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哥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六哥每逢遇见我,就疾速地径直朝我走过来,主动地伸出双手亲切有力地握握我的手,口中热情地念呼着兄弟好。他容光焕发,双眼含笑,仿佛每个毛孔都洋溢着快乐,反倒我总是反应慢了半拍,显得格外的拘谨,露出稍许的窘态,难掩尴尬,甚至还有那么一点点我自己对自己都不能满意了。这种新感觉时不时地敲了敲我的脑子,他是我童年时代一起长大的印象中的堂兄吗我这个有文化的人开始佩服起他的素养来了,这素养恐怕是他闯荡社会结出的智慧之果。同是爷爷奶奶的孙子,大伯大妈的第六个儿子,比我年长两个多月的堂兄,在大众场合我得恭恭敬敬地喊他一声六哥。我们俩同一年上学读书,而他每逢学习的时候总是沉浸在恹恹思睡的状态,懒懒地注视着课本,若有似无地听老师讲课,忽而出神地望向窗外,忽而眼睛瞪视教室的墙壁,时间长了就会打起盹来,发出阵阵的鼾声。七八年的光阴,他只念了个小学毕业,在学问面前他总是显得无能为力,但他也只是在念书方面大脑迟钝了一些,表现得不耐烦了一些。比起我的六哥,我若有骄矜的话,也就是我暗暗自诩我的肚子里有点货,多喝了几年文墨。童年时代,六哥生着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白色的瞳仁部分占有的比例似乎比寻常人多了稍稍,留着个小平头,穿着挺干净。他犯起倔脾气的时候十头牛都拉不住,但他天性纯良,早早认识到自己的弱点,面对小伙伴们嘲笑他学习成绩差而不能升级时总是淡淡地呵笑而过,伤人的话语也激不起他的愤怒,他从不记恨。他在大家庭中受到宠爱,哪怕在那个物质生活极其贫乏的年代,他依然长得壮实,手上的力气自然比同龄人大了许多。从小他就手脚勤快,干活麻利。放学后,他常常放置着作业不做,忙着擦擦灯盏、剪剪灯芯、添添灯油,忙着挑挑用水、塞塞柴火、洗洗餐具,忙着扫扫庭院、耙耙落叶、除除杂草,总之干起家务活来,他从不喊累叫怨。这些笃定无疑地赋予他性格中讨人喜欢的特质。我们从四世同堂的老宅里搬出来以后,见面的机会越来越少了,只在年关时聚聚,叨叨兄弟之情。我还记得他年轻时满头鬈发的样子,非常清新,非常整洁。他永远是那么整洁,着装合体,有一种细腻的优雅。他的身材很好,这得益于他有良好的生活习惯。他早睡早起,从事适度的劳作,长久以来坚持运动,一直保持健康的体态和美好的形象。他于二十出头的年纪与家乡人一起北漂打拼,由于他为人诚实厚道、谦让礼貌,自是比别人容易揽接到活做,做活认真地道,挣钱很快,小有积蓄,在父母的帮衬下成家立室。如今我们俩身处两地,碰面的几率更是越来越低。几年前,他同女儿、女婿一起在苏州租了间店铺,销售服装。他们的生意做得有声有色,很快就购置了一套商品房,落实了城市户口。我的六哥在十大堂兄弟中是第一个,也是截今为止唯一一个进城的人。他再也不用四处闯荡谋生,过上了稳定优裕的生活。在日复一日的平凡生活中,他以点点辉光的人心温度,以欢笑和泪水浇灌埋葬生活之中的柔软绿叶,迎来了他的人生中的最幸福时光。? 精华推荐 ?
相爱不易,相守更难
小城美食——挂面圆子
把阳光吃进肚
迟到的敬意
不寻常的班主任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