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虚拟女团玩真的:K/DA给游戏带来了什么丨触乐

好像是忽然之间,人们发现,K/DA这回不只是想发首歌而已了。
“欢迎你们来到中国。”
在K/DA工作室发布的最新动态里,著名音乐人张亚东坐在一间录音室中,微笑着向他对面的4个女孩问好。“你好,亚东,很高兴见到你。”女孩们坐在高脚凳上,礼貌地回应着。
阿狸、伊芙琳、卡莎和阿卡丽,她们是流行音乐女子组合K/DA的成员。昨天(12月6日)晚上,她们刚刚获得QQ音乐扑通心动表彰大会“年度虚拟偶像”的殊荣。几个月来,K/DA的单曲《The Baddest》和《More》分别登顶Billboard全球数字音乐销售榜榜首,在QQ音乐、酷狗音乐的欧美流行新歌榜、iTunes韩国流行音乐排行榜、bilibili全站榜上也拿到了多个第一。
最新的荣誉:年度虚拟偶像
这一系列榜单上的优秀表现,让张亚东对K/DA产生了好奇,他与K/DA会面并畅谈音乐理想和女团八卦,这可能会是K/DA中国行一个此前意想不到的重头戏。在气氛轻松的交流互动背后,她们渴望得到中国流行乐坛以及中国年轻一代们的认可。
事实上,不仅有与张亚东的对话,夏天以来,迎接K/DA成员的是接连不断的通告:自从8月28日正式复出,时隔近两年发布第二首单曲《The Baddest》,K/DA确定了一系列新的行程,包括宣布全新合作艺人萨勒芬妮、中国行、2020英雄联盟全球总决赛(S10)表演等。10月28日,K/DA的单曲《More》发布MV,很快在国内主要平台的新歌和流行等榜单上登顶;11月6日,K/DA首张EP《All Out》正式上线;11月份,K/DA工作室官宣了一系列跨界合作,合作对象包括百事和摩托车类品牌杜卡迪等。
K/DA与张亚东,未曾预料到的对话
在眼花缭乱的日程表背后,或许人们会暂时忘记K/DA的身份——K/DA是基于《英雄联盟》游戏的虚拟流行音乐女子组合,成员们是来自《英雄联盟》中的4个英雄角色。这里的重点在于“虚拟”,她们来自虚拟空间,似乎本应该看得见却触摸不着,但两年以来,尤其是今年夏天以来,4位“小姐姐”依靠密集的曝光赢得了强烈的真实存在感,拥有了不输于现实女团的影响力和商业价值。
好像是忽然之间,人们发现,K/DA这回不只是想发首歌而已了。
追女团是个什么感觉
“我们抵达上海了。”
10月12日,偶像女团K/DA的官推上发布了一张合照。K/DA的4位成员和合作艺人萨勒芬妮出现在上海机场。按照已经公布的行程,人们猜测,她们正在准备参与接下来与S10总决赛有关的一系列活动。
张楠第一时间将K/DA的合影发布在一个《英雄联盟》游戏交流群里,正在激烈探讨S10战况的玩家们暂时放下了唇枪舌剑,把热情送给了几个小可爱们。“粉丝接机呢?”“我老婆阿狸太美貌了!”也有人认真探讨起技术问题:“狐狸那么多尾巴,飞机上要买几个座?”还有的朋友禁不住自己的好奇心:“卡莎后面飘着的那几个东西,飞行时用不用托运啊?”
