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路文风】[一周诗选●0602期●下]本期上刊诗人:十四人

本期上刊作者(排名按选稿时间顺序):
翁堂明,马尾草,了然,池兵,杨星华,雷军华,华观棋,风之歌,张承斌,安在天,荒石,萧兆钧,方方,池上芙蕖。
●路边的野草(外三首)
文/翁堂明
只有钻出地面才会喊痛
在车辙里
裹着泥浆的身子又一次挺起
每一扇招呼的手掌挂着泪珠
接受每一缕阳光的慰籍
等待下一场骤雨的洗礼
坚守生命的原色
在一场盛大的秋事中凋落
还是不忘初心
在泥土中涅槃
在泥土中重生
五月的艾草
关于苦的素材在静静绽放时
按药性具有拯救的话题
像河里的明灯
每一段河流都有鲜活的鱼群
每一段河流就是一座医院
我需要掏出体内无知和魔障
不需要挂在门环的艾草
不需要驱逐蠓蚊
我只是孤独站着的水珠
栀子花快要凋谢的时候
薄薄的月亮拖着尾音离开
树顶上的槐花
那些槐花站在树枝上
像排列整齐的白蝴蝶
快要飞舞的样子
母亲坐在槐树脚下
我们坐在母亲身边
说起姥姥做的槐花羹
将槐花搅拌在面汤里
一家人围在土台上
意犹未尽地舔着碗
像婴儿舍不得丟下干瘪乳房
母亲说着
我们听着
树上的槐树也听着
在这个明媚的午后
阳光和风融融地
凑在我们身旁
头顶上的槐花还是那么白
像在树顶上下了一场雪
又像是给逝去的某时光戴孝
山中
父亲在磨他的斧头
林子里枯枝很多
而我在追赶一只麋鹿
父亲一言不发
这么透明的距离
靠近是艰难的
红嘴雀叫声被枝叶托住
一只野兔窜了出来
它不曾看我一眼
这时从不同角落的光线照射过来
穿过厚厚的云层和植被的罅隙
透明的拥抱
我们比林子深邃
叶子上的水珠被风撞破梦境
滴落在我头顶
凉嗽嗽地
我捆了两担柴
走向人世
●栀子花开
文/马尾草
一缕晨风,
摇曳着盛夏。
多想,
活成你的姿态。
夏日妩媚,
陪你曰出日落。
告诉你,
我是你季节娆风儿。
生机勃勃
候你书房墨香。
百花,
在山水中摇曳。
摘桅子花,
插进瓶水里。
年年花开
念酸梅甜进心房。
一季花魂,
诗意念酸。
夏风,
拂袖香。
●永和九年春天的那一场醉
文/了然
43、
禅月如刃贴在艺僧的额头
印膛訇然洞开了东方的一片光芒
怕听杜鹃的水声在山阴间闪开了大道
44、
辨才从理不清的禅机中醒来
兴奋登上风雨兰亭的每一座峰峦
河汉低垂,拾掇着铺向天边的幽径
45、
明天的雨被今日的风刮动
经卷上的每一个字把月吹灭
高华圆融的境界直搏云天
●贞洁牌坊
文/池兵
虽然雕工精湛
矗立巍然
依旧是
冷冰冰的石头
以荣耀的名义
把天性,欲望和爱情
系在斑驳的花纹里
锁进坚硬的石质中
廉价的忠孝节义
绑缚了燥动的青春
苍白贫瘠的文字
把冷漠和残忍精心装扮
如花的荣颜
在岁月中倏忽憔悴
来自远古的叹息
在天地间回响
●回忆
文/杨星华(新疆)
一场夏雨
一阵花香
一行飞鸟
一树葱茏
是否
飞扬了你的思绪
目光托起远方云霞
心中升起虹霓缤纷
想起缀满露珠的青苹果
想起雨中的曼陀罗
阳光泼洒的七色曼陀罗花束
乘热风栖落我的窗台
燕子低飞时
细雨打湿了我的眼眸
燕子叽喳时
喧闹击散了纷至沓来的相逢
云销雨霁
你从白日梦里遁形
再次从繁花的镜子里
凝视眼底的你
你笑了
我也随你嫣然一笑
花朵们也笑成一片
●唱歌的虫子
作者/雷军华
对你真的我写不出实实在在
顶顶你喜欢你迷恋的诗歌
