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世三问】 六尺巷片区会引爆桐城文化旅游吗?

松湖居士,桐城人,北京某中直部门副局级干部。
“我家两堵墙,前后百米长。德义中间走,礼让站两旁。”自从一曲“六尺巷”在猴年央视春晚唱响,有关桐城文化旅游发展的热点话题,更加盛行于流寓在外的桐人之间,大家似乎皆有“怅之恨慢晚,起之欲急切”之感。
“昨天下午路过合肥45中,门口的雕塑让我热泪盈眶。人家跟你非亲非故的,却把桐城四祖和桐城派全刻上去了。扪心自问,我们家乡桐城究竟是怎么做的”一位在合肥工作的桐籍人士发自内心的诘问,更是引起了我的共鸣与反思。
如何让这把泥土的芬芳更馥郁?
丘吉尔曾有句名言:我宁可失去一个印度,也不愿失去一位莎士比亚。丘吉尔难道真的愿意放弃英国当年的殖民地印度?非也。他是借莎翁来强调对本国文化的格外珍惜。
家乡桐城有着鲜明的区域文化特色和丰厚的历史文化遗存,可谓“抓一把泥土就有文化芬芳”。然而,包括我在内的许多流寓他乡的桐人,对家乡的历史文化遗存保护与开发一直未觉称意。
中山大学一位长期研究桐城方氏的博导曾去桐城考察,慨叹桐城方氏有“中国第一等诗礼之家”(台湾学者高阳语)、“中国文化世家的一个绝唱”(北大学者钱理群语)之誉,而其历史遗存的保护不力,有些还毁坏严重。
流寓客地很多年,虽走过无数地方,但我的脑中始终萦怀着家乡小城的古朴与厚重。与我一样,很多外地桐人对家乡文化旅游的发展一直是信心满满。他们走南闯北的时候,有意无意在与外地的对比中,寻觅着家乡,发现着家乡。他们认同家乡历史人文资源堪称“富矿”的说法,而其中任意一个“矿点”,如果在江浙等东部发达地区,都可能被淋漓尽致地发挥。尽管家乡的历史人文“颜值”很高,人们的“期望值”也很大,但今天仍是一只待发掘的“潜力股”。
比如那个闻名遐迩的“六尺巷”吧。“六尺巷”是一个记载于史、流传于口的桐城民间故事,国家领导人曾多次引用过这一典故,现在还经常有中央、部委的领导来考察,而慕名前来访古的各地游客也始终络绎不绝。但家乡的桐人似乎非常淡定,“六尺巷”也非常淡定,就一直那么平静地、毫无特色地躲在深深的长街巷弄里,以致于外地游人都难以寻觅。
直到今年央视春晚一曲“六尺巷”歌曲唱响,忽然引爆了“六尺巷”旅游。整个春节假期,全国各地的车辆、大巴小车纷拥而来,“六尺巷”从此不再平静,小城从此不再平静。人们讶然发现,原来今天的桐城如此魅力无限!
古城依旧安倚龙眠山河形胜,基本保留了明清时期的整体格局,特别是无数“进可出入庙堂,退则隐逸山林”的桐城古贤,在这里留下了非常丰厚的文化遗存,人们因此惊叹这样一座自然与人文高度和谐的古城实属罕见!尤其是所谓“世推儒门”、“仕学相彰“的张、方、吴、姚、马、左、盛、赵等几十个世家大族,他们在老城绵延数百年而保存下来诸多世家大屋、书院学舍、宗祠坊表,见证了过往的繁华。而那些有着各种典雅名字的明清园林,更是有文献可考、有址迹可循。诚如百科全书式大学者方以智所言:“吾桐素多游宴园林”,他年轻时放浪其间,自谓“龙眠山下有狂生”。但可惜的是,诸多遗存至今基本上是“藏在深闺人未识”。
当前,旅游已超越经济范畴,不仅促进了投资、消费、就业、增长等经济目标的实现,更重要的是,在实现和谐发展、满足民生需求、增强文化建设、促进区域平衡、保护生态环境、提升区域形象等方面发挥着重要作用。可以相信,随着这首春晚歌曲的唱响,人们翘首企盼的六尺巷片区历史人文景观修复,必将得以较快推进。从一定意义上来说,“六尺巷”片区历史文化遗存的修复,将是桐城古城历史文化旅游开发的引爆点,对促进桐城旅游特别是文化旅游的发展,提升区域文化的软实力和竞争力,都必将产生极大的推动作用。
如何让振兴古城文旅成为共识共举?