上海,她们来了
张楠第一次知晓K/DA是在两年前的S8全球总决赛上,隔着网络直播的屏幕,他看到了韩国仁川的开幕式现场,K/DA在全球玩家面前首次亮相,出道单曲《Pop/Stars》令人印象深刻,至今,张楠在不经意之间还能哼起其中的旋律。
在那之前几个月,张楠刚刚经历了一次女团的洗礼,以《创造101》为代表的选秀综艺节目开创了真正的中国偶像元年。过去10年里,追寻日韩流行文化的足迹,神州大地上涌现出了大大小小数百个男女偶像组合,在年轻人里萌发了本土偶像文化,但这些团体因为资源和运营模式的限制而难有太大作为,直到2018年这个时间点上,一场热度不亚于世界杯足球赛的选秀横扫娱乐圈,在获得极大关注的同时,第一次让不同圈层的年轻人们一道追起了偶像明星。
张楠本来的爱好是足球和游戏,在那个夏天却花了不少钱买卡、投票,做“女团创始人”。几个月后,看到K/DA出场时,他感到一切是顺理成章的。“我的想法就是,对呀!为什么游戏里不能搞个女团呢?”
细品起来,张楠觉得这个主意很妙。“首先当然是接地气啊。只要玩《英雄联盟》的人,都知道‘K/DA’这个名字意味着什么,用大家最熟悉的Kill、Death、Assist命名一个女团,即使你对女团是什么一无所知,也不会有理解上的障碍。”
K/DA的成员全部是来自《英雄联盟》游戏里的人气英雄,她们本就是陪伴玩家多年的朋友,如今以另一种身份出现,亲切又新鲜,张楠觉得,“这反差萌实在是太酷了”。
4名女团成员背后都有一名真人为之献声,伊芙琳和卡莎分别由美国歌手麦迪逊·比尔和杰拉·伯恩斯配音,阿狸和阿卡丽由韩国组合(G)I-DLE成员赵美延和田小娟配音。
如果按照偶像界或二次元界原有的思路,隐藏在这些“纸片人”背后的“中之人”是不能暴露身份的,神秘感是让粉丝们追下去的理由之一,但女团运营者们并不这么看,反而让她们大方地出现在S8的舞台上,在增强现实技术的加持下,真人与虚拟女团成员们打破虚实之间的隔阂,实现了同台演出。
女团运营者们并不介意她们同时出现
拳头游戏的创意者们认为,真人和虚拟元素的平衡会给观众带来最逼真的体验。借助增强现实技术,虚拟角色可以飞入舞台、可以在迷雾中消失,真人歌手则具有虚拟表演者无法实现的某些“原始的真实感”。
这种判断是对的。本来外界认为,K/DA的出现不过是为了在S8期间带货游戏内的皮肤——这当然没错,K/DA系列可能是目前销量最好的一些皮肤了,但实际上,这段S8上的4分钟舞台还影响了更多人——虚拟和现实的结合的确是个高明的表现形式,它突破了游戏、音乐和偶像界原本森严的壁垒。
人们开始对这背后的一切感兴趣起来。
S8的舞台或可称之为经典
在K/DA初亮相的那几天,张楠忙着给他水群里的朋友们科普基本知识,从“什么是女团”到“赵美延是谁”,再到“杰拉·伯恩斯算不算网红歌手”,他觉得没有比这更好的形式能让游戏宅们对原本不相干的事物产生兴趣的了。反过来,也有追韩流的妹子跟张楠聊起K/DA,然后被张楠拉去“开黑”的,这让张楠也觉得有些意外。
“那时候我也不知道K/DA的下文是什么,拳头是不是知道,我觉得也未必,但这个操作还是有点出圈的。”张楠反问,“你知道出圈有多难吗?”
