热闹的步行街,保持着中古时代欧洲风貌的一条小街。每座建筑的立面上都清楚地写着建造的年代,最为醒目的是每家商号都有自己的招牌。招牌是用金属打造出来的,保留着16世纪的风格。中世纪保留下来房子,如今被整修得焕然一新,绿树成荫的幽静宅院,和院外人群熙攘的场景构成鲜明的对照。这条购物街上的商店,都非常有特色,名牌鞋帽, 家乡服装, 金银首饰, 旅游纪念品,应有尽有。
从粮食胡同到萨尔茨堡王宫广场还经过一个小广场,中间有一个雕像。
萨尔茨堡王宫广场到了。这是广场上高达15米的巴洛克雕塑大喷泉“海神王喷泉-圣彼得喷泉”。这是全世界最大的巴洛克雕像,也是电影“音乐之声”的取景地。
从王宫广场近观霍亨萨尔斯堡要塞。
广场上有一座“波塞冬”雕像,波塞冬是希腊神话中的海神。从广场进去是萨尔茨堡大教堂,一座17世纪的巴洛克建筑。教堂在维修,进不去,我也没有时间进去了。
一位骑三轮车的女士,车棚上的文字是“FORUM 1”,“论坛1”?不知其意。
我往回走。快七点了,粮食胡同人少了很多,店家开始关门打烊了。
莫扎特巧克力球的包装盒非常漂亮,我想买一个铁盒放在家里留作纪念。找了几家店都没有,只有纸盒,只得匆匆忙忙地买了几盒。莫扎特巧克力球,由萨尔茨堡的宫廷糕点师在1890年发明。巧克力球以开心果、杏仁糖、牛轧糖等和黑巧克力制成球状巧克力,锡箔包装纸上印有莫扎特的肖像。回国之后,大家都说好吃。晚上我们入住萨尔茨堡米特时尚酒店。
这家酒店的造型很特别,像个大仓库,但是里面很舒适。明天我们要离开奥地利,回到德国了。奥地利真是一个好地方!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