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缘

作者简介:吴彦卿,辽宁本溪县人。原县委史志办主任,曾主编《本溪满族自治县志》上下卷,主编《本溪县百年大事》《中共本溪满族自治县委组织史》第三卷。主编2012至2015年《本溪县年鉴》。曾出版《吴彦卿诗文集》。书法和写诗是生活的主旋律。
书缘
原创:吴彦卿
人的一生能爱书、聚书、读书,是修来的福分。
我小时候,家里穷,买不起书,自然与书无缘。父母出身贫寒,没上过学,“斗大的字不识一个,亲戚朋友来信都得求别人读,倍尝了目不识丁的苦处。等到了我上学的年龄,每天早晨挎上书包离开家时,父母总是千叮咛万嘱咐:“孩子,你可得用心读书啊!”父母的目光是殷切的,天生顽皮的我对念书并不感兴趣,整天贪玩。有一次,老师对父亲通报了我的表现,当晚,父亲的皮带在我身上重重地发泄了一番,幸亏母亲疼我,把我揽在怀里,算是躲过了父亲严厉的训斥。从那以后,童真的野性收敛不少,但真正使我喜欢和迷恋上书的是上三年级的时候。一天放学路过图书馆门口,见几个人在烧一堆书,当时不知烧的是些什么书,只听说是“三黄四旧”之类的,心得怪可惜的。不一会,那几个人把怀里的几本书往火堆里一扔,转身进屋去了。不知哪来的胆,我上前拽出一本就跑,到家后,一看是三本。原来是一套古线装的书,纸的颜色是深黄的,还有些潮湿味,书之间用线绳连着,合在一起是一本,分开是三本。
我喜欢的不得了,独自关在屋里,左翻翻,右看看,爱不释手。书皮上写着《三侠剑》三个娟秀的行书字,封二、封三、封四画有绣像插图,上面都是古装的人物,手持刀、枪、剑、戟,各个威风凛凛,呼之欲出。我当时看不懂,就找来一本字典,笨笨坷坷地啃起来,不知翻了多少遍,渐渐地看出些门道,我发现,书中有那么多神奇的故事。胜英手使鱼鳞紫金刀,杀富济贫,行侠仗义,一腔豪气。我心想,我若有那么一把削铁如泥的大刀,舞在手里呼呼生风,路见不平,拔刀相助,有多好啊!幻想总归是幻想,看完这本就没那本了。每天放学,仍在图书馆门前傻乎乎地张望,企盼再有人出来烧书,或许还能捞到一本有意思的书,然而这种奢望终归落空。所幸的是偶尔在杂货摊上有卖小人书的,总喜欢凑上前翻动,想看又没钱买,急得抓耳挠腮的。现在回想起来,正如大作家郁达夫说的那样:“袋中无钱,心中有恨。”那时我不敢跟父母要钱,知道家里日子紧巴。碰巧同学买了就借来一饱眼福,但很快就还给人家了。小学四年级,正赶上“文化大革命”,学校停了课,整天跳“忠”字舞,再不就是到农村去支农,到工厂支工,没书可读,心里空荡荡的不是滋味。
也许是我冥冥之中注定与书有着某种默契和联系。有一天,无意中进仓房,发现墙角有个大木箱子,上面有个洞,我以为是老鼠嗑的,好奇地把眼睛贴上去,向里面张望。哇!里面装的整整一箱子书啊!我惊喜地差点叫了起来,激动的心跳个不止,心想,这下可有书读了。我试着把手伸进箱子洞里,费了好大劲,把手都撸红了也没有拽出一本书。我找来一根铁棒,用力把箱子板撬开了,小心翼翼地从里面拿出一本书,厚厚的书皮上写着《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作者是奥斯特洛夫斯基。我心爱地用手翻着,沉迷在书里了,不知什么时候,父亲进了仓房,发现我在看书,惊疑地问:“这书是哪里来的?”我怕父亲责备,说是撬箱子拿的。父亲悄声低语地说:“这是你叔的藏书,怕‘红卫兵’抄家,寄放在咱这的,让外人看着可不得了啊,快把书放回去”。我实在太爱书了,不忍释手,央求父亲能不能看完了再放回去。父亲见我执著的样子,也就允诺,并把书箱的钥匙塞到我手里,转身走了。我忙用钥匙打开书箱,见里面满满地摆放着一百多本厚书。有《叶尔绍夫兄弟》《静静的顿河》《巴黎圣母院》《在人间》《红楼梦》《青春之歌》《林海雪原》等古今中外文学名著,在当时特殊的年代里,这些书是很难看到的,对这些名贵的书籍我异常地珍爱,精心呵护,从不示人。