“只要出圈了就好办,开了个好头。”张楠补充说,“这就是第一步。”
当虚拟女团开始玩真的
10月28日晚上10点,K/DA的新单曲《More》发布了。数小时内,这首歌在QQ音乐上已经累积了6700多个评论,精选评论里不乏年轻人们熟悉的控评文案,高赞的点赞量上万。这一切看上去都非常“女团”。
从统计数字来看,这首歌的热度是不错的。发布之后一天内,YouTube上的播放量突破2000万次;国内主要平台上,播放量突破2200万次,登顶B站全站榜,拿下QQ音乐新歌榜、流行指数榜、MV周榜欧美榜第一名。
K/DA开始成为Billboard榜单上的常客
在S10渐渐迎来收官的气氛下,中国玩家们对K/DA的一举一动展现了好奇心。“新歌里好像有汉语。”“那个合作艺人的声优是谁?”也有人说:“啊,曲风还是有点欧美化,我不太能接受。”立刻有人反驳:“《英雄联盟》的覆盖面是全世界,这才是适合所有人听的国际流行。”
向扬觉得这很平常,但又不太平常。
向扬是被张楠领进门的《英雄联盟》玩家之一,起初她是个对偶像行业如数家珍的追星族,“不夸张地说,中日韩加起来,至少也了解近百个组合吧”。K/DA几乎是向扬和张楠当初唯一的交集,不是因为聊这个,她几乎不会对一个陌生的游戏——还是非手游——产生兴趣。
“《More》的曲风比较国际化,玩家里面确实有人觉得不是自己想象中的样子,引起了一些讨论。”向扬客观地说,“但其实有讨论本身也是关注度,没人讨论才是最难受的。”
《More》的海报,又炫又酷
《More》的评论区,与你所见过的偶像组合发歌没什么不同
张楠赞同向扬的看法,他认为这种讨论是进一步给玩家科普世界流行音乐的契机。“就像两年前科普女团是什么一样,让一部分听惯了古风或网络神曲的群体接触这些东西,开始是有点难,但如果不是K/DA,他们可能一辈子不会主动去听。”
张楠大学的专业是英文,他用自己的例子作比喻。“一开始我也听不懂英文歌,不太能理解那些旋律、流派,还有背后的音乐文化,听多了就会有变化。这就像不去打几把《英雄联盟》,也不会享受其中一样。”
10月20日,K/DA官推发布了一段中国女团成员翻跳《The Baddest》的视频,引发热烈讨论,顺带着,人们对女团成员英文名字的译法也感兴趣起来。
衡量一个东西火了没有,网络和短视频平台的二次创作已经越来越成为风向标
《The Baddest》是K/DA发布的第二首单曲,8月28日发布时,距离K/DA的初次亮相已经过去了近两年。《The Baddest》在QQ音乐上的亮相成绩也还不错,在新歌榜、流行榜和飙升榜上都进入前三,其中流行榜最高排名第一;在QQ音乐的扑通社区里,话题活动#KDA新歌#阅读量达到95.5万,动态135条;在微博上,相关话题阅读量达到1.6亿。
这首歌让向扬觉得有些不一样,因为最近她开始在国内社交媒体上看到了翻唱和翻跳K/DA歌曲的爱好者们。“一般有这种迹象,说明她们的歌是有点小火。”向扬分析说,“艺人的生命在于曝光,虚拟偶像也是一样的,两个月来的密集曝光收效还是明显的。”
沉寂近两年,从8月底开始,K/DA的行程骤然变得紧密:9月5日,K/DA工作室正式官宣萨勒芬妮成为合作艺人,将参与新EP的制作;9月6日,K/DA发布官方团综漫画《K/DA和音》,讲述团队故事;9月28日,K/DA“四周主题应援事件”开启,分别为舞蹈周、Cos周、翻唱周和短视频周,在为期一个月的时间里,玩家可以在各类社交平台上以多种方式为偶像们应援;9月30日,在助威S10开幕的城市峡谷剪彩仪式上,拳头官宣了K/DA的中国行及总决赛表演行程……
