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and Fishkin:在Moz的最后一天,亦是我在SparkToro的第一天

英文原文由Rand Fishkin发表于SparkToro博客,地址在这里:https://sparktoro.com/blog/last-day-moz-first-day-sparktoro/
翻译:John @ 英文SEO实战派 SEOActionBlog.com | 微信公众号:SEOAction
写在前面:
Rand Fishkin,毫无争议,是英文SEO的鼻祖之一,他著有多本SEO经典书籍,比如:《The Art of SEO》;同时Rand也曾是行业知名公司Moz的CEO,Inbound.org组织的联合创始人。
当我听说他将永久离开Moz时,虽不是很惊讶(因为之前他卸任CEO一职后,很多SEO人都猜测到了今天的结果),但还是感觉稍有遗憾,正如Glen Allsop(ViperChill, Gaps.com和Detailed.com创始人)在评论中说的那样:
“Will be weird to think of Moz without you.”
(没有Rand Fishkin的Moz,感觉怪怪的)
2018年2月的最后一天,Rand更新了一篇文章,感慨万千,文中谈到了Moz遇到的那些困境、他犯过的错误、及对我们营销人和创业者的一些真心忠告,当然,还有他自己对未来的一些打算。
不多说,请阅读这篇博客文章了解更多。
注:我通过邮件,联系到了Rand Fishkin本人,并有幸获得了本文的中文翻译许可。但我不是专业翻译出身,本文直译为主,意译为辅,如有错误,欢迎指正!
17年前,我从大学辍学,与我的母亲Gillian一起创业,成了如今的Moz。2007到2014的这七年间,我担任公司的CEO;最近的四年,我也担任了很多不同的个人角色。今天,我宣告,在Moz的这段旅程结束。
如果从0到10打个分,0分代表被狼狈地赶出公司,10分代表自己意愿离开并享受优厚待遇,我的离开应该在4分左右。这让我今天不管从意识还是情绪上都很难受,真的,太悲伤了,很后悔,还有些许怨恨。但是,我非常感激在过去二十年来支持我和Moz的人们,能有机会去创建一个这样的公司,改变并培育一个行业,而且更加了解创业、营销和我自己,真的是我的荣幸和对我的恩赐。
下一步怎么走?
三件事:
1. 一个新的软件公司!我有点愤愤不平,还想证明一下自己,这对我来说总会是一种驱动(尽管从内心深处讲,这不是一个好的理由,因为创业要承担的风险太大了)。SparkToro是在营销的一个不同领域运作:红人和受众智能分析。我希望我们可以解决那些棘手而痛苦的问题,比如:发掘特定受众一般在哪里花他们的时间、他们喜欢听谁的分享、分享的东西是什么、通过哪个平台等等。很多人把它称为“红人营销”,但我觉得这个词太局限了。现在的红人营销几乎指的是付费让Instagram和YouTube的明星们去推广某个产品,但是这并非SparkToro要做的,希望明年我能把产品展示给大家看 🙂
2. 一本书!过去的18个月,我和来自Penguin/Random House(美国纽约的一家出版发行商)的Portfolio团队一起,在撰写和修改《Lost and Founder: A Painfully Honest Field Guide to the Startup World》,这本书的核心准则是:许多传统的硅谷投资者们偏向于让初创公司和创始人做一些愚蠢的事情,这本书会让你避免那些陷阱,透过Moz这么多年成长和遭遇的一些故事及帮助过我们的那些忠告和难得的经历。如果你对硅谷的创业文化持反对意见或者怀疑它,你或许会喜欢这本书。同时,如果你是一名创业者、营销者、或科技从业者,你相信那些不实的宣传,或许这本书可以帮助你知道有哪些东西需要注意。
3. 一个让会议变得更安全的非营利项目。在营销和科技有关的会议里,真TM很难想象女性(和部分男性)不得不忍受的一些恶劣的东西,改变这些非常困难,但一直以来,我和来自Davis Wright Tremaine(一美国律所)的律师团队在努力,希望建立一个架构能惩恶扬善,等过几个月再跟大家分享更多。
当然,我还会在很多大会上发表演讲,写更多的博客文章,还得花许多宝贵的时间跟税务部门打电话(因为创业生活太耀眼了,你们不知道吧!)
你真的完全脱离Moz吗?
不,不完全是。你们依然会在“白板星期五”看到我(在离开之前我已经事先录制好了几十个片段,以后可能会回到办公室继续录制),我现在还在跟Moz一个内部团队一道在完成一个大的产品发布,因为它在我离开之前还没完成(这个项目我真的很自豪,很激动,特别是跟我喜爱的队友们一起共事)。同时,我仍是Moz董事会的成员,也是持股最多的(我的妻子Geraldline和我加起来有~24%的股份)。
所以,我依然有很多理由去为Moz的发展欢呼、支持、祈福,我期望在不久的将来,Moz的产品会再次成为这个领域的领导者、成为SEO行业最好的解决方案。
没有休假么?