在中学的几年里,我反复地读完了这一箱子书。其中印象最深的是《钢铁是怎样炼成的》一书中保尔·柯察金不平凡的人生经历和与冬妮亚美丽的爱情故事,还有高尔基《在人间》那种对新生活的憧憬和向往,《林海雪原》少剑波的智勇,小白茹的清纯。这些名著至今仍深深地打动着我,铭刻在记忆中。每次读完一部书,心灵都是一次震颤,精神都是一次沉醉,生命都是一次滋养。从那以后,我更痴迷于书,痴迷于文学。
在读大学期间,我一边潜心读书,一边尝试文学创作,每有作品在报刊、杂志上亮相,便生出新的动力,确实是“不经一番寒霜苦,哪有梅花扑鼻香”。为了拓宽眼界,不论多忙,总是抽闲找书读。读书得了一点新知,便觉寝食有味,其乐陶陶。那时读书没有“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等功利思想,只是对书有感情,觉得生活中没有什么都可以,没有书读是最难受的。有时为了觅得一本好书,真是踏破铁鞋,“寤寐思服,辗转反侧”,其痴情几近于傻。陆放翁《剑南诗稿·示儿》说得最中怀“人生百病有已时,独有书痴不可医”。除了读书以外,我不允许自己有其他的娱乐,读书是寻求毕生幸福与愉快的源泉,喜欢读书就等于把生活中寂寞的时光变成有意义的精神享受。正因为爱书、读书才使我明白了怎样做人,明白了“吾生也有涯,而智也无涯”的道理,才使我深信“ 积学以储宝,酌理以富才,研阅以穷照,驯致以怿辞”之至理。
“书生习气重,见书喜欲狂”。成家后,虽然工资微薄,每次进书店,看到如意的书总得买几本。近几年出版界开放,各种图书琳琅满目。工资涨了,但书价涨得也吓人,精装的版本价格昂贵,望之却步。一次偶然在书厅发现一部久寻不得的书《唐宋全词》,16开本精装,一问价格二百多元,是我工资的三分之一,犹豫再三,忍痛割“肉”,硬从有限的工资中抠出二百多元,欣慰地把《唐宋全词》捧到了家。写作时,所需引句,信手翻来,方便多了。经过二十多年的日积月累,一点一滴的积攒,手头的书多了起来,开始有了自己得意的书橱和书房,有了看书、舞墨、创作的空间。每当闲暇,静坐书斋,颇感“书卷多情似故人,晨昏忧乐每相亲”。书橱中的每一本书,都与我熟稔,相感相知,既是良师,又是益友。有时,一卷在手,犹如品茗,去人俗气,兴读佳句,如噙兰蕙,口角溢香;每有会意,便灵动笔挥,偶尔成文。有时,即使不读,靠在椅子里,于世俗远隔,灯下沐浴一室书香,翻翻这本,翻翻那本,摩挲片刻,顿可消除一天工作的紧张,调剂身心,培养一种闲情。其实,读书癖好的微妙总是蕴涵着一种尽在不言中的“趣”的意韵,弥久欲深,挥之不去。这是一般不读书人所难以体味到的。
由于我爱书、买书、读书,一家人备受濡染,妻子喜欢看杂志,搜寻趣闻,女儿喜欢读小说和散文,一家三口各有各的读书位置,互不干扰,陋室虽小,天地却大。细细想来,于无意中竟培育出一个“读书之家”、“书香之家”岂不乐哉!“家有良书子孙贤”,确是治家箴言。读书改变了生活,改变了人生,改变了身心和气质,我庆幸与书结缘。
部分图片来自网络,致谢原作者
编辑:一寸丹心
印象本溪谈老百姓感兴趣的家乡话题
感谢您的阅读、转发和关注!

赞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