9月份的预热取得了不错的效果,10月,随着S10比赛的开始,K/DA的中国行像模像样地展开了。
由于S10比赛在上海举行,此次中国行的目标紧扣上海城市主题。K/DA就像一个现实里的女团一样,打卡上海的美食、建筑和城市风貌、特色文化,把自身融入到上海城市名片的塑造之中。
夜游上海,打卡上海,对一个虚拟女团来说,很真实
另一个重要行程是亮相上海国际时装周。由旗袍大师周朱光指导设计的新锐旗袍礼服穿在团内舞担卡莎和全新英雄萨勒芬妮身上,让世界看见了中国传统文化的魅力,提升了上海时装周的海外影响力,也吸引了全球年轻人关注的目光。
“偶像团体的根基当然是舞台,但与任何成熟的艺人一样,国民度和商业价值才是终极目标。”向扬对女团的运营模式了如指掌,“中国行的这些行程是在音乐、时尚、社会影响力等多方面发力,这不是光配合S10宣传那么简单,有点玩真的的感觉。”
在上海时装周看秀
“玩真的”的K/DA确实还有不少后续行程,在10月的最后几天,就有K/DA皮肤开售、首张EP主打歌《More》的发布,之后还有与品牌的联动等等,“物料不断”。当然,这其中最特别的还是与著名音乐人张亚东的见面。
张亚东是资深的音乐制作人,曾为王菲、莫文蔚、张靓颖、李宇春等艺人制作专辑或歌曲,活跃在华语乐坛20多年。
张亚东工作照
与张亚东的对话是一个精心设计的环节:在宛如直播的一段视频播客里,张亚东像主持人一样率先出场,他来到一间录音室门口,轻声告诉镜头前的观众:“最近我在听一首歌,非常好听。它来自一个女子组合,刚好她们来到了上海,我非常想要看见她们,跟她们聊一聊她们的音乐。”
录音室的门被推开,出现在张亚东面前的是K/DA的姑娘们——当然,同样是她们融入现实场景里的CGI形象。姑娘们兴奋地和张亚东攀谈起来,不但聊起音乐,还有她们的上海印象和来上海的目的,甚至还有阿卡丽疑似被退团的八卦……
张楠对这次对话的印象停留在细腻的CGI技术表达上。在与张亚东对话时,虚拟女团成员们表情、动作活灵活现。“你注意到了吗?阿狸说话的时候竖起了尾巴,伊芙琳调侃自己‘耍大牌’,阿卡丽谈到被退团时开玩笑说‘她有被冒犯到’……哎,这样的场面真的很女团了。”
张亚东在最后点评了K/DA和她们的音乐。他认为K/DA的生命力不仅在于歌曲,而且在于女孩们率真、有想法、时刻都在做自己。这确实是年轻人们喜欢的东西,但这次对话的想要传达的肯定不止于此。
“我没想到还有这种形式的互动,张亚东在国内乐坛的地位大家都知道,所以,这次对话的设计有点‘拜码头’的感觉。”向扬说,“就是她们来到了中国,接触了中国的音乐界,接上了地气。我想,面对中国这个巨大的市场,她们今后推出的新歌应该也会有更多本土化尝试吧。”
《击穿次元壁!张亚东访谈K/DA幕后故事》
密集曝光带来了商业价值的突破,进入10月下旬,K/DA的跨界合作陆续官宣:与百事联合推出无糖黑罐联名款、穿上LV的衣服登上《DAZED》杂志封面,以及与杜卡迪摩托车的合作。
身着LV服饰,K/DA携手萨勒芬妮登上《DAZED》中国版杂志11月刊封面
在人们印象里,百事自带超强音乐属性,一直追赶年轻的音乐潮流,K/DA与百事的这次合作,一是塑造位于上海长宁的《英雄联盟》女团快闪店,二是推出了系列限量罐及限量礼盒,其中礼盒是为5位英雄量身打造的专属空间,可以用来聆听英雄专属的音乐片段。此外,礼盒还给新英雄萨勒芬妮巧妙设计了有别于K/DA成员的特别翻唱彩蛋……
