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屋仁安居

本文来自于投稿,作者朱海明。广东丰顺县龙岗镇梅桥村,是我的老家所在地。仁安居,就是祖宗传下来的祖屋的名字。
这是客家围里屋很小的屋子,可居住5、6户人家,也就20多人吧!后来人口越来越多,不够住了,就只好在屋外的地方重新盖房子住,所以外面的屋子就叫外新屋。
仁安居,虽说是一座并不高大也不起眼的宅子,却也端端正正,大大方方,大门前方一口大池塘,边上还种着几棵小树,背靠着一座小山,茂密的树林映衬着仁安居的古朴典雅。
仁安居是客家排屋的一种形式,呈方形结构,里面分上厅和左厅、上下天井,中间有一处禾坪。中间以通花窗墙隔开,两边有石门通往里面,两边分别盖有五间房子,左边因有一个旁厅故少一间房子。房子上方有横梁并盖上瓦片。仁安居坐北朝南紧靠后山,独特的地势冬暖夏凉。
仁安居100多年的历史,寄托着几代人深深的情感,也见证了几代人的坎坷艰辛与幸福欢乐。
正在大修的仁安居
我虽然长期居住在汕头,很少回老家,但心中却时常牵挂着老家的住宅、村庄、小溪,还有那早已消失的竹排桥,
魂牵梦绕的始终是对家乡一丝淡淡的思念和浓浓的乡愁。我又不由得想起小时候回老家的情景。
上世纪五十年代末,在我3、4岁的时候,父亲带着我第一次回到老家,就居住在仁安居的房子里。我阿公阿婆还有大伯、小叔等亲人非常疼我,叫着我的小名:玉明。我的名字是海明,但父母也叫我玉明,直到他们去世也一直叫着我的小名。现在老家的亲人们也喊着我的小名,听起来依然是那样的亲切自然。
记得是我6岁那年,我阿公病逝,父亲带我回老家奔丧,一踏进仁安居大门,就看见一位十二三岁的少年,正埋头在天井喂食两头大母猪,他干活的样子非常麻利,他就是我大伯家的堂兄阿德哥。德哥非常疼我,处处让着我,话虽不多但我们兄弟感情很深很亲,至今我们都常常通电话互致问候,这几年过年时我们也会回去看看德哥,还有阿财哥、标生弟、细华妹等亲人。
后来我上了小学,只要放假我又有机会回到老家去玩了。在老家有许多小伙伴一起玩,围着仁安居跑来跑去,还跑到山上去摘果子吃,小伙伴大都叫不出名字了,但和我同龄非常要好的阿皇古,我们经常在一起,他好像是住在丰良镇上,也是放假时常常回到仁安居来玩。
那时,我们小伙伴常常围坐在门前的禾坪堆满的稻谷旁,互相讲起故事。我记得和小伙伴讲南征北战、地道战、地雷战、小兵张嘎等电影故事,小伙伴们听得津津有味,有时还模仿着电影《地道战》里的反面角色汤司令的口吻:“挖地三尺也要把土八路挖出来”!逗得大家哈哈大笑。
到了夜晚,仁安居出奇的安静,家家户户点着煤油灯,外面漆黑一片,有时我站在禾坪遥看屋背的山林,大风一吹,树叶哗哗作响,着实令人惊吓,我甚至想,那山上到底是啥样?有什么奇怪的动物吗?总想什么时候到后山上去探个究竟,却一直也没去成,成了一个遗憾了。
我上了初中后的一个暑假,我又回家乡度假了。那时阿德哥已是20岁的帅小伙了,黝黑的脸庞,壮实的臂膀,俨然是家中的壮劳力了。农忙时下地干活,农闲时骑单车到丰良载客。
那天,我乘车到丰良站下车走到门口,就看到德哥已扶着单车正等着接我回家。那时的公路条件极差,全部是沙土路,德哥载着我“风驰电掣”般跑着,除了风声就是轮胎和泥沙摩擦的“嚓嚓”声,坐在单车上着实有些害怕,如有载货的卡车从旁驶过则会扬起一片沙尘。好不容易德哥把我载到村口放我下车,一转身他又载客去了。
德哥平时很喜欢读书的,什么书都看,也写得一手好字,但家里穷,没钱买书,他就让我回老家时给他带点旧小说、旧杂志以解他无书可看之苦。
再后来,我读高中学习任务较重,就比较少回老家了,接下来就当工人、应征入伍、转业回汕头工作,几十年就这样过来了。如今退休在家带孙子过着既舒适又忙碌的日子。
修缮一新的仁安居
我始终忘不了小时候的老屋仁安居,忘不了家乡的亲人们。我感到那里一切都是美好的。山清水秀,空气怡人,鸡鸭成群,牛群结队,炊烟袅袅,一派田园风光。山里的人们特别热情好客,特别的善良待人,总是笑脸相迎,笑脸相送,声声问候,句句暖心,又真诚又亲切。
仁安居,是我们的根,我们的魂。这里有我的初心,有我的梦想。几十年历史沧桑,几十年风雨兼程,变化的是人们的容颜,不变的是对仁安居和故土的深深眷恋!
这次,仁安居的亲人们发起重修老屋,修好后供后人在过年时祭拜祖宗的场所,是功德无量的大好事情,也得到众多乡亲的热情支持和捐助。我期待再回老屋仁安居,看看修缮一新的老宅,再会会亲人们,重温儿时美好的时光。
修缮一新的仁安居
鹰眼观察:客家围屋,一种独具特色的建筑形式。
它类似于北方的大四合院,只是居住的人更多,功能更全一些。
这种群居的形式有利于孩子们的成长,但其隐私性受到一些限制,也容易产生家庭之间的矛盾,所以渐渐地就被取代了。
但它那种报团取暖、互相支持、共同抵御天灾人祸的初衷并没有消失,只是以另外的形式呈现于社会。
存在即有其合理性,我们应该更多地理解和尊重历史文化。
点个在看,分享各群投稿请加微信(15953227201)本文公开资料及图片均来源于网络和媒体,版权归原作者。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