当大家听说我要离开Moz时,这似乎是我被问的第一个问题,所以,在此统一作答。稍稍剧透一下那本书的内容,就算是初创公司的创始人,尽管你公司拥有成百上千万美元的营收,不一定意味着你拥有不错的现金流。美元在溢价,我的贡献只能持续这么久,而且我需要把我的下一个公司尽快弄起来。或许,某天Moz会开一次(股东)现金流会议,那我会花几个月时间去放松、去减压。亦或是,我的下一个公司进展非常顺利以至于让我有空去休假(其实,我了解我自己的,几个星期的可能性比几个月大。)
Geraldine和我计划好了去葡萄牙的旅程,四月底,与好友Wil和Nora一道去,这也许算是休假吧 🙂
特别感谢Nicci Heron
如果过去五年你曾跟我有过预约,或者来访过Moz公司的办公室,你肯定知道我有个超级棒的总裁助理,Nicci Herron。每个星期,Niccie尽职尽责,不仅帮助我还有整个Moz公司的人。她是一个超级细心的人,在过去好几年里我们有不少于两万次大大小小的会议和电话会议,如果没记错的话,她犯的错误总共不超过五个(而且有些还是她在为别人扛着道歉)。
当她听说我和Moz要分道扬镳时,她选择离开公司。她是这么说的:“如果你都不在这里了,我也不想待下去了。” 在过去的一年里,我曾无数次被她的这份忠诚和善良所打动。
Nicci还不知道下一步要做什么,这意味着幸运的公司或许有空窗期将她招入。如果你们需要一个拥有这么非凡能力的人,请和她在LinkedIn联系(或者直接让我知道,我会帮你们联络)。
五个小小的建议
没有多少人会在一个职位或一个公司待太久,特别是在科技行业。从某种程度上讲,在Moz的这段经历让我的视角多少受阻,但我的职位也很特别。我有点怀疑,随着时间、加上和公司间的距离,会让我更加清楚地认识Moz。以下是我的一些经验教训(还没有在Lost and Founder那本书中提到):
1. 我获得的最好技能,也是帮助我在担任创始人、CEO、和营销人期间最有用的,就是:同理心。能把自己放在别人的角度去设想他们的痛点、问题、流程、及坎坎坷坷,不管是在产品方面还是内容创作,这一点都价值连城。另外:这种能力不是与生俱来的,你需要花大量的时间去向别人学习,了解他们,问他们问题,倾听并观察他们。
2. 我对那些想扩宽职业机会的营销人的第一条建议是:专业化,而且要深钻。我不是说SEO或邮件营销,而是指这种:“我是手游方面最好的专注外链的SEO从业者。” 按我的经验,从专业化扩张到其他领域, 相比了解很多领域的人要容易获得机会,不管是对公司还是个人。
3. 视频对于提升我的个人品牌形象起到了卓越的成效,这超出了我之前的现象。Whiteboard Friday(白板星期五)的影响力远远超出了大会邀请演讲、采访、或者我写过的最好的博客文章,我认为视频带来的品牌和粘性意味着,一个视频观看量带来的营销价值比文字要强10倍或许更多。
4. 在Moz,重视那些位高权重的人的意见而非客户的反馈,导致了我们的没落。我通常把拒绝过我的那些投资者的想法看得更重要,而不是客户和潜在客户告诉我们他们需要什么。的确,当你是一个被VC投资的公司时,你需要重视投资人的意见,因为你的下一轮融资可能需要他们(除非你们已经开始盈利,无需筹集更多的资金,尽管这里的创业文化会说服你融资是唯一的办法)。同时,我也过于重视那些有影响力的作者和博客主的想法,以及那些可能成为我们兼并对象的几个人的意见,这些都太愚蠢了。记住,当你在创建一个公司时,客户(和潜在客户)永远大于其他所有人。
5. 花招、技俩、和任何单一的策略,对于我们Moz从来都没有好的效果(老实讲,我合作过以及提供咨询的公司也一样)。对于一个像我一样来自SEO世界的人(而且整天被“增长黑客”文化所轰炸),这带来的负面影响很大。很多年来,我总以为会有那么一个正确的行动可以加速我们的增长,或是一个正确的产品功能会让所有人都喜爱我们的产品。但事实上,只有当你的整个产品都变好的时候,这种情况才会发生,而不是某个单一的功能点。这一点,于营销、于产品、于企业文化、甚至招聘,都是如此。任何时候,打磨一套全面、统一和高质量的用户体验绝对会胜过“一个魔术般的小花招”。我认为人生也是同样的道理,房子、车子、男友、度假等等这些,没有一个可以让你产生“我终于变得幸福了”的结果。
感谢所有对我和Moz都如此宽容的人,我希望我能继续为你们奉献,并帮助更多的人做好营销。
P.S. Moz即将关闭我的那个旧邮件,如果你想联系我,请致信 rand at sparktoro.com 这个地址。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