这家快闪店很百事,也很K/DA
向扬承认,在国内目前活跃的现实女团当中,还没有哪个拥有如此高密度的曝光、如此优质的资源。“不论哪一款都是女团异业合作里梦寐以求的。这样子,就像是火箭少女刚出道。”
“这大概就是背靠一个高人气游戏和电竞项目的底气吧。”
“第五成员”
9月5日,萨勒芬妮悄悄开通了自己的微博。
在第一条博文里,她欢快地写道:“我和小包跟大家Say Hi啦。我叫萨勒芬妮,喜欢音乐创作,梦想是成为一个歌手。”很快,她转发了K/DA工作室的微博,宣布会友情客串一首K/DA的新歌。微博里,5个人的合影显得轻松又愉悦。
萨勒芬妮来了
萨勒芬妮是今年《英雄联盟》推出的新英雄之一,在推出之前人们就得知,她是一个中单法师英雄,而且和音乐主题有关。
早在6月份,拳头就在外网上替萨勒芬妮预热,为她开设社交账号,并留下了大量线索,以便让关心《英雄联盟》的小密探们议论纷纷。这个预热方式有点类似于去年的“真实伤害”事件——在那次事件里,阿卡丽疑似“单飞”,脱团跳槽到另一个虚拟音乐组合“真实伤害”。尽管这不过是《英雄联盟》团队的幕后策划,但放在女团背景之下,仍是非常有趣的一个“意外事件”。
“真实伤害”事件令人浮想联翩
从投入的资源来看,《英雄联盟》在萨勒芬妮身上寄托的野心更大。
神秘现身的萨勒芬妮不仅翻唱了歌手ARY的名曲《Childhood Dreams》,也翻唱了K/DA的成名曲《Pop/Stars》;萨勒芬妮虽然居住在洛杉矶,为《英雄联盟》创作歌曲,但她的设定上充满了中国文化背景,她的爱猫名字是“包”,显然也非常中文化……
萨勒芬妮分享日常点滴(图片来自微博)
说是增加神秘感也好,故弄玄虚也罢,萨勒芬妮大概是《英雄联盟》有史以来对新英雄最大规模的预热。尤其是萨勒芬妮还有音乐背景,这个英雄的一切就更让人着迷——她在新女团里会扮演什么角色?她只是来“客串”的吗?
“一个成熟的女团,它的成员虽然是平等的个体,但角色分工各有不同。有的是歌担,有的当舞担,有的会Rap,有的做门面。”张楠解释说,“K/DA的诞生显然经过了精心策划,为什么选这几个英雄进团,她们在一个流行女团里的人设、角色定位等等,这些还是很明显可以看出来的。”
在官方资料里,阿狸和伊芙琳是主唱、卡莎是领舞、阿卡丽是说唱歌手,她们的确分工明确,实际上,女团运营者们在背后的考虑还要更多。《Pop/Stars》MV的创意总监帕特里克·莫拉莱斯说,被选入团的角色经过深思熟虑,都是最具流行巨星气质的。
阿狸是首个被考虑的对象,因为她在2013年一场拳头的音乐活动里已经出场过,美丽、有领导魅力,是绝对的首先;伊芙琳入选的理由是“狂野、有挑衅性”,而且“她的演艺事业总是引起风波和争议,外界认为她明星架子很大”;卡莎是被皮肤设计师推荐入团的,理由是卡莎沉默寡言但坚韧不拔,“用舞台上的动作表达自我”;阿卡丽的角色被重新设计过,代表“叛逆精神”,这与Rapper的气质很搭。
工作之中
业余生活
还有一些小细节,比如卡莎会说汉语,阿卡丽会说日语(因为她是忍者),阿狸是个购物狂,伊芙琳曾与许多男明星传出过绯闻,但从未等到确认恋人关系,他们就“离奇失踪”了……
人设的完善带给粉丝们无尽的想象空间,尤其是运营团队喜欢让K/DA成员们出现真实世界的每个角落,用社交媒体公布她们的“照片”和视频,吃喝拉撒、衣食住行。有时会觉得这很有VTuber的感觉,有时又会觉得,这一切好像是真的。
“亲爱的,谣言八卦不可轻信”