有关研究表明,改革开放至今,我国旅游接待总人次和旅游总收入的年均增速显著高于世界平均水平。目前中国已成为世界第二大入境旅游接待国、第一大出境旅游消费国和第一大国内旅游消费国。根据世界旅行与旅游理事会的测算,2015年中国已成为世界第二大旅游经济体;到2023年,中国旅行与旅游经济的总量将超过美国,位列世界第一。
不能说桐城历届主政者没有“远见”。桐城在发展旅游方面起步很早,而且包括“六尺巷”在内的相关文化遗存的旅游开发也很早就“预热”了,但为什么一直“热得慢”,进展总是不快呢?
有一个现象似乎可以解释:就在这几年的时间,家乡这个小城的主官已经换了好几茬。众所周知,旅游建设历来周期长、推进难、见效慢,加上当地主官更换频繁,所以没有哪个主官愿意在这上面舍得下真功夫。于是乎,人们眼里完全可以大有作为的桐城文化旅游,却长期以来面临着游客“有说头、没看头”的摇头叹息,面临着长官“说起来重要、抓起来次要”的尴尬局面。
但笔者从去年底以来了解到的情况来看,这一任家乡父母官真的是“励精图治”。他们在狠抓经济发展、招商引资、城乡建设和民生关怀的同时,对桐城历史人文旅游的深度开发也颇为重视,围绕古城格局和历史街区、文博馆改造等的各项专项规划正在陆续推出公示,相关领导也经常深入一线,调查研究,问计问策。特别是随着央视春晚“六尺巷”歌曲的唱响,加快“六尺巷”及其周边历史人文景点开发建设,已经成为凝聚桐城官方和民间的共识共举。
值得一提的是,占据“六尺巷”片区已经六十多年的省属荣康医院,已于今年七月底正式启动了搬迁工作。这家省属医院从解放初期进驻这里以来,一直实行封闭式管理,并不断拆旧建新。如今,他们也认识到当时的大拆大建是多么愚蠢,但后悔已迟。好在他们的搬迁终于为“六尺巷”片区的修复扫清了障碍。
张氏后裔在伯府遗存(1997年被荣康院拆除)
当地政府紧接着于8月初召开了六尺巷历史片区(含原宰相府、吴府)规划与建筑工程设计方案评审会,听取了专家组的评议。目前具体设计方案我还没看到,但从之前公示的相关规划来看,亮点很多。主要是结合六尺巷、百花村、司空第、连枝馆等历史遗存和宗伯第巷、西后街等历史街巷和五亩园等的环境整治,部分恢复宰相府景观,作为展示桐城的官宦文化、士族文化、民俗文化等非物质文化遗产的场所,同时修复园林景观,引入休闲功能,使之成为文化展示综合功能区。
尤应称道的是,从相关人士那里得悉,规划拟修复对桐城文化同样具有重要贡献的吴氏府第园林,如明代就有的吴府叠翠楼等古建。该楼是时任河南布政使吴一介回乡时所建。明末钱澄之在《讲易叠翠楼记》中提及,“楼为吴氏五世祖方伯公建,到今百五十年矣。”他还在文中描摹了此楼之盛景:“吾每登楼睇望龙眠,李伯时之所画庄遗址,仿佛可见;近指投子,赵州桥在焉,是此翁八十行脚过此以得名也。其他诸峰,层现叠出,郁郁苍苍,以环绕于郭外,而踊跃于楼之北窗前者,皆不能悉识,‘叠翠楼’,其以是名与?”
方伯公吴一介不仅是桐城古城墙(有“江淮第一城”之誉)的倡建者之一,其四子吴应宾(方以智外祖父)更是桐城文化的奠基人之一。吴氏家族同样名人辈出、仕学相彰。而张吴两家发生的“六尺巷”故事至今脍炙人口、历久弥新。人们从中不仅能真切地体味到中华民族礼让宽容的美德,也能深刻地感受到传统文化中治国齐家的宝贵经验。
如何保护和弘扬桐城的“根”和“魂”?