我只是一个略含忧郁的路人
走在远方经过远方的路上
只因有了太多的期待和目的
致使坠落在孤孤单单的情绪里
又酷似冬月会叫会饮酒的虫子
习惯了不厌其烦地面对
一场途经荒原的大雪
小心翼翼地诉说夏虫言冰的际遇
那时候雪的影子能够照亮夜色
虽然我无法确定明天与谁相逢
但也知道你始终是个多情的人
春花与秋月都是你深爱的初识
对你,我只是一只会唱歌的虫子
清风微起便可抖动煽情的羽翼
诚然也有属于自已的某些快乐
仿佛一只提着灯笼舞蹈的萤火
曾经为她点赞华丽非凡的锦衣
直让她醉心的梦域笑着醒了过来
黎明时分又痴迷地为她顷心照料
一轮被风吹落湖底的月亮
我便在那些披霜的白草从间
做了一只哄你开心的蛐蛐儿
有幸得见光着脚Y凝露的眼底
你像大地托的太阳如此丰腴
被你抚摸过星辰为你甘心隐没
轻轻地是我轻轻为你唱一首老歌
●一个女人(外一首)
文/华观棋(安徽)
双手按响生活的琴键——
她是,四月的风,九月的果
唐古拉山巅的雪莲
林木,长满了手掌
血液,就会扎满虬枝的脉络
硕大的泪子,撑开笑
但语言,一定会盛开玫瑰
推开弱风,努力张开翅翼
也要扶正微小的生活
抓住河岸,面向大河
背就会抵紧飞鸟掠影的苍穹
她不说生活,不谈诗
走的路,也许是经卷,也许是新约
只有四月的风,撑直的身姿
没有四十岁
语言志
种下种子
春天就会来
南方的风北方的云信步就来
苍生会收获粮食
我会收获幸福
红色的黄色的黑色的
我要打马劈柴去周游世界
我会面朝大海春暖花开
夏日炎凉
我想遇见我完美的爱人
她明亮的双眸如夏日晴空
在此之前
我从没见过她
那飘荡的云
就是她两缕飘然的发丝
她见到我,我就会见到梦
一个转身
便是你的诠释我的沉默
秋日已高
放下硕果
我的大马
驮着我的信仰
遥望罗纳河上的星空
我已到北方的草原
住在德令哈的茫茫戈壁
哦,他写给姐姐的信
无法被秋风邮寄
我驻足,我听见
马头琴浑厚的颤音
抖动着寂寥的秋月,和故乡
我好象无我
万丛花谢
我被你重新定义
你拽着我,在所有事物前
挖掘红色黄色黑色的土地
种子又被种进画布山色
左下方的窗外昨日的雨今时雪
你看
那便是你种的长诗
我收获的命
●掏梦
文/风之歌
我把手伸进梦里
使劲地掏
就像母亲从鸡窝里
掏出一个个椭圆形的日子
岁月在刀尖上行走
我不相信,同行的只有风声
我把手一次次加长,加粗
终于从梦的背面,掏出
一个瓷娃娃
好像刚出生时的我
又好像不是
他那么白
我那么黑
我怕年轻的母亲
被月色洗过的目光
●六月,我遭遇思维枯竭
文/张承斌
一些事物 守在路口
堵住了我的去路
忧伤和焦虑
率先联手
逼我交出文字
束手就范
花儿 最不够意思
背信弃义
隐藏在
不为人知的角落里
一言不发
任由 绿色在天地间
泛滥
阳光到处奔跑
我的心已涂上死灰
被冰覆盖
沙发 终日埋葬
我的躯体
目光已被紧锁
唯有两颗快要死掉的
眼珠 还在考虑
农人的汗水和庄稼
在六月的火炉里
该怎样
发挥
●艰难的蚯蚓
文/安在天
本是土中之物
风的缘故
就到了一条沙石路的中间
浑身沾满了细小的沙粒
如同风物冰冷的呓语
蠕动的紧,沾的就愈多
只能不断在坚硬的路面上,原地打滑
而几步开外,就是松软的泥土
一个不小的玩笑
搬迁,有七条命
现在仅剩一条
能否抵达
与一场暴雨有关
●郁闷的日子
作者/荒石
这几天有些懒言
呆呆地坐在
阳台的窗前
无所事事
无聊地看着路上的行人
匆匆忙忙,不得悠闲
