采撷沿途的每一缕芬芳

微寒的冬夜,微醺的酒意。乍停的阴雨,静谧了窗棂;柔和的灯光,朦胧了思绪。啜一口清茶,西湖龙井特有的芬芳留在齿颊,纷纷扰扰便流泻在指尖。
四月的西湖春风十里,满树繁花。带着一颗求知的心,来到4月的杭州。陌生的城市,因为有昔日同事的相伴,也成了一段温馨的旅程。每天七个小时的课,日子过得如此的忙碌而充实。这天,课余随手发的一个朋友圈,居然惊动了同城忙碌的你。喊你叶总?好像不太适应。还是喊你的名字叶星吧。不管你在美丽的杭州城开了几家公司,你还是我记忆中的学生模样。你马上打来了电话,说已推掉手上所有的事务,准备开车出发过来接我。我再三解释说学习纪律严,不能擅自行动,才说服了你。傍晚我和庞老师坐上你助理的车,看到被你打理得井井有条的公司,我们真的很欣慰。饭桌上,你揽着我们的肩头,向来自宿松县招商局及其他局的局长们介绍说,这是我的两位恩师。那一刻,成为桌上目光焦点的我们既局促又激动。席上听着领导们对你的各种赞誉,看着你年轻而阳光的笑容,我们与有荣焉。在公司会客室为我们沏茶的叶星晚上送我们回来的路上,你谈了许多许多。是呀,曾经同样陌生的城市,你初中毕业就出来打拼。那整整三年搬砖的日子,也不知流下了多少汗和泪。所幸,你坚持下来了。如今才20出头的你,不仅在杭州拥有了名下的两家注册公司,更成了杭州市安庆商会最年轻的副会长。下车时,你和助理每人手里拎着两盒刚上市的西湖龙井,看那精美的包装就知道价格不菲,我和庞老师虽是百般推辞,你还是执意留下了礼盒。我们给钱你也坚辞不受,说是相当于请两位恩师喝了一杯新茶。目送你的车融入夜景,我们还是在原地久久伫立。我的一颗心,更是百感交集。10年前,我是你九年级的语文老师和班主任。仅仅一年的师生缘,却让你如此铭记。扪心自问:惭愧吗?确实有之,但更多的是浓浓的幸福味道。师生情,似杯中的龙井,轻轻浅浅中留下了绵长的芬芳。岁岁重阳,今又重阳。农历九月初九这一天,我们学校党支部和工会联合组织开展老教师重阳节登山活动,我作为组织者之一必须参与。说实话,我非常喜欢集体活动,但对于登山,我却是一直心里发怵。我这人肺活量小,又严重恐高。山是很少爬的。那次上双港镇的大横山,我是在同事的帮助下,费尽九牛二虎之力,气喘如牛中才勉强登顶。另一次上大关镇的欧家岭,我虽尽力坚持,最终还是半途而废。这次,要去的是天子寨。天子寨位于六安舒茶镇的山埠村,如从206国道那边,可直接开车到景点脚下,但这无疑失去了登山的乐趣,所以老教师们一致同意从小路登山。上午8点整,一行19人从小关村这边小路出发。一开始走平地,我还是步履如飞,沿途还有闲情逸致抓拍几张照片。等上了水泥台阶,我就感觉小腿开始发软。问问同行的向导老丁老师还有多少路,他老人家说才开始呢。这下子,我有点泄气了。原来我爬了这么久,才不过是万里长征走完了第一步啊。但看同行的老教师们都兴致勃勃,我只好勉强跟上。越往上走,小路越来越窄,两旁荆棘丛生,我是脚下打滑,趔趔趄趄,气都喘不匀。正想坐下来休息会儿,上边有老师在大声喊:“快走快走,前面就到了!”啊?马上到了?我如同打了一针强心剂,赶快又跟上了队伍的步伐。正好同行的方晓菊老师(我同姓的老姐)看我实在费劲,主动在前面牵住了我的手。有老姐的助力,我爬山省力了不少。拐了一个弯,上了一个岭。又拐了一个弯,再上一个岭。前面除了崎岖的山路,还是崎岖的山路。哦,原来是前面走得快的老人家们在骗我呢。我又泄了气,步子好像更沉重了。不知又走了多久,队伍渐渐分成了两组。山路曲折回环,看不见前面的人影,只听见隐隐的说话声。这下,我是真走不动了。我干脆坐下了,对同行的众人说:“你们上去吧,我就在这里等你们。”“那怎么行?”“这里不安全,有野猪。”“还有坏人”……大家七嘴八舌,都在劝我不能掉队。也是,在今天这一行人中,我成了年龄最小的一位了。但是,各位显然低估了我对爬山的畏惧程度。看看头顶那一块蓝天,再看看前面那看不到尽头的小路,我果断拒绝:“这个年代还有野猪?我不信,反正今天我不走了。留在这里肯定没事,你们放心。”但各位老同事不为所动,一个个都和声细语地连哄带骗,说再坚持一下就到天子寨了。一行人就停在原地,坚决等我一道。我只好万般不情愿地爬起来,再次出发。这次,换同行的章书记带我一道。他的手干燥有力,带着父辈的亲和。就这样,在我们整个小分队锲而不舍的坚持下,我顺利地登上了天子寨。徜徉历史古道,心情是无比的轻松惬意。同事谊,如眼前的青山绿水,明媚了我每一个季节的心情。
? 精华推荐 ?
成长的浪花
那些快乐的童年时光
坚守心中的梦想
那山 那水 那人
且敬往事一杯酒,愿无岁月可回头

赞 (0)