在与萨勒芬妮合作推出歌曲之后,相比于之前,K/DA开启了它的2.0时代。张楠一时也猜不透萨勒芬妮在这次合作中的定位是什么,以及到底是不是临时客串,但他觉得无所谓,“能吸引大家来猜,那就成功了”。
“而且,游戏内总是能遇到萨勒芬妮。”张楠注意到,“不是队友在玩,就是对手在玩。”
当拳头决心搞音乐
在游戏圈内,人们常说“拳头是一家被游戏耽误的音乐公司”。
据不完全统计,拳头身为一家游戏公司,成立15年来发布了200多首原创音乐作品,作品的产量之多、风格之广令人刮目相看。此外,拳头还搞过主题音乐节等活动,人们调侃,按照这个形势发展下去,他们在音乐领域能掺和的事还有更多。
尽管K/DA的点子是2017年确立的,但背后的概念他们已经酝酿了大约5年。早在2011年,拳头就选择游戏角色约里克、莫德凯撒、娑娜、卡尔萨斯和奥拉夫组成虚拟的重金属乐队“五杀”(Pentakill),为他们发行专辑,专辑在Billboard硬摇滚榜单上曾排名第十。
五杀的受众相对小众,但创意团队相信,《英雄联盟》、电竞和音乐之间具有巨大的重叠性,因此,他们最终还是花重金组建起了一支由作词、作曲等艺术家,以及营销、艺人和宣发等部门组成的创意工作室,塑造《英雄联盟》自己的音乐流水线。
五杀代表了拳头探索之路的源头:五杀走的不是大众路线,但那时的女团文化也不如今天一样广为人知
纪录片《乐动英雄》(Frequencies – The Music of League of Legends)里描绘了拳头是如何为了音乐而殚精竭虑的。除了产出极多以外,拳头的音乐部门具有很高的素质,也很有专业性。
他们中不仅有优秀的制作人,也有的曾服务于音乐策划行业,还有集音乐监制与活动策划几重身份的多面手,可以在作曲家、乐手、混音师等各工种之间进行协调。
也有的作曲家虽然知名度不大,但履历丰富,从事过许多不同种类但与音乐有关的工作,一般这样的人才很难在其他公司得到重用,但他们可以被委以重任,创作出了《Grasp of the Undying》等脍炙人口的曲目。
从这些细节上可以看出拳头对于音乐的态度:他们就像暴雪之于游戏动画的执着一样,对于游戏音乐制作一直秉持“少一事不如多一事”的态度,不放过为任何游戏中的英雄和大型游戏活动创作音乐的机会,并且在音乐家的选择、曲风的选择上持开放和包容的态度,造就了包括S7总决赛主题曲《Legends Never Die》、金克丝角色主题曲《Get Jinxed》在内的一系列经典曲目。
《乐动英雄》是一部重要的纪录片,它真正让玩家认识到,《英雄联盟》不只是在音乐领域玩票
当然,《英雄联盟》里的音乐不完全是天马行空,也是与游戏运营相配合的。在中国区与周杰伦合作创作的歌曲就照顾的是国内用户偏好,还广泛地与萧敬腾、南征北战、彩虹合唱团等国内音乐人和音乐团体合作,推出了各种风格的歌曲,尽管有迎合中国用户的需要,但也确实让国内玩家得到了符合他们口味的作品。
在这样的背景下,就很容易理解拳头组建K/DA的原因:用流行文化里最最流行的形式,给年轻人们带去音乐的新鲜感,同时塑造《英雄联盟》在年轻人里前卫的形象。
在推出《Pop/Stars》这首歌之前,拳头也曾在日系和韩系偶像之间犹疑不决。作曲家最终放弃了日本偶像组合的可爱风,而是融合了西方和韩国流行乐,采用了“融合街头文化和手工定制感”的现代前卫风音乐。这无疑是个明智的选择,《Pop/Stars》依靠强大的包容性赢得了全世界玩家和音乐爱好者的喜爱。《Pop/Stars》的MV观看人数在一个月内突破1亿,最终突破3亿,登顶Billboard全球数字歌曲销量榜。在国内,《Pop/Stars》的MV入选了QQ音乐年终榜单十大MV。