总会有这么几天
心中会莫名其妙地烦
心魔吞噬着
对生活的热情和眷恋
精神的阁楼突然塌陷
浑身无力,心淡意绵
走出去吧,
听那小溪潺潺
看那山静云闲
树虽然老了
也不能任凭风雨摧残
听着鸟语虫鸣
让心灵回归
自然的家园
把自己融化在蓝天里
解脱一切尘事的羁绊
让林中的风把心吹净
不再听命魔的呼唤
让天真与本性
在旷野的月光下
慢慢复原
●一条河
文/萧兆钧(重庆)
一千年一万年
那么多星星跳下去
一条河还是
一条河……
一个人抱一块石头
跳下去……
一条河成了
没有休止符的歌
年复一年
人们打捞忧伤
就像打捞一轮太阳
我将一个故事抹上雄黄
一条河是一根
二千三百五十九年的
白头发……
●等风
文/方方
这热 蛮不讲理如你
傲慢的背影 于我
反复纠缠
胶着中挥汗
你不来的夏天 我是
死水一潭
把一个一个受潮的思念
穿如卤串 挂

翘望的枝桠




●在图书馆,寻找遗忘的秘境
文/池上芙蕖
外面,阳光灼灼
黑暗被逼进了死胡同
恶之花也失去了寄生的稀薄空气
阳光下,一切都将显影
想记住的,偏偏像影子般逃逸
想忘了的,又像影子般挥之不去
躲在图书馆,做一条溺在文字里的鱼
自己给自己撒网,诗歌的意象
在语词叠加的迷宫里,忽隐忽现
记忆始终是尾随不去的小狗狗
越踢它,它越紧咬你的裤角
一首诗的韵脚,就被生生打乱
从诗歌的池塘,游向小说的大河
以为宽阔的情节,足以覆盖
虚幻的想象,以至狭隘的意义
人物形象总是出现虚与实的重影
虚构里塑造了曾经的非虚构
荒诞不经也能洞察人世的几帧真实
一架架书,一行行字
密密麻麻,编织一个遗忘的秘境
这里,除了善意、欣赏和鼓励
什么也别进来
总编辑:彭剑明(微信:pj18755380086)
责任编辑:方方,占东海,产林苗,陈桂枝,陈怀 ,汪建军,傅少森。
栏目介绍及投稿说明
一、【一周诗选】:网络诗歌写手每周优秀作品选。
二、【一周诗头条】:每周从选稿中再选相对拔尖者1至2名单独刊发。
三、【群英会】:按地域专栏分批推送各地活跃在网络诗坛上的诗人作品,每期推送一人(不定期)。
四、【诗坛精英】:推介在诗坛已取得一定成就的中青年诗人,让更多的人读一读他(她)们的诗作。
五、【先锋诗人】:要求个性强、有探索精神、有现代或后现代意识、令人震撼的诗作!
六、【杂的文】:除诗歌以外的其它短篇文字,如杂文、散文、诗评、小小说等。
七、【古风新韵】:旧体诗,新韵。
八、【诗路文风微刊选稿群】:除约稿外,刊发诗作以此群值班编辑所选诗稿为主。若进选稿群请诗友拉入,或加微信:pj18755380086,申请加入。
九、投稿邮箱:739114923@qq.com,有份量的组诗,可发此邮箱,单首诗作请贴于选稿群,邮箱投稿请附作者简介及生活近照,并加总编微信以便及时联系。
关于稿费的说明
赞赏合计20元内归平台所有,作为平台运转经费。赞赏20元以上部分,其中80%归作者,20%留作平台运转经费的补贴。推广期为10天,第11天发放稿费,未发放及时或有特殊情况可与主编私下沟通。在本微刊平台单独推送过的诗人作家们,请你尽快与总编建立联系,以方便发放稿费。(总编微信号:pj18755380086)
如觉着图文不错,就分享群或朋友圈吧!
送人玫瑰,手留余香!
↓↓推荐阅读原文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