习近平总书记曾深刻地指出:优秀传统文化是中华民族的“根”和“魂”。桐城人必将更加珍惜保护桐城文化的“根”、弘扬桐城文化的“魂”。现在“六尺巷”序曲已经唱响,好消息总是令人鼓舞。但“六尺巷”片区只是丰厚的桐城古城文化遗存之一角,深度开发古城文旅,乃至冲刺国家历史文化名城,仍然是“路漫漫其修远兮”。
尤需指出的是,片区规划中提及的“六尺巷客栈”、“大巴停车场”等,与人文景观修复似乎并无多少关联,尽管带有以景养景的设计性质,以及为游人直达和住宿畅游提供便捷。笔者以为此举有所不妥。今后桐城历史人文景观的修复,应该更加注意哪些问题呢?以下是一孔之见。
首先是应该更加注意适当留白。对于当前尚不能确定开发的区域,应多予留白,下决心“拆新让旧”,拆除破坏文化遗存、与景点很不协调的近年来的新建筑,并尽量布置绿地林荫、溪流水景、诗墙雕塑、儿童游乐等园林休闲景观,增加居民日常活动和交往场所,并与自行车、步行系统相结合。这不仅可以为未来提升预留空间,也有利于游客视觉放松和亲近民俗民情。否则,如果填得太满,就必然让游客有紧张局促感,同时给未来的景点提升带来一定被动。
其次是应该更加注重功能配套。桐城老城是一座古城,被称为研究中国传统县城的难得实例,其传统风貌建筑集中成片,加之街巷里弄较多,有“四街、六路、七弄、八角、九拐、十三巷”之说,本来就路窄车堵。因此,增设宾馆和大巴停车点,无疑进一步加大了老城的拥堵程度。春节后“六尺巷”旅游的火爆,常常有大巴甚至许多自驾车被堵在老城动弹不得,这一突出问题显然在片区修复规划中应予规避。笔者建议:能不能在老城之外建个旅游集散中心,然后引导游客坐特制的旅游电瓶车、敞篷车进入老城游览,这既为老城增加了一道风景,也让游客能够更加深入地体验桐城老城的古朴和风情。
再次是应该更加注重保持古城原味。桐城老城一直是政治经济文化重心,有众多的行政机构和学校卫生等单位,城区主要人口长期盘桓于这里,不利于原汁原味保护和深度开发。因此,有必要强化规划管控和功能疏解,科学规划古城区域人口容纳量的最佳值,继续加快相关机构单位的外迁(这里提一下,桐城中学可不可以在东部新城迁建新校?原桐城中学作为学校总部保留一个年级,原址让出部分,恢复姚鼐故居、修建姚鼐纪念馆;部分复原被解放初期占据的马氏、左氏等世家大族民居等)。在此基础上复活老桐城,让游客体验古城的“原味”,看到“活着”的古城。让民间风俗习性“活着”,对桐城歌、黄梅戏、灯会、文庙祭孔等传统文化进行现代元素包装,实现创造性转化和创新性发展。让古城肌理“活着”,梳理疏通地下传统水系,避免雨季涝渍之困;修复凤仪坊、桂林坊等具有标志性意义的世家大屋、宗祠牌坊、亭阁碑记等文化符号,充分利用古桥、古井、古树、古溪、古塘,以及具有桐城古城特色的鹅卵石路墙等,尽可能地复原街道里巷的历史风貌。
最后是应该更加注意适应需求变化。坚持特色创新,通过串点成线、由线成面,做到“点上有经典,线上有特色,面上有品牌”,让游客愿意留下来;坚持平台创新,通过“白+黑”,丰富白天时光,优化夜间体验,鼓励民宿发展,打响夜经济;坚持服务创新,通过发展智慧旅游,从游客的行程安排、路线设计、饮食口味、住宿要求等每一个需求出发,从一张门票、一件礼品、一杯咖啡、一辆单车的特色消费出发,去思考“人”的需求、消费的升级,为游客提供高质量、有特色的个性化服务;坚持功能创新,通过老城新城协调联动,促进东部新城与老城在功能与空间上的整合,促进山水自然与历史人文互补,从而不断提升游客对桐城区域特色文化的深度体验。
习近平总书记在今年“七一”讲话中再次强调,文化自信,是更基础、更广泛、更深厚的自信。对桐城这个地里无矿产可挖、身边无大城可依、产业“两头在外”(资源在外、销路在外)为主要经济特色,却依然自强不息、奋力向上的小城来说,无数桐城先贤留给子孙后代最为宝贵的文化财富,是我们从中汲取发展智慧和实现崛起力量的源泉,我们要存非常珍重之心、用非常措施之举,充分利用好、深度开发好、精心呵护好,努力建设一个现代文明与古代文明完美融合、交相辉映的桐城,如此方能上对得起先贤、中不负于当代、下无愧于后世。
相关阅读:
看六尺巷掌故 游六尺巷故里
【故迹】旧影解密:桐城城门为何突然拆除?
【张英的双溪园】 后世变迁
【相府故事】 捉迷藏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