《Pop/Stars》,一切的开始
“由于种种原因,国内偶像团体既缺乏原创能力,也缺乏好的制作人,许多团体选择去国外购买音乐小样再加工后当成作品推出,水平参差不齐。”向扬无奈地说,“又因为这些作品是面向粉丝的,只要粉丝保持较高的课金能力,也就无所谓音乐的好坏,最后进入一个低质量的循环。”
这也是向扬当初关注到K/DA的原因之一。K/DA拥有国际水准的音乐作品,迄今推出的歌曲让人看到了真正女团该有的样子,这奠定了K/DA作为虚拟偶像的根基,而且随着K/DA自己偶像生态的逐渐建立,它实际上也拔高了虚拟偶像,乃至偶像团体的衡量标准。
“K/DA只要自己想营业,优势还是挺明显的。”
破圈之后
显然,K/DA的设定跨越文化、跨越音乐、时尚等多个界别,力图吸引不同文化背景、来自不同圈层的潜在粉丝。“K/DA是根植于《英雄联盟》的,这是基础,但它的受众肯定来自多方面,有玩家,有秀粉,有乐迷,我还见到不少二次元爱好者。”向扬说,“这就是一个虚拟女团独特的意义。”
当然,K/DA归根到底是为《英雄联盟》而服务的。
两年前,1.0时代的K/DA是《英雄联盟》虚拟偶像运营的成功案例,达成了IP破圈和游戏收入上的双重目标。2.0时代的K/DA不仅想要复制前者的成功,也有了更大的野心。尤其是S10总决赛在中国举办的背景下,品牌自然希望借助S10的声势和上海的本地资源带来更多样化的宣发,实现《英雄联盟》在更大范围、更多圈层之间的互动,提升粉丝认同感、喜爱度,完成更高的商业转化率。
对《英雄联盟》这个长达11年历史的游戏来说,对更多元化、更年轻的用户的期待历历在目。3个月前,周杰伦和王俊凯成为《英雄联盟》国服代言人,一方面代表了对老玩家的固守,一方面代表了对新势力的渴求。
8月28日,《英雄联盟》国服迎来了两位代言人
“《英雄联盟》的用户基础足够雄厚了,甚至在手游浪潮巨大的冲击下,仍旧保持了极大的基本盘。这里面有电竞赛事的努力,也有像今年的绽灵节事件、虚拟女团等产品运营上的带动,但这不代表《英雄联盟》就没有危机感。”向扬觉得,未雨绸缪是好事,代表这款游戏在认真思考未来。“跨圈层、跨文化、跨次元联动的‘造星’,都是年轻人们喜闻乐见的表达方式,大家本来就喜欢在社交媒体上互动,喜欢谈论偶像八卦,所以这些做法很容易被他们接受——他们认识了K/DA,就有可能成为《英雄联盟》的新用户。”
10月31日,S10总决赛在上海举行。赛前,主办方克服重重困难,为决赛发放了6000张门票,300多万比赛观众参加摇号,争取去现场观赛的名额。很遗憾,张楠和向扬都没有得到门票,他们在网络直播跟前看完了决赛,其中也包括K/DA的表演。
如今,比赛结束已经一个多月,张楠仍旧保持着对K/DA的关注,他相信向下半年的这一拨热度不会戛然而止。玩家交流群里仍旧日常繁忙,在没有重大事件的日子里,人们聊着游戏之外的种种话题。张楠把K/DA当选“年度虚拟偶像”的视频发在群里,向扬回复他说:“这是我梦想中的女团,这是我梦想中的《英雄联盟》。”
(文中受访者均为化名。)
触乐正在招人:触乐招聘:我们需要文字编辑(可实习)
编辑丨梅林粉杖
其实,我是一个美工
丨欢迎在微信关注触乐,阅读更多高品质、有价值或有趣的游戏相关